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將上場 Preview | 音樂

十年磨一劍 繼往開來的兩首交響曲 慕提與芝加哥交響樂團 詮釋布拉姆斯經典

指揮大師慕提將率領芝加哥交響樂團訪台演出兩首布拉姆斯交響曲。 (芝加哥交響樂團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歷經十四年光陰,布拉姆斯嘔心瀝血才完成、風格深沉的《c小調第一號交響曲》與其明亮歡愉、備受喜愛的《D大調第二號交響曲》,將在指揮家慕提與芝加哥交響樂團的攜手下,來台分在兩晚呈現。慕提來自陽光燦爛的拿坡里,芝加哥交響樂團則來自四季條理分明的北美,彼此會激盪出怎樣的布拉姆斯,令人期待。

指揮大師慕提與芝加哥交響樂團 

2019/1/19~20  19:30 台北 國家音樂廳

INFO  02-66369168

交響曲至貝多芬被發展到了極致,難以再超越。因此,以李斯特和華格納為首的「新德國派」(Neudeutsche Schule)主張不要再寫傳統的交響曲,並轉而創作交響詩和樂劇。他們企圖以文學入樂的方式,為大編制的管絃樂創作尋找一條新的出路。然而,「新德國派」的主張,布拉姆斯卻難以苟同,於是自一八六○年起,他便開始嘗試譜寫交響曲。經過一路的塗塗改改,卻始終不甚滿意,中間還曾數度輟筆。到了一八七○年,布拉姆斯仍戰戰兢兢地對朋友說:「我不會譜寫交響曲!在貝多芬這個巨人的影子底下,你無法想像,那需要多大的勇氣!」這番話,我們固然可理解為對貝多芬交響曲的讚美與敬畏,但換個角度,亦可看出布拉姆斯對自己的高度期許。事實也證明,《c小調第一號交響曲》是布拉姆斯一生諸多作品中最難產的一部——從起草到完筆,前前後後一共花費了十四年。

金石無畏歲月磨練

以c小調交響曲今日受歡迎的程度,我們或許很難想像,此曲在一八七六年首演之時,一度因為它過於深沉而遭致批評,被視為是一部嚴肅且難以親近的作品。這首幾可說是嘔心瀝血才完成的交響曲有幾個特色:室內樂風格的樂團編制、傳統嚴謹的作曲手法、音符背後的弦外之音、神似貝多芬交響曲的音樂風格。欣賞的人,如指揮家畢羅(Hans von Bülow)讚美它「堪稱為貝多芬的第十號交響曲」;不欣賞的人,如「新德國派」的擁戴者,則批評它了無新意,走不出貝多芬的陰影。

十年磨一劍,漫長歲月的摸索、淬煉讓布拉姆斯的音樂語法更為純熟。對於「如何繼承貝多芬的交響樂傳統,並從其中摸索出屬於自己的音樂風格」,似乎隨著c小調交響曲的問世而有了眉目。距第一號完成不到五個月,布拉姆斯又譜寫出《D大調第二號交響曲》。有別於陰鬱深沉的第一號,D大調第二號則展現出明亮歡愉的況味。克拉拉.舒曼初次聽到第二號交響曲時相當驚豔,當時她便預言此曲一定會大獲成功。第二號交響曲在一八七七年年底於維也納正式對外發表,首演所引起的空前回響,也證明了克拉拉的眼光確實精準!時至今日,第二號交響曲也被認為是布拉姆斯四首交響曲中最受觀眾喜愛的一首。

當芝加哥交響遇上慕提

近代學者及樂評家對於布拉姆斯這兩首交響曲做出了以下評論:第一號交響曲是拉丁諺語「千錘百鍊,登峰造極」(Per aspera ad astra)在音樂上的最佳寫照;第二號交響曲則不但簡潔、悅耳、清新,而且還發人深省。此曲證明了在貝多芬之後,仍有可能創作出感人肺腑的交響曲佳作。

芝加哥交響樂團此番來台,在其音樂總監慕提的率領下,將同時上演這兩首不同況味的交響曲。慕提來自陽光燦爛的拿坡里,芝加哥交響樂團則來自四季條理分明的北美,彼此會激盪出怎樣的布拉姆斯,著實令人期待。

欲瀏覽更多內容,請購買《PAR表演藝術》 第313期 / 2019年01月號 ,洽詢專線 02-3393-9874。

《PAR表演藝術》雜誌 ▪ 313期 / 2019年01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