專題 | 老派人生,從劇場開始

上舞台 面對真實自然的我 專訪兩廳院樂齡計畫《該我上場!》演員(二)

巴台坤 (國家兩廳院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人們並非因為變老而失去歡笑,而是因為沒有歡笑而變老。

兩廳院於二○一八年末主辦的《該我上場!》演出,宣傳照一發布便造成社群轟動,票房一掃而光,宣傳照中妙語如珠的長輩也就是舞台上真實的演員。這十三位樂齡演員,有的是一路跟著兩廳院樂齡課程的夥伴,有的是因徵選而入團的新血。他╱她們擁有不同的家庭背景,不同的職業和嗜好,共同的是對藝術的愛好及挑戰未知的勇敢精神。本文為今年一月兩廳院《老派聚場》座談會後,採訪其中十位曾參與《該我上場!》一作的樂齡參與者,請他們分享參與演出的心得。

巴台坤

戲劇讓我能縱情地笑,也可豪放地哭。

問為何愛戲,尊稱「巴哥」的巴台坤用他磁性的儒雅嗓音說,「可以發洩情緒,但觀眾眼裡我卻是在『演戲』。」藉著投入感情的演戲過程抒發及釋放壓力,是巴哥最享受的部分,但他認為這也是許多樂齡男性對表演藝術卻步的原因,「我們這年紀的男性不習慣將情感表達出來,那麼私密的事怎能公開?」

從事演藝工作的女兒建議退休後的爸爸去學表演,巴哥上了電視台的課覺得不夠,看到兩廳院有課馬上報名,也參加了課後演出的演員徵選,「沒想到會被選上,既然選上了就順著它吧。劇場真的是太專業的東西,我們什麼都不懂,只能順著它去做。」巴哥笑說排練常忘東忘西,每天反覆背誦筆記緊張兮兮,朋友安撫他反正是樂齡素人,做出感情就好,跳錯舞步也沒人看得出來,「我說不行。老師用高標準要求我們,我們就做到高標準。對老師來說這是她的編舞創作,是她的藝術結晶,她一定不會想做爛的,我們又怎能不認真?。」

林秀好

劇場,讓我得以面對內心的自卑

團隊中最年輕的成員林秀好未滿五十五,原本不符規定,因缺額而被補進,而當初參與徵選過程也是美麗意外。原本只是陪姐姐參加,結果她選上,但姐姐卻落選。那時她還狀況外、一頭霧水,但姐姐的沮喪打動了她,「她希望我好好參與,把握這個她失去的機會。」

林秀好原本不相信自己能完成演出。她對自己外貌舉止有潔癖,根本沒想到自己會是宣傳照裡那位一口潔亮暴牙的婦人。排練時她戰戰兢兢,不知如何和這些年齡小有差距的樂齡夥伴相處,排練課題也多次考驗她的人生歷練,深怕自己揣摩不到位。仍在進修美術也從事創作的她,未曾想過把美術跟戲劇放一塊,隨著排練她慢慢放下拘束與成見,決心專注面對內心陰暗面,「其實我小時候很皮,我媽說我太『男生』我才努力克制自己,逐漸也養成自卑的個性。」未來,她想繼續串聯美術與戲劇的發展可能,也要打破自己的慣性,「真的很感謝這次有機會和各位大哥大姊同台演出,然後,我不要再光想不做了。」

林秀好 (國家兩廳院 提供)

李維修

有計畫也要快行動,踏出去釋放沉潛已久的表演欲

李維修(修哥)退休後進入「龍山海馬迴劇團」學習表演,從此便常巡迴各處,參與有關失智症議題和知識的推廣演出,對於戲劇表現頗有經驗、肢體舞蹈則沒那麼有自信的他,自陳在舞蹈比例較原先更多的《該我上場!》排練場裡,算是「末段班」,必須努力苦練才能追上夥伴,也需要彼此之間多多擔待與配合。然而,這些全新的舞步動作,編導老師和排練助教的關心慰問,同學的合作協助、共同參與,積極投入嘗試、走過這條未知的路,便是「踏出去」之後的收穫。

年輕時就對戲劇、對藝文活動相當有興趣,在個人職涯告一段落後,修哥便想重拾對於表演的熱情,他認為踏出這個「第一步」,對於許多同齡人(特別是男性)來說,是相當艱難的決定,那一步之後,是不可知的進展、不能預期的結果、是一連串的挑戰或冒險,計畫人人都有,實際行動卻是最重要的。他說自己便是在醫院擔任志工的期間,偶然發現海馬迴劇團的課程傳單,便直接致電詢問報名,從此開啟了那道曾經嚮往的表演之門,站上舞台、面對觀眾:「只要你有夠強烈的動力、身體狀況也允許,想做什麼就全力以赴地去實行吧!」

李維修 (國家兩廳院 提供)

劉洪麗香

做什麼、就要像什麼,現在開始做自己!

從妻子到媽媽、主婦變阿嬤,劉洪麗香在家中孩子長大自立後,開始了自己的「退休」生活 ─ 她參與台北室內合唱團婦女團,也報名學習街舞、成人芭蕾、非洲鼓、爵士鼓、太鼓等課程,也曾自辦社區舞蹈教室,各種藝文體驗、活動公演,無一不往、四處走跳。合唱團演出加上去年的樂齡計畫,讓她集滿了在國家音樂廳與實驗劇場的表演經驗,接下來,若說有什麼目標,「希望能有機會站上國家劇院的舞台囉!」劉洪麗香笑說,街舞能力備受肯定的她,今年也想竭力爭取 TBC 舞團年度公演的個人獨舞呈現。

活潑外向的個性,走出家庭之後更顯恣意奔放,熱愛變換髮型、髮色,喜歡在排練場上耍寶、搞笑,在彼此合作的戲劇表演裡,該如何「做自己」,這是她在參與兩廳院樂齡計畫中,反覆思考的重要課題:什麼樣的自己才是最自在、最開心的?而真正的自己又是什麼模樣呢?劉洪麗香認為,有什麼樣的身分、就要負起什麼樣的責任,以前做主婦、當媽媽,持家必也有方;現在跟大家一同表演,一起發展片段、排練演出,有時候可以大喇喇嬉鬧、發散熱力,有時候也得彼此配合,不那麼掌控精準、追求完美,在團體裡做好自己的角色。

劉洪麗香 (國家兩廳院 提供)

欲瀏覽更多內容,請購買《PAR表演藝術》 第314期 / 2019年02月號 ,洽詢專線 02-3393-9874。

《PAR表演藝術》雜誌 ▪ 314期 / 2019年02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