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界看表演 Stage Viewer

以「去中心」視角 探索國家機制外的世界潛規則 里米尼紀錄劇團國家體制系列四部曲

在《夢想中的集體意識.探索中的羊群》中,五十二組觀眾雙雙對坐在安裝了智慧型手機的保麗龍方塊前,手機上不斷地顯示提問。 (Benno Tobler 攝 Rimini Protokoll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德國的里米尼紀錄劇團在過去兩年間,陸續與幕尼黑、杜塞朵夫、德勒斯登與蘇黎世四大城市劇院合作,推出國家體制系列四部曲,並於今年三月在柏林一次演出全系列。四部曲的題材看似互不相關,但都環繞在一個民主國家權力的極限,劇團截取了秘密警察、建築工程案、演算法與世界經濟論壇這四個領域,透過劇團擅長的互動演出形式,讓觀眾體驗在國家體制之外的世界運作潛規則。

以捨棄專業演員、打破劇場空間、推陳出新的紀實表現手法而享譽國際的德國里米尼紀錄劇團(Rimini Protokoll),在過去兩年間,陸續與幕尼黑、杜塞朵夫、德勒斯登與蘇黎世四大城市劇院合作,推出國家體制系列四部曲,分別為:《國際最高機密》Top Secret International、《社會模式—大型建築工地》Gesellschaftsmodell Großbaustelle 、《夢想中的集體意識.探索中的羊群》Träumende Kollektiv. Tastende Schafe 與《世界狀況:達沃斯》Weltzustand Davos。今年三月,柏林世界文化館將四部曲首度匯聚一起,同時呈現於「一百年當代」(100 Jahre Gegenwart) 藝術節,讓柏林觀眾一次看個夠。

這四部題材看似互不相關,但都環繞在一個民主國家權力的極限,劇團截取了秘密警察、建築工程案、演算法與世界經濟論壇這四個領域,以不同的表現形式與敘述方法,切入情報機構不受國家機制的監督管控;剖析大型建築工程案在進度與預算支出上,不受契約、法令約束的黑箱作業;探究人工智慧與大數據對民主自由造成的威脅;一窺由私人籌辦,左右世界政經走向的年度國際大會。

在不同觀點的敘述裡,目睹同一個畫面

這些讓平民百姓望之卻步的嚴肅政治議題,到了里米尼紀錄劇團三人組手裡,全都被幻化成別具心裁的戲劇體驗、與民同樂的遊戲。在《國際最高機密》中,他們選了博物館作為最高機密之所,讓觀眾頭戴耳機、手拿記事本穿梭於古文物之間,在聆聽情報員的親身經歷之餘,觀眾依著語音指示,打暗號,與他人交換紙條,到廁所銷毀情報,神不知鬼不覺地,體驗了當○○七情報員的緊張刺激。

在《社會模式—大型建築工地》中,劇團選了七位「生活的專家」,分別是曾負責柏林新機場消防設備的工程師、專打建案官司的律師,研究螞蟻建築行為的除蟲專家、房地產投資諮詢專家、專爆建築弊案的「國際透明化」組織成員、打黑工的羅馬尼亞工人與舞蹈家。由他們分守七個模擬實景建地的站點;一開始,將觀眾分為七組,帶到七個點,大概十分鐘後,嗶聲響起,所有專家同時結束跟觀眾分享的個人經歷或互動;觀眾像玩大風吹似的,前往下一站。每組的起迄點雖不同,但都會輪番體驗到每一個站點,而點與點之間,劇團都用投影片做連結,使觀眾得不斷地轉換視角。

譬如,當除蟲專家在批評人類無效率,又燒錢無數的建築工程,比螞蟻都不如時,觀眾也能同時看見站在正前方升降梯台上的男人,正適巧地向空中撒錢,為前者的觀點營造了貼切的景象;與此同時,另一組觀眾正從另一個角落,也看著滿天漫飛的鈔票,不過,耳邊聽到的是男子披露大型建案的官商勾結,監察組織與法令全使不上力,納稅人只有買單吃癟的份。不僅內容震駭人心,整個時間與技術的掌握,站點之間的環節銜接地天衣無縫,讓人驚嘆不已!

