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編輯的話 Editorial

北投的變與不變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北投,一個台北市最北、面積的二大行政區,從它名字的起源與巫有關,似乎就註定讓這塊雲霧裊繞的神秘之地,抹上一絲神秘與狡黠,引發前來探訪的人無數的聯想。從一八九六年開始,大阪人平田源吾在此首先開設的天狗庵,到松濤園、甚至直至二○一四年才歇業的吟松閣,初以溫泉為號召的各式旅館在此林立,它們除了提供溫泉、美食之外,漸漸也提供其它「相關的」一些服務……濃濃的和風與粉味相信是老一輩抿嘴而笑、不可言明的記憶。但是,在那朦朧舞影、暗香浮動的歌聲下,笑微微的朱唇後,在布滿石階的溫泉路上,卻也踏滿了心酸的腳步。

一九六七年十二月,因為美國《時代》Time雜誌刊出了美軍與兩位台灣女性一起泡溫泉的照片,引發當年政壇高層的震怒,致使一九七九年北投特種行業的營業許可終被撤銷,也自此改變了北投的命運,讓它從杯觥交錯的風月所在,逐漸轉變成現今文青流連的小確幸風情。而當年被壓在石階下的溫柔鄉故事,也慢慢浮現世人眼前,如同未曾離開的木屐踢踏的聲響,隨著那卡西的悠揚,為人傳唱:

春夜的雨水滴落來,

冷霜霜,滴在這條無情的無尾巷。

春夜的北投,是酒意,是回憶,

是一朵花淪落的風塵,是三分酒意中的溫柔。

來來來,牽阮的手,

勸你一杯最後的紹興酒,

阮沒醉,

阮只是用阮一生的幸福鋪著你的溫泉路,

鋪著這條破碎的黃昏路……

阮沒醉 阮只是有一個姐妹伴

今晚要離開溫泉路

離開這條破碎的黃昏路

祝伊幸福

不用又躺在這塊冷霜霜的榻榻米

祝她幸福

春夜介雨水滴落來

冷霜霜 滴佇職條無情介無尾巷

春夜介北投 是酒意 是回憶

是一蕊花淪落介風塵

是三分酒意中介溫柔……

如今,這首原本就充滿敘事性,由人稱「台灣民謠大師」、「浪子詩人」的陳明章所寫的〈再會吧北投〉,不再只是你我耳中縈繞的歌聲,也將在七月份由台灣最會說故事的歐吉桑吳念真編導成音樂劇,登上國家戲劇院舞台。

在本期訪問中我們可以讀到,無論是吳Sir或是陳明章,對北投他們都有自己獨特的情感,有些是年少的回憶與憧憬,當然也不乏曾經酒酣耳熱後的趣味場景,但談到了戲、講到北投、或甚至是關於這塊土地,他們也都不約而同的提到了「改變」。如同陳明章說的:「那卡西的時代雖然過去了,現在又是一個新的世代,新的轉型要怎麼去做?」吳Sir也說:「《再會吧北投》就是向一個舊的東西說再會,讓新的事情發生!」

也許,日後溫泉路上的石階依舊絆腳,迷濛氤氳的霧氣依舊,但是透過這齣台灣原創的那卡西音樂劇,相信北投又將在時代的巨輪與創意的激盪下,在變與不變之間,綻放不同的面貌,迎向眾人的懷抱。

欲瀏覽更多內容,請購買《PAR表演藝術》 第307期 / 2018年07月號 ,洽詢專線 02-3393-9874。

《PAR表演藝術》雜誌 ▪ 307期 / 2018年07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