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光燈下 In the Spotlight

北管引導,從土地長出自己的身體 訪《吃土》林宜瑾

林宜瑾 (林科呈 攝 國家兩廳院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散到甲土,才知土好食。」

從小生長於西螺福興宮一帶,編舞家林宜瑾從個人的文化經驗出發,延續多年來透過田調尋找身體的探索路徑,回歸土地的溫度跟氣味,在深耕「『ㄢˋ』身體」的路上,開啟與北管樂飛天鑽地的碰撞和對話。

循著北管南北喧嘩,《吃土》將敲響通達天地的意識和能量,喚醒你我身體的根,吃土的人生。

林宜瑾《吃土》

本節目獲108年度臺北市政府文化局-表演藝術專案補助-臺北表演藝術中心創意節目前期展演計畫補助

Q:這次想要在作品中實驗什麼?

A:身體。我這五年發展一個叫「『ㄢˋ』身體」的身體計劃,就是為了想要找到跟自己文化相關的身體是什麼,怎麼樣在這個文化的推進底下跳舞。

這個實驗跟研究是一直在進行的,而這次的作品最重要的就是跟北管的合作吧!北管其實在臺灣已經兩百多年了,一直在廟會中出現,即使北管音樂沒有放在正規教育裡頭,但卻一直在民間底層不斷的活絡。我想實驗與這個音樂碰撞時,能不能去創造一個身體是可以跟這個音樂對話的?我希望當觀眾來劇場看這個作品時,可以重新的理解北管,或重新去定義北管在這個時代的位置。

林宜瑾 (林科呈 攝 國家兩廳院 提供)

Q:為什麼作品名稱是《吃土》?

A:這就是我們現在正在做的行為——吃下這塊土地裡頭的養分。我覺得我們在田調的過程中,一直在面對的就是自我探尋跟文化認同,究竟我的文化是什麼?臺灣這塊土地擁有的東西是什麼?

即便我是生長在西螺福興宮旁邊,熟悉廟會文化,可是總有一種異鄉人的感覺。我一直在科班學習西方芭蕾技巧、中國舞,但總覺得不知道做出來的對象是誰,要做給誰看?我相信臺灣和亞洲有自己的美學邏輯,只是我們假裝它不在,它就會開始衰老了,因為沒有人要學習了。但對我而言,這是個一輩子都要去學習的功課。

我高中時,我阿公過世了,我跟我爸回去三合院整理他的遺物,偶然間從他書桌抽屜裡翻到一本北管工尺譜。我爸說以前他們在農忙閒暇時,三五好友會聚在一起合奏,我就覺得很有意思,所以那時候是我第一次對於北管有這麼深刻的好奇。原來這在從前是那麼生活化、自然的事情。

林宜瑾 (林科呈 攝 國家兩廳院 提供)

Q:聽說這次的音樂中還有加入電子樂,它將如何與北管搭配?

A:我們這次是以北管樂為主軸,也會拆解北管的樂器的使用。電子樂的部分比較多是聲響,它的功能是在營造氛圍。因為有些時候北管可能是處在一種即興的狀態,我們得要有一個脈絡依循。所以電子聲響其實是滲透在作品裡頭,帶著觀眾一起旅行到最後的。

Q:對這次的新點子的計畫有沒有什麼期待?

這個作品算是「『ㄢˋ』身體」五年來的某種整合。我期待透過《吃土》能跟觀眾產生某種交流,從文化的斷層狀態裡頭,重新看待我們腳踏的這塊土地。

(本文轉載自《SUN MEG純誌》)

人物小檔案

藉由長期深入貼近自身的文化進行田野調查,培養自己編舞的視野。透過在地文化、語言、飲食、環境、社會歷史等背景看見身體運動的本質,而能不分科班/業餘和同一群舞者合作多年,共同思考身體身為靈魂的載具,我們要如何舞蹈,如何創造,開啟長期的研究與對話。

本篇文章開放閱覽時間為 04/24 至 07/31。
欲瀏覽更多內容,請購買《PAR表演藝術》 第328期 / 2020年04月號 ,洽詢專線 02-3393-9874。

《PAR表演藝術》雜誌 ▪ 328期 / 2020年04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