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企畫(一) Feature | 當代藝術共享學╱案例分享

參與式策展與共創 觀眾成為藝術要角 歐陸跨國合作計畫Be SpectACTive!

Barbora Latalova的DIFFERENT(2016)。 (Be SpectACTive!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由歐盟「創意歐洲」資助的“Be SpectACTive!”計畫,聯手歐盟九個國家的多個藝術節、劇院、文化機構、大學與研究中心,以行動研究的方法為基礎,希望讓藝術家、觀眾與地方文化機構,在平等的前提下發展出新的共創模式。其特色為觀眾的參與式策展,與藝術家的駐村並與在地民眾互動共創,透過這樣的模式,以文化邀請民眾參與,期待讓公民意識更成熟。

“Be SpectACTive!”是個以當代表演藝術演製作為核心的歐陸藝術節合作計畫,由歐盟「創意歐洲」(Creative Europe)部門資助,每一屆為期四年,第一屆從二○一四年十二月到二○一八年十一月,第二屆已在二○一八年十二月展開,將於二○二二年十一月結束,參與成員包含歐陸數個藝術節(如倫敦國際劇場藝術節、羅馬尼亞錫比烏國際劇場藝術節、愛爾蘭都柏林戲劇節)、劇院、文化機構、大學與研究中心。Be SpectACTive!以行動研究的方法為基礎,希望讓藝術家、觀眾與地方文化機構,在平等的前提下發展出新的共創模式,此橫跨歐盟九個國家的大規模合作計畫,採用參與式策展的方式,讓在地觀眾主動參與跨國藝術節的節目策畫、委託創作與演出執行管理。

觀眾參與策展  幫助公民意識的成熟

Be SpectACTive!第一屆的參與式策展,主要是讓五十個由當地觀眾組成的小組,參與合作劇院與藝術節的節目篩選,例如二○一八年的捷克舞蹈平台(Czech Dance Platform),便有三組節目由捷克當地觀眾共同選出;二○一七年義大利的 Kilowatt Festival,則由卅二位觀眾選出其中九個節目;總結四年下來,共有八個觀眾小組參與Be SpectACTive!的策展過程,並總共選出一百零八個節目。這些觀眾都不是表演藝術專業工作者,但皆具有強烈的主動性與熱情,例如義大利的觀眾組織Visionari,是由超市店員、郵差、高中老師、髮型設計師、調酒師等組成,他們從每年的十一月到隔年七月,每週開會一次,一起觀看歐陸新興藝術家的創作影片並討論、從中選出Kilowatt Festival當年的節目。Visionari組成過程不會有任何審核,而是由人們彼此是否合拍、本身是否積極參與,自然地產生去留,而每年的人數大致都維持在卅位成員左右。

可以說Be SpectACTive!的概念雛形,便是由Visionari的運作方式而來Kilowatt Festival的藝術總監Luca Ricci,與獨立策展人Giuliana Ciancio在某場研討會認識後,開始討論起各自在藝術節與跨國工作的挑戰、限制,兩人很快地決定要嘗試整合彼此的方法與策略,以及共同對藝術的期待:「觀眾參與」。兩人認為,表演藝術中的觀眾參與,是讓人們可以成為主動決策者,這樣在藝術與文化上的主動參與經驗,可幫助公民意識的成熟,有助於人們日後更積極參與公共事務與文化活動。二○一二年,他們邀請了數個在歐洲活躍的合作夥伴,共同在義大利召開一個為期三天的會議,會議上除了確立以「觀眾的參與式策展」作為Be SpectACTive!的核心,與會眾人也有感於這是一個新的策展與製作模式,便邀請了西班牙巴塞隆納大學、法國蒙特里耶大學的文化政策研究中心,從旁對Be SpectACTive!的策展過程進行觀察與評估。

Gianina Carbunariu的COMMON PEOPLE(2015)。 (Be SpectACTive! 提供)

藝術家到三國駐村  民眾互動共創

除了參與式策展之外,共創駐村(或稱參與式駐村)也為Be SpectACTive!的特點之一;一般而言,駐村是讓藝術家在一段特定的時間內,到一個陌生的環境進行沉澱、研究、專心創作,藝術家通常很專注在自己的計畫上,偶爾因駐村管理單位的要求,會給予公開呈現、工作坊,或與當地藝術家與觀眾合作。Be SpectACTive!的駐村方式,則讓藝術家到三個不同國家去駐村,並要求藝術家須與每個駐村地的當地居民一起創作,方法與策略不限,如劇場遊戲、故事蒐集、身體的聆聽與移動、訪談、食物導覽等。在駐村結束時,藝術家與當地居民的團隊須公開呈現,以及觀眾對談與討論。另外,Be SpectACTive!也利用互動式網站,讓藝術家也可運用影片或互動式設計的形式,作為與當地居民共創的媒介,若駐村地空間較小、缺乏演出場地,也可運用線上作品作為公開呈現。

Be SpectACTive!的觀察研究團隊在最終的出版報告中指出,參與式駐村有其複雜的層面,需要視各地表演藝術環境、觀眾風氣與文化差異,再進行更細膩的溝通與調整,但整體而言,參與式駐村無論是對觀眾、藝術家、藝術村,都產生了相當正面的影響,尤其是藝術村與當地居民的關係,透過藝術家與居民的共創過程,都形成了更緊密、互惠的社群。此外,每個機構要做到「從下而上」的製作模式並不容易,但經過參與式策展與參與式駐村的經驗,機構內部皆已產生更民主化、水平化的結構調整。

來自法國蒙特里耶大學的觀察員Emmanuel Négrier,便如此形容Be SpectACTive!:「這個計畫並不是讓觀眾照核心團隊想要的方式參與其中,而是具有更政治性與激進的目的:用文化邀請大眾擺脫被動的態度,並進入智性的旅程。可以說,這個計畫是關於智性解放的過程。」(註)

註:Giuliana Ciancio, Luca Ricci. The long path from an idea to the real project. Be SpectACTive! Challenging Participation in Performing Arts,p.32.

空間共享心法

1. 場地端:創造連結,細緻溝通,由下而上廣納意見。

2. 創作端:開放心胸,易地而處,遇見他者反身自我。

3. 觀眾端:主動積極,有決定權,藝術參與練習民主。

DISPLACE YOURSELF的Food for thought(2017)。 (Richard Davenport 攝 Be SpectACTive! 提供)

本篇文章開放閱覽時間為 02/15 至 02/28。
欲瀏覽更多內容,請購買《PAR表演藝術》 第314期 / 2019年02月號 ,洽詢專線 02-3393-9874。

《PAR表演藝術》雜誌 ▪ 314期 / 2019年02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