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畫特輯 Special | 音樂頑童七十二變 系列報導首發

出道卅年,魔二代再起! 哈林玩轉《西遊記》 用音樂搖滾你的世界

出道卅年,哈林把概念專輯轉化為真正的舞台演出,推出音樂劇《西哈遊記——魔二代再起》。 (顏涵正 攝影)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二○一七年專輯《西哈遊記——庾澄慶的音樂奇幻之旅》標誌著哈林(庾澄慶)出道卅周年,在專輯的創作概念中他也提到,自己其實不停地在思索「要做不一樣的事」,而做一個「音樂劇」便成了答案。今年夏天,哈林團隊決定要將這段「旅程」走完,把概念專輯實際搬上舞台。哈林強調,這個演出可以說是個「戲劇為輔、歌唱為主」的音樂劇,他笑說,這個本來是音樂人們一同玩耍創作的遊戲,到了現在變成還要親身上陣、現場演出的舞台作品,那種「刺激感」確實是難以言喻。

《西哈遊記——魔二代再起》

9/59/8  1930

9/79/8  1430

高雄 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歌劇院

INFO  購票請洽兩廳院售票

說起哈林(庾澄慶)的歌,你會想到什麼?

是清新陽光的〈情非得已〉、甜到心坎的〈只有為你〉;又或是澎湃激湧的〈海嘯〉、情到深處的〈靠近〉;還是叛逆奔放的〈讓我一次愛個夠〉、霸氣暖男的〈想哭就到我懷裡哭〉,也有那許許多多輕快洗腦、一聽就上癮的流行舞曲(和舞步),例如〈我最搖擺》、〈讓你媽媽NEW一下〉和〈猴喜翻〉;當然也不得不提哈林的重編翻唱歌曲,從〈山頂黑狗兄〉、〈熱情的沙漠〉到〈大眼睛〉等等。

細數過去的點滴功績,顯然不是哈林的音樂個性,從以上這些光是列出文字,腦袋就能自動播放旋律的歌名看來,勇於突破、多方嘗試的百變風格,「音樂頑童」之名,可謂當之無愧,而且,哈林還要繼續「玩」下去!即將在衛武營上演的新作《西哈遊記——魔二代再起》,便是由他一手主導、主演的全新音樂劇製作,十六首以此故事劇本為基底、全新創作的歌曲,收錄在已發行的《西哈遊記——庾澄慶的音樂奇幻之旅》中。今夏,他們決定要將這段「旅程」走完,把概念專輯實際搬上舞台,完成哈林的音樂劇大計。

做點不一樣的事情、演出超乎想像的西遊故事

二○一七年專輯《西哈遊記——庾澄慶的音樂奇幻之旅》標誌著哈林出道卅周年,在專輯的創作概念中他也提到,自己其實不停地在思索「要做不一樣的事」,而做一個「音樂劇」便成了答案。於是,他找來老班底編曲陳飛午、作詞人李焯雄,好朋友馬念先、姚小民參與,更加入新朋友編劇馮勃棣,一同發想音樂詞曲和故事架構;而後更加入《中國好聲音》中的哈林戰隊——吳莫愁、顧軒轅、李瑞軒、趙小熙等,師徒聯手錄製各個角色的專屬歌曲。

出道卅周年,「是要做個人專輯唱片,或是要開演唱會,大家大概都是朝這個方向走,」哈林則選擇反其道而行,他覺得「第一,這不太好玩。我一直在觀察這件事情:譬如史汀(Sting)或艾爾頓.強(Elton John),這些流行樂界稱為『殿堂級』的人物,如果他們今天要出新歌,想必不是很容易的——出一首歌、出一張專輯當然不難;可是如果想要引起什麼效應,就很難說了。」

