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 老派人生,從劇場開始

上舞台 面對真實自然的我 專訪兩廳院樂齡計畫《該我上場!》演員(四)

《該我上場!》邀請了十三位樂齡演員參與演出。 (國家兩廳院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人們並非因為變老而失去歡笑,而是因為沒有歡笑而變老。

兩廳院於二○一八年末主辦的《該我上場!》演出,宣傳照一發布便造成社群轟動,票房一掃而光,宣傳照中妙語如珠的長輩也就是舞台上真實的演員。這十三位樂齡演員,有的是一路跟著兩廳院樂齡課程的夥伴,有的是因徵選而入團的新血。他╱她們擁有不同的家庭背景,不同的職業和嗜好,共同的是對藝術的愛好及挑戰未知的勇敢精神。本文為今年一月兩廳院《老派聚場》座談會後,採訪其中十位曾參與《該我上場!》一作的樂齡參與者,請他們分享參與演出的心得。

參與者的心裡話:兩廳院樂齡計畫答客問

Q:為何藝文相關的樂齡活動總少見男性身影?(《該我上場!》十三位演員中,共有十名女性,只有三位男性?

巴台坤:參加這些藝術或身心開發類的活動,對我這個年紀的男性是「大冒險」。男性普遍羞於表達內心故事,雖然有些人看舞台劇會感動,但若由他上台演,沒辦法,跨不出去。

楊榮華:也許應該把廣告放進健身房,那裡天天都客滿。

李維修:其實可以分為內在與外在兩種因素。內在部分,首先他要本來就喜歡這類型的活動,然後最重要的是,有足夠的動力(勇氣)支撐他跨出去「參與」的那一步。(其實男性人數少,這個狀況在團體類的課程、活動,都常常發生。)外在因素,像這次樂齡計畫裡有讓人信任的老師、助教,時不時會跟我們聊聊、讓我們不會那麼緊繃、緊張;又或是課程的安排上、同儕的相處下,會讓學員感覺舒服自在,也能學到東西。外在環境完備了,也會讓更多人願意走出來參與。

Q:與青壯年編導合作的想法?

顏秀色:我們很多人都是教職退休,不習慣被管教,年紀大也比較主觀。這群比我們孩子還年輕的老師能處理我們的情緒,真的很佩服。

李宛蓉:來這裡就要放下身段 不管我們之前的經歷,就是做回學生。老師們很厲害,從頭到尾沒疾言厲色說過重話,但一看就知道每個人的特質,把我們放在最適合的位置。

楊榮華:老師的執行力與組織力真的超強。老師用高標準要求我們,助理負責陪我們排練複習,搭配得天衣無縫。

林秀好:原本很擔心會不會演錯了,但老師跟我說自然就好,要懂得欣賞殘缺的美,這給我很大信心。

Q:對兩廳院舉辦樂齡活動有何想法?

宋素鳳:旅行過也住過許多國家,台北真的是少數擁有密集且親民藝術資源的城市。樂齡計畫這幾年我幾乎沒出過遠門,因為捨不得課程。台北有許多社區型的文化活動,過程中遇到的人對我們很客氣也很照顧,而且在台北很容易可以接觸、認識非常優秀的年輕藝術家,她們也很願意與素人或大眾互動或辦工作坊。

向鳴德:台北排練空間真的太少,連我都這樣想,年輕藝術家該怎麼辦?我們被兩廳院活動啟發卻苦無場地練習,只能晴天去公園、雨天去捷運。另外,全台應該都要開始重視樂齡問題。現在兩廳院打響知名度了,只要辦活動就馬上額滿,報不到名的怎麼辦?兩廳院要積極Outreach,也需要更多有前瞻性的單位幫忙把小眾變大眾,將北市資源分散出去。

楊榮華:我們這一代嬰兒潮人口太多,退下來是個大市場。我三年前在耿一偉老師的課聽日本導演流山兒的講座,覺得台灣一定會有愈來愈多樂齡的活動。這就像工研院當初扶植一群工程師,工程師再出來成立私人企業;只要公部門帶頭做,民間就能有更多力量做更多事。

劉洪麗香:以前女兒帶我進劇場看戲,一開始就跟看電視、看電影一樣,只會注意男主角、女主角,當時她就告訴我,台上每個部分都是戲、每個細節都要注意,還跟我說:「你要不要去上個課呀?」現在我上過課、也上過台,學到了很多事,也發現真的還有好多、好多不了解的、想知道的事情。譬如說,演出的時候,看到燈這樣打下來,我突然也很想知道,「它為什麼要這樣設計?」或許之後,兩廳院也可以開設有關舞台、燈光設計的多元課程,到時候來上完課,下次就換我跟女兒說:「你要不要也去上個課呀!」

欲瀏覽更多內容,請購買《PAR表演藝術》 第314期 / 2019年02月號 ,洽詢專線 02-3393-9874。

《PAR表演藝術》雜誌 ▪ 314期 / 2019年02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