在《社會模式—大型建築工地》中,劇團選了七位「生活的專家」分守七個模擬實景建地的站點,七組觀眾同時與各站專家互動。 (Benno Tobler 攝 Rimini Protokoll 提供)

從演算法出發,探究民主未來將走向何方

在《夢想中的集體意識.探索中的羊群》,劇團破例用了兩位希臘演員,以便探索民主的起點(雅典的城邦民主)與可能的終結(演算法)。他們將時間設定在卅年後,即二○四八年,五十二組觀眾雙雙對坐在安裝了智慧型手機的保麗龍方塊前,手機上不斷地顯示提問,有時是AB、有時是ABCD等選題供觀眾點選答案;此外,劇團賦予演算法天真無邪的童音,名叫伊麗絲(Iris,希臘語,意即瞳孔) ,影射著監控。觀眾的角色是參與者、選舉人與使用者,而兩位演員則跟大家一樣,同屬於雲端用戶。在此,劇團援引了在《遙感城市》Remote X 系列便使用過的話語,將演算法與使用者之間的關係,比照聖經上,將耶穌與其信徒,定義為牧羊人與羊群的關係。也就是說,演算法(Algorithm)一如牧羊人,而身為用戶的人們則是受牧羊人統管的羊群。

在此,劇團的確提出了許多值得令人深思的問題,如要是由演算法取代國家機器運作,使世界更加美好、和平,你願意嗎?為了讓貧窮在世界上全然消失,你願意犧牲什麼樣的私有財產?諸如此類。試想,有朝一日,演算法能夠完全掌控我們的心思,操弄我們的情緒,左右我們的決定,人類還有自由可言嗎?演算法作為民主自由終結者的日子,也許已經指日可待,現場觀眾倒是不緊張,很有耐心地一一作答,伊麗絲很盡責地根據點選的答案,歸納結果,將統計數據,一方面以顏色區別選項,投影到牆上,另一方面,根據數據的高低、長短轉換成音效,著實是場「有聲有色」的表演!

在《世界狀況:達沃斯》裡,劇團打造了一個橢圓形的競技場,邀請五位「生活的專家」從不同的面向,切入達沃斯的前世今生與維持其命脈的國際盛 (Tanja Dorendorf 攝 Rimini Protokoll 提供)

對號入座成為菁英,體會企業家左右的世界暗流

在《世界狀況:達沃斯》裡,劇團打造了一個橢圓形的競技場,邀請了五位「生活的專家」,分別是聯合國開發計畫署的主席、研究富商權力的社會學家,世界經濟論壇年輕女菁英協會副主席,專治肺結核病的醫生,以及達沃斯(Davos)前任州政府主席。他們從不同的面向,切入達沃斯的前世今生與維持其命脈的國際盛會。百年前,位於阿爾卑斯山的小鎮達沃斯,以肺結核病人的最佳療養勝地而出名,百年後,一提起達沃斯,人們只會聯想到世界經濟論壇(World Economic Forum)。論壇以「讓世界變得更美好!」為座右銘,每年邀請三千位來自世界各地的總裁、經紀人、政客等與會,大會期間有超過三百個專題研討小組,無數的秘密會談,儘管,這個會議完全是由私人發起籌策的,整個運作卻受到瑞士官方與軍隊的全面護航。

為了讓觀眾與之「同流合污」,但同時,也有意將以經濟利益為導向的論壇,跟以全球人民福祉為導向的聯合國組織做一對比,劇團將觀眾席位限定在參加聯合國的國家總數一百九十三,而每位觀眾都被分配到一個跨國企業總裁(CEO)的角色,他們都是今年受邀與會的世界頂尖菁英分子。每當聚光燈打向某位觀眾身上,專家們就其所配到的總裁名字相稱,並將此人的「豐功偉業」吹捧一番。藉此,觀眾得以認知到如索羅斯(George Soros)、大眾汽車總裁謬勒(Matthias Müller) ,孟山都主席葛蘭特(Hugh Grant)等頭號人物的財力與影響力。

劇團將不同的立場與意見,還有事實,一一鋪陳開來,既沒有口誅筆伐,也沒有道德評斷。讓人震驚的倒不是少數菁英們的巨大財富,而是,真正的政治並不發生在國會上,而是在達沃斯所搭建的人際網絡上,那是我們看不到的地方。最終,觀眾面臨的是在國家與跨國企業之間做出抉擇,是要聯合國慢吞吞地達成政治共識,還是要跨國企業的快速通關執行。而五位專家們也分別代表這兩派,進行了一場冰球大賽,事實上,這場對決是多此一舉,因為,國家早已甘拜在跨國企業的腳下。

本篇文章試閱開放時間為 06/16 至 06/30。
欲瀏覽更多內容,請購買《PAR表演藝術》 第306期 / 2018年06月號 ,洽詢專線 02-3393-9874。

《PAR表演藝術》雜誌 ▪ 306期 / 2018年06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