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界看表演 Stage Viewer

以敘事的身體 重探愛情故事背後的女性議題 英國國家芭蕾舞團與阿喀郎.汗的《吉賽爾》

阿喀郎以豐富而精緻的情感,游刃有餘地重新闡述經典芭蕾舞劇。 (Laurent Liotardo 攝 香港康樂及文化事務署 提供 )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英國國家芭蕾舞團的新版《吉賽爾》,是阿喀郎.汗首度為芭蕾舞團量身打造的舞作,不同於傳統版本的浪漫愛情,阿喀郎改以後工業革命為故事背景,探討社會階級和性別權力的傾斜。身體語彙源出印度傳統說唱舞蹈「卡達克」的阿喀郎,與舞者工作長達一年,共同激盪與發展,以豐沛的情感重詮經典舞劇,展現全新面貌。

英國國家芭蕾舞團 X 艾甘.漢《吉賽爾》

6/28~29  19:45

6/30  14:45

香港文化中心大劇院

INFO  www.lcsd.gov.hk/cp

一八四一年首演的芭蕾舞劇《吉賽爾》Giselle是十九世紀中葉浪漫主義芭蕾的代表作,劇中年輕的村姑吉賽爾因愛上貴族阿爾貝特而死,化為亡靈後卻仍袒護著阿爾貝特,揪心而唯美的橋段,讓此劇成為舞迷們心中的經典,同時也是舞者們最想挑戰的舞碼。特別是該劇角色的心境轉折細膩,對製作和編導也是相當大的考驗。

英國國家芭蕾舞團(English National Ballet,ENB)的定目劇當中,一齣一九七一年由名伶瑪莉.史凱平(Mary Skeaping)編導的經典《吉賽爾》就是近半世紀以來最成功的版本,數十年來在英國各地重演不斷,然而,ENB的藝術總監塔瑪菈.若荷(Tamara Rojo)並不以傳統和經典為滿,仍於二○一六年找來了英國的舞蹈金童阿喀郎.汗(Akram Khan,港譯艾甘.漢)重新打造現代版的《吉賽爾》。

阿喀郎版的《吉賽爾》,捨棄了阿道夫.亞當(Adolphe Adam)的原曲,也打破了貴族與村姑的古老框架,改以後工業革命為故事背景,並延續前作DUST和《獅若有言》Until the Lions的論述脈絡,探討社會階級和性別權力的傾斜。

「《吉賽爾》原作仍然經典,愛仍是普世價值,只不過它不再那麼扣動我心弦。」阿喀郎在近日的訪談中提到,「許多古老的故事都是用男性觀點述說的,當中的女性總是嬌羞柔弱,但我母親是堅強勇敢的、我太太也是、就連我的五歲女兒也有不讓鬚眉的個性。」自一次大戰之後,英國女性在後勤及戰後復甦扮演的積極角色,是女權受正視的開始,二戰後的英國社會又面臨移民湧入和階級轉移的各種議題,這些都成為阿喀郎重編《吉賽爾》的敘事靈感。

阿喀郎版的《吉賽爾》以後工業革命為故事背景,探討社會階級和性別權力的傾斜。 (Laurent Liotardo 攝 香港康樂及文化事務署 提供 )

與阿喀郎合作  讓ENB的芭蕾現代化

近年來,阿喀郎的編舞作品受到歐洲舞壇的高度重視,包括為阿喀郎.汗舞團編創的Vertical Road、改編自《春之祭》的iTMOi、以及讓台灣舞者簡晶瀅獲得英國國家舞蹈獎的作品《獅若有言》等,都是現代舞蹈界的重要里程碑,甚至被編入英國中學藝術課教材。他更數度應歐陸劇院之邀,請他將這些膾炙人口的作品授予芭蕾舞團演出,知名者包括葡萄牙國家芭蕾演出iTMOi與丹麥皇家芭蕾指定的Vertical Road,然而,這些只不過是既有作品的重新搬演,阿喀郎從未幫其他芭蕾舞團編創過新作品,除了ENB。