哈林坦言,「流行音樂是很現實的東西。現在年輕人喜歡紅髮艾德(Ed Sheeran)或是亞莉安娜(Ariana Grande),而那些流行音樂人,如果要出專輯,就很難不被拿來做比較。可是,你會亂做嗎?當然不會。但即使好好做,他們的專輯在市場上,大概也就我們老一掛的會去聽聽看,聽完之後,或許還是會回頭去聽他們的老歌吧!這其實對於做的人、聽的人,都有一些心理上的缺憾。」至於以卅周年為名開一場演唱會,哈林也不多考慮,打定主意就想「做」點什麼:「做演唱會其實就是爽兩個鐘頭、三個鐘頭的事情。我想這『卅周年』,應該要來做些跟音樂有關的事情,之前就有想過音樂劇,以前也有看過像張學友的呀,或是很多不同類型的音樂劇作品——我的出發點就是要以『音樂』為主。」周年紀念,對於哈林和歌迷來說,當然是個里程碑,但哈林說,「可是那對市場、對一般觀眾而言,其實意義不大。我覺得要做一個作品,它要有趣、讓人有記憶,還可以有討論度,這個比較重要。」

演唱會等級的超級音樂劇:做一個讓自己興奮的作品!

《西哈遊記——魔二代再起》的故事,是以《西遊記》為原型發想,背景設定在取經之後,由哈林飾演的孫悟空被玉皇大帝賦予「天堂大歌廳」頭牌駐唱一職說起,角色包括「神一代」與「魔二代」兩部分:「神一代」是指我們早以熟知的唐三藏師徒四人,以及玉帝、觀世音和如來佛祖等神佛,「魔二代」則是以紅孩兒之弟「火孩兒」為首,率領那些遊盪在地下音樂廢棄工廠的白骨精之女白目精、蜘蛛精之子蜘蛛人,還有小金角、小銀角與串場主持人狗力大仙等。之所以會以《西遊記》作為文本發源,哈林也有他獨特的觀點,「我發現,西遊記的四個主要人物,其實都很具『音樂性』——孫悟空原是一隻石猴,不就是一種搖滾樂手“Rocker”嗎!唐三藏,這位唐先生,則是走『福音音樂』路線,散播歡樂、散播愛;豬八戒很有七、八○年代紐約街頭皮條客的風格,沙和尚其實就是很『雷鬼』的人,總是一副懶懶的樣子——每個人都有一種音樂類型可以連結。」

以此出發,哈林首先找來馮勃棣加入團隊、著手編撰劇本,「一開始在想,要做《西遊記》,是要從頭演到尾呢?還是找中間的一個段落來寫?後來就決定取材這些人物角色,把故事設定在取完經書的幾百年後,著重在這些人的『心理變化』,讓他們(這些神和那些魔)可以人性化、趣味化、音樂化,用音樂來把這個故事呈現出來。」待劇本完成,哈林也繼續和音樂創作團隊開始思考歌曲的出現位置、不同段落的風格屬性,以及該由誰來認養和負責,旺福小民和馬念先是當時與哈林共同製作專輯的夥伴,此次他們也將親身上陣,分別演出「豬八戒」和「唐三藏」兩位要角。同時,由「達康.come」擔任編導的全新音樂劇版本,將呈現有如演唱會般的演出概念,而上述那些角色人物的種種特質,也會融入表演詮釋和樂曲風格中。

哈林再次強調,這個演出作品的獨特之處,在於「音樂」的重要性,可以說是個「戲劇為輔、歌唱為主」的音樂劇。他笑說,這個本來是音樂人們一同玩耍創作的遊戲,到了現在變成還要親身上陣、現場演出的舞台作品,那種「刺激感」確實是難以言喻的,哈林說,他好像很久沒有因為要上台演出而感到如此「緊張」了,這次倒有了這樣的感覺:「當初本來只是想寫一些歌、做一個與眾不同的、帶點搖滾的、有點有趣的,甚至是能讓人腎上腺素飆升的音樂劇。」現在想想,「之前做唱片也好、做演唱會也罷,大概都已經是『老生常談』了,不會有太多的興奮感或是刺激感,既然如此,不如做一個會讓我自己興奮的東西!」

他是翻玩音樂的一代巨星、搖滾叛逆的石中之猴,也是純情遲鈍的齊天大聖、天堂歌廳的連年榜首;他跨上戲劇院的椅子,對觀眾宣告:「音樂頑童來了!」

欲瀏覽更多內容,請購買《PAR表演藝術》 第318期 / 2019年06月號 ,洽詢專線 02-3393-9874。

《PAR表演藝術》雜誌 ▪ 318期 / 2019年06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