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企畫(一) Feature | 藝術家的成長處方箋╱人物現身

八年級 高旻辰 家人是永遠的羈絆 最愛誠實面對自己

高旻辰 (高信宗 攝)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才廿六歲的高旻辰,已是布拉瑞揚舞團最資深的舞者,台上風姿百變的他,台下卻是擁有家人滿滿寵愛的「公主」,也因為家人的愛,他最怕辜負家人、讓家人擔心,於是拼命努力、想證明父母對自己的栽培是正確的。看似幸福的人生,過不去的總是情關,但也因為家人給他的愛,讓高旻辰長成了一個溫暖且樂觀的人,他總是坦蕩蕩地哭,傷心得理所當然,該哭就哭,該脆弱就脆弱,從不裝酷。

高旻辰,九○後,年僅廿六歲,個子小,但爆發力十足,廿歲加入布拉瑞揚舞團,不僅是團內最資深的舞者,也總是布拉瑞揚作品中令人矚目的焦點:他曾在《漂亮漂亮》中踩著高跟鞋,在紅色圓桌上嫵媚獨舞,又指揮眾人抬起紅桌、自帶升降舞台;也曾在《#是否》中帶著長假髮、穿著連身洋裝,在〈你怎麼捨得我難過〉的曲聲中,以高難度技巧的動作繞行舞台,卻又同時迷離徬徨得令人動容。

家給他滿滿的愛  他最怕辜負家人

高旻辰在舞台上的模樣百變,下了台,他最重要的支柱,始終是家人;高旻辰成長於一個充滿愛的家庭,擔任公職人員的父母很樂於栽培小孩,這讓他在小三開始,就隨心所欲地學習各式各樣的才藝:書法、陶土、畫畫、跆拳道、鋼琴、小提琴……不過,兒時的高旻辰常常三分鐘熱度,一下想學這個一下想學那個,換老師的原因常常是因為「鋼琴老師太漂亮了,我會忍不住跟她一直聊天」、「小提琴老師臉上有痣而且有毛,我會怕」。某天爸爸實在受不了了,把他關在黑暗的廁所裡,要他冷靜想想自己到底要學什麼。最後,他選擇了跳舞。

自嘲從小就有公主病的高旻辰,言談裡盡是對家人滿滿的感激與掛念,他也曾在Pulima藝術節創作《粉紅色》,以最愛的粉紅色為引,回溯愛美的母親、兼職婚禮攝影的父親、身為新娘秘書的姑姑,如何帶給他幸福、美好,有如粉紅色泡泡般的兒時生活,作為對家人的真情告白。高旻辰的家人們不僅是每場表演一定到場的忠實粉絲,也總是幫忙打點高旻辰身為舞者的大小事——包括減肥:高旻辰在就讀左營高中舞蹈班時,曾因升學壓力而免疫力失調、身材變胖,全家人立刻總動員,按時奉上水煮蛋、水煮青菜、雞胸肉,不只控管他的飲食,也跟他聊跳舞和生活上的大小事,成為他的心靈避風港。

也因為家人給高旻辰很多很多的愛,這讓他對父母總有種虧欠心理,認為自己從小就給父母添了很多麻煩,因此,高旻辰至今最大的恐懼,就是怕辜負家人,讓家人擔心、失望,這也讓他往往報喜不報憂,並對自我有極高的要求。其中,最引發高旻辰敏感神經的,不外乎許多親戚對於父母讓他學跳舞的質疑,總認為「跳舞是女生的事」。高旻辰就想證明給那些親戚看,自己不會辜負父母的栽培,想「證明我爸媽是對的!」而且「我可以跳得比女生好!」強大的好勝心讓他開始以高標準要求自己,每天除了拼命練習,在家也一直會請家人幫忙拉筋,不是把腳塞到沙發底下,就是把腿放到頭旁邊後再入睡。

高旻辰 (高信宗 攝)

與布拉二度結緣  喜歡對自己誠實

拼命的努力,讓高旻辰在術科的表現上十分優異,卻沒想到在國中到高中的升學過程中,在學科上栽了跟頭,因此與當時的第一志願北藝大七年一貫制擦身而過,這讓他曾對於自己產生相當大的質疑。此外,胖,也曾令他自卑,「那時候布拉到左營高中給課,還一直叫我小胖子!」年輕的布拉瑞揚,在排練時專制又火爆,不僅曾向高旻辰丟鼓棒,還曾為了抓緊時間排練,不讓學生在清明假期時回家祭祖。這對重視家人的高旻辰而言,簡直不可原諒,因此他當時「非常討厭布拉!」且發誓再也不跳他的舞。