塔瑪菈.若荷曾是英國皇家芭蕾(Royal Ballet)的首席女伶,尤其在二○○四年《曼儂》當中的舞姿最令舞迷們津津樂道,也是若荷舞者生涯的頂峰。二○一二年若荷受邀成為ENB的藝術總監後,ENB經歷了脫胎換骨般的轉變。

前身為倫敦節慶芭蕾舞團(London Festival Ballet)的ENB在成立之初即肩負了將芭蕾推廣至鄉間的使命,但缺乏固定場館的先天限制和長年保守的經營思維,造成ENB無論是在資源或知名度上均不及豪門競爭對手英國皇家芭蕾。曾是頂尖舞者的若荷一方面將危機化為轉機、大膽改革ENB的演出和製作方向,一方面也並未怠慢舞藝、仍然和舞者們共同排練與上台演出。在她的魄力改革及身體力行的帶領之下,ENB迅速扭轉了過往的頹勢,觀眾人數再次成長,舞團也即將在東倫敦擁有一棟全新的排練場館,這一切都歸功於若荷堅定地執行將芭蕾「現代化」的策略,而其中最重要的一環,就是跟阿喀郎的合作。

阿喀郎允許舞者們在發展動作時盡量表達個人的詮釋。 (Laurent Liotardo 攝 香港康樂及文化事務署 提供 )

從卡達克到芭蕾  延續述說故事與塑造角色

ENB和阿喀郎的合作,在題材上與模式上都與其他芭蕾舞團加現代編舞家的合作相當不同。為了培養芭蕾舞者的低重心技巧、開發不同的肢體想像力、以及吸引更廣泛的觀眾群,許多傳統芭蕾舞團都在近年來積極邀請現代編舞家為芭蕾舞者編舞,韋恩.麥奎格(Wayne McGregor)、克莉絲朵.派特(Crystal Pite)、以及侯非胥.謝克特(Hofesh Shechter)等都是此中常客,各有知名的現代作品。但阿喀郎之所以特殊,在於他的創作語彙根基於被稱作「印度芭蕾」的「卡達克」(Kathak)。

卡達克舞源自於古印度的江湖藝人,是一種說唱式的舞蹈技藝,吠陀經文中的卡達(Katha)意指「說故事」,舞蹈中蘊含大量的節奏、辭令、手勢、與眼神,都是為了能傳達故事中的劇情曲折。卡達克的運用,加上阿喀郎對情節堆砌與作品結構的注重,可以說「敘事」就是阿喀郎的藝術核心,這與古典芭蕾的旨趣幾乎同符合契。也正因如此,阿喀郎才能有別於其他現代編舞家,以豐富而精緻的情感,游刃有餘地重新闡述經典芭蕾舞劇。

為了創作《吉賽爾》,ENB花了一整年的時間專心和阿喀郎密集排練,以平均製作週期只有六到十週的芭蕾舞團而言,這是相當奢華的規格。芭蕾舞者通常習慣於遵循編舞家的意志精準執行各種動作,絕少有機會共同探索和發展角色,但阿喀郎不僅帶入各種創意素材,更會和舞者們共同討論和激盪,並允許舞者們在發展動作時盡量表達個人的詮釋,許多年輕芭蕾舞者們都對阿喀郎的工作方式感到印象深刻。

這支作品獲得英國《每日快報》、《獨立報》、《標準晚報》、《週日時報》等四大報舞評不約而同地用「大獲全勝」(triumph)來形容,不僅是對阿喀郎獨特藝術高度的盛讚,也是對ENB藝術總監若荷所倡議「讓芭蕾這個藝術形式重新跟今日的世界產生共鳴」的最佳肯定。

欲瀏覽更多內容,請購買《PAR表演藝術》 第306期 / 2018年06月號 ,洽詢專線 02-3393-9874。

《PAR表演藝術》雜誌 ▪ 306期 / 2018年06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