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精選 PAR Choice | 音樂

凝聚向心力 共譜王者之聲 普雷特涅夫指揮 曾宇謙與俄羅斯國家管絃樂團同台

鋼琴家暨指揮家普雷特涅夫 (Alexei Molchanovsky 攝 傳大藝術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由俄羅斯知名鋼琴家暨指揮普雷特涅夫率領的俄羅斯國家管絃樂團,將於六月初來台演出蕭斯塔可維奇《第十號交響曲》,並邀備受矚目的台灣新生代小提琴家曾宇謙同台,擔綱貝多芬《D大調小提琴協奏曲》獨奏。在曾宇謙心目中,普雷特涅夫是「鋼琴界的王者」,而貝多芬這首協奏曲有著「小提琴協奏曲之王」美譽,更是挑戰重重,指揮、樂團、獨奏將呈現怎樣的「王者之聲」,令人期待!

曾宇謙與俄羅斯國家管絃樂團

6/8  19:30 台北 國家音樂廳

INFO  02-27715676

放眼全球,頂尖樂團通常伴隨的是那傲人的傳統,尤其如柏林愛樂、維也納愛樂那般,金玉絲絨之聲皆由百年歷史所建立。然而,同樣並列名單之首,俄羅斯國家管絃樂團(Russia National Orchestra,RNO)並非經由這條遙遠的路途走來,它的成功,源由一位音樂家——普雷特涅夫(Mikhail Pletnev)。

脫胎換骨  打造一流樂團

普雷特涅夫是當前俄羅斯最受推崇、也是最具影響力的音樂家之一,但他的成就是跨國界的,無論是鋼琴或是指揮的表演,都是舉世公認數一數二的重量級人物。在藝術的道路上,他不僅僅在舞台上揮灑,對於創作以及文化貢獻上亦卓然有成。出身於音樂世家,普雷特涅夫自小即展現不凡的音樂天分。年紀極小即進入莫斯科音樂學院就讀,所得到的養分不僅在於鋼琴演奏上,除了涉獵各式各樣的樂器之外,更對指揮情有獨鍾。年僅廿一歲就拿下柴科夫斯基國際鋼琴大賽,吸引全球目光,而他也藉由自己的影響力,尋求當時前蘇聯最高領導人戈巴契夫(Mikhail Gorbachev)的支持,在一九九○年為俄國歷史上創立第一個獨立的管絃樂團。

此舉雖然冒險,但其設立的高度卻獲得許多一流的演奏家們的認同而加入,其中成員更包含了在地六大交響樂團的首席。這支樂團的成軍不但素質高,最特別的是他們摒棄了俄國給人舊有的印象,以煥然一新的風格與深刻的內涵贏得掌聲。在普雷特涅夫的領導下,樂團短短時間內便躋身世界一流之列。

小提琴家曾宇謙 (© 環球音樂)

挑戰重重關卡  呈現不同詮釋

二○一五年榮獲俄國柴科夫斯基國際小提琴大賽銀獎(金獎從缺)的曾宇謙,從得獎後,三年來各地邀約不斷。其間合作過的樂團包括美國費城管絃樂團、德國慕尼黑愛樂、俄國馬林斯基管絃樂團、捷克愛樂、英國倫敦愛樂等等。細緻又質地豐富的音色讓美國《號角音樂雜誌》評論將他與知名小提琴家艾薩克.史坦(Isaac Stern)或歐伊斯特拉赫(David Oistrakh)相提並論,並認為他:「有自覺地運用了具表現力的演奏技巧,例如他從容不迫的滑音,塑造出一種充滿理解又感性的詮釋。」

少年時,曾宇謙經常觀看普雷特涅夫演奏拉赫瑪尼諾夫改編鋼琴版的帕格尼尼隨想曲錄影,當時對於他的體會便是「鋼琴界的王者」。去年十月曾宇謙終於有機會與普雷特涅夫率領RNO錄製協奏曲,三天合作下來,曾宇謙對於樂團高度的向心力與獨特的詮釋留下深刻的印象。他說:「那前奏是我拉過最慢的!當時懷疑為什麼這麼慢,但後來慢慢鋪陳,從第一樂章小提琴進來帶起速度,整個張力是我跟其他樂團沒有達到過的,所以當我主奏進來時就感到非常地順。」

那是曾宇謙與他們的第一次合作,也打開了他的眼界。此次,普雷特涅夫將親自領軍,展開亞洲巡迴。首站選擇在台灣,除了將演奏蕭斯塔可維奇《第十號交響曲》之外,更邀請曾宇謙擔綱貝多芬《D大調小提琴協奏曲》獨奏演出。對於這首樂曲,曾宇謙認為有三個挑戰:第一,此曲音符少,代表每個音都聽得仔細,要維持每個音的準確度相當不容易;第二,樂曲的長度長,特別是第一樂章就將近廿五分鐘,如何在這冗長的敘述當中顯現張力,也是一大困難。最後,此曲很多音階進行的片段,如何與樂團搭配、又不相互影響主旋律,是第三個挑戰。然而,從另一個角度看來,也正是這些挑戰,考驗一位獨奏家帶領觀眾度過層層關卡,領會音樂會的精湛之所在。

不僅有提琴的絢爛獨奏,也有氣勢磅礡的管絃樂合奏──此番由「鋼琴界的王者」率團,加上柴科夫斯基大賽的光環,演奏有「小提琴協奏曲之王」美譽的樂曲,將由曾宇謙、普雷特涅夫與RNO所組成的黃金三角,共譜一場經典的王者之聲。

普雷特涅夫  化危機為轉機

樂團與指揮,通常有相互抗衡的關係,然而這樣的狀態在RNO與普雷特涅夫身上,卻絕非如此。兩者的相互依存,在與普雷特涅夫結識廿餘年的音樂人陳效真眼中,是「基因上爸爸與孩子的關係」。

普雷特涅夫演奏過相當多蕭斯塔可維奇的作品,對於作曲家的熟識度,由一個小故事便可得知。陳效真分享前年十一月,樂團到巴黎演出,邀請俄羅斯大師羅許德茲特汶斯基(Gennady Rozhdestvensky)指揮浦羅柯菲夫第一號、蕭斯塔可維奇《第九號交響曲》,普雷特涅夫則擔任獨奏家,演奏史克里亞賓鋼琴協奏曲。下午排練一切正常,不料開演前五分鐘,指揮卻因發現票上沒有他的名字而感到不悅,藉口身體不舒服而罷演。面對觀眾紛紛進場,普雷特涅夫與首席討論後,決定在手上沒有總譜、沒有綵排的狀況下背譜指揮。接著輪到協奏曲時,普雷特涅夫無法同時指揮,於是首席布魯尼(Alexey Bruni)站上指揮台,同樣在沒有總譜、只看過第一小提琴分譜之下,憑著記憶力指揮樂團。整場音樂會雖不如原訂計畫,但巴黎樂評卻大讚觀眾賺到,認為成功地化危機為轉機,見證到一個樂團難能可貴的能力與默契。(李秋玫)

本篇文章試閱開放時間為 05/16 至 05/31。
欲瀏覽更多內容,請購買《PAR表演藝術》 第305期 / 2018年05月號 ,洽詢專線 02-3393-9874。

《PAR表演藝術》雜誌 ▪ 305期 / 2018年05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