冤家路窄,狹路相逢,高旻辰就讀北藝大舞蹈系大二時,再度碰上布拉瑞揚:當時,布拉瑞揚正在改編原住民素人版的《勇者》,希望找一位科班出身的原住民舞者擔任排練助理,作為布拉瑞揚與素人舞者們之間的溝通橋梁。當時的高旻辰,正渴望認識自己的文化與族人,與一群原住民一起工作,對他來說是個再夢幻不過的機會,再加上曾經高高在上的布拉,如今誠心邀請,傲嬌的公主高旻辰,當然也就欣然答應、再續前緣。從此冤家變夥伴,高旻辰加入了布拉瑞揚舞團,成為創團舞者,也開始了一段台北求學台東排練兩地跑的日子。高旻辰很自豪自己安排得宜,沒誤了學校課業,同時兼顧舞團工作,雖然累,但因為「我好喜歡跟這群人工作,也很想要被看見、有舞台」,當時沒有金錢壓力的他,就這樣甘之如飴地奔波到畢業。

然而,家庭美滿、事業順利,並不等於人生勝利組,高旻辰的最大罩門,是感情。不知為何,他的感情生活一直不順遂,心思敏感的他所經歷的種種失意與苦澀,也就透過舞蹈轉化和表達,例如大四時曾為長年單戀失敗而創作的《Beyond》,以及《#是否》中那令人揪心的獨舞,「最愛你的人是我,你怎麼捨得讓我難過」的歌詞,是他的心底話。不過,也因為家人給他的愛,讓高旻辰長成了一個溫暖且樂觀的人,他總是坦蕩蕩地哭,傷心得理所當然,該哭就哭,該脆弱就脆弱,從不裝酷。

高旻辰喜歡對自己誠實,那是他面對恐懼和挫折的絕招:「我覺得就是不要裝!」他討厭裝強、裝無所謂,認為「該尖叫就尖叫」,坦然地接受自己的恐懼,才會成長。所以,他在舞台上快跌倒時放心尖叫,在看韓劇《愛的迫降》時放心大哭,就連在布拉瑞揚的新作《沒有害怕太陽和下雨》移地訓練時,他拿著獵槍練習打靶時,也在盡情尖叫:「我超怕啊!但怕又怎麼樣,沒什麼好丟臉的,做我自己就好了。」尖叫完,開始射擊,他是全場唯一命中木靶的舞者。

高旻辰 (高信宗 攝)

「我是誰」  永遠是更根本的問題

其實高旻辰不是沒打過靶,他的外公是獵人,他早就跟著外公拿過獵槍,然而,高旻辰不諱言他的遺憾:在移地訓練前,他從沒覺得需要跟外公學習打獵,畢竟打獵的時間早,清晨四點就要上山準備,他總覺得好累,懶得學,卻沒想到這是自己的文化,而身邊就有一位現成的老師。《沒有害怕太陽和下雨》讓舞者們學著開獵槍、做陷阱、砍藤蔓,用身體做田調,體會阿美族成年禮的過程,這些全都是高旻辰外公長年在做的事,但現在外公老了,無法再教他打獵了,讓他很扼腕,就這麼錯過了學習自己文化的機會。

「我以前很不喜歡別人叫我的族名Aulu,但從《勇者》開始,我開始認識自己,開始用自己的文化創作,也對原住民產生認同感。」誠實面對自己、認識自己,不只是高旻辰面對困境的方式,也是跟著布拉跳舞以來,學到最珍貴的東西:他不再如往常很想強調自己的原住民身分,也不再去想什麼東西可以「代表我的族別」,而是誠實地去問「我是誰」,也問「我的生活是什麼」,而非一味地往自己身上貼滿一堆與生活無關的原住民符號。對高旻辰來說,「排灣族」是他的一部分,就跟家人與跳舞一樣,都是他生活的一部分,刻意強調族別,對他來說是不必要的,因為「我是誰」,永遠是更根本的問題。

「那你現在喜歡別人叫你Aulu嗎?」「喜歡啊!這是我很漂亮的意思!」

高旻辰成長處方

  1. 面對恐懼時,要對自己誠實。
  2. 開心的時候要漂亮,難過的時後要漂亮,無論如何,還是要漂亮。
  3. 該害怕就害怕,該尖叫就尖叫,不要裝!
高旻辰 (高信宗 攝)

本篇文章開放閱覽時間為 12/15 至 06/30。
欲瀏覽更多內容,請購買《PAR表演藝術》 第328期 / 2020年04月號,洽詢專線 02-3393-9874。

《PAR表演藝術》雜誌 ▪ 328期 / 2020年04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