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專題(一) Focus | 在此,吳興國

共同在此的「我」 我,吳興國,《李爾在此》與當代傳奇劇場

《李爾在此》是最傳統卻又最不傳統的作品,於傳統與創新間的位置又正好成為當代傳奇劇場最核心的代表。 (蔡德茂 攝 當代傳奇劇場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當吳興國在角色/腳色穿越間,用一句「吳興國,我回來了!這個決定比出家還要難。」然後抹去臉妝、卸下衣著,向觀眾宣告「我」在此,「吳興國」回來了。戲曲演員通過行當、妝容等方式去建構與觀眾間的關係,但其表演行為卻造成一種反差──回來的是戲曲演員,還是吳興國。或許,我們會說當代戲曲以獨角戲方式去陳述自身已見怪不怪,像張軍《我,哈姆雷特》(2018)、朱安麗《女子安麗》(2019)等;但別忘了那時才二○○一年——國光劇團尚未以《閻羅夢》開啟「台灣京劇新美學」的時代。

欲瀏覽更多內容,請購買《PAR表演藝術》 第333期 / 2020年09月號 ,洽詢專線 02-3393-9874。

《PAR表演藝術》雜誌 ▪ 333期 / 2020年09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