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畫特輯 Special

台北演摩莎劇團攜手澳門曉角話劇研進社 《鏡花轉 Kaléidoscope》追尋島嶼記憶 堅持創作的自由與無限

《鏡花轉 Kaléidoscope》台北演出一景。 (臺北市文化局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演摩莎劇團為今年臺北市傑出演藝團隊,其自創團以來即持續辦理國際合作計畫,在今年九月推出與澳門曉角話劇社合作,由陽光劇團資深演員Shaghayegh Beheshti執導的《鏡花轉 Kaléidoscope》。此劇工作期長達三年,使用陽光劇團工作方法進行即興創作,讓團長洪珮菁深刻感受到創作自由與堅持的意義,這段回首艱難、從早到晚毫不停歇、共同生活創作、手工勞動的經驗,便是此國際合作可貴之處。

國際合作經驗,對於今年入選臺北市傑出演藝團隊的演摩莎劇團及團長洪珮菁來說,其實並不陌生——劇團的發展目標本就訂立為「在地生根、國際接軌」——而畢業於新加坡表演藝術學院的洪珮菁,多年來持續與包括香港、澳門、日本、新加坡、印度、馬來西亞等各國創作者共事,一同策展、編導作品、擔任演員或巡迴演出,但今年,與澳門曉角話劇社攜手策劃、延請陽光劇團演員Shaghayegh Beheshti(Shasha)擔任導演的作品《鏡花轉 Kaléidoscope》,卻是首次如此長時且跨國的共製計畫。

二○一五年 Shasha 受演摩莎劇團的邀請,於台灣舉辦了「追尋當下的藝術」工作坊,也正以此為契機,Shasha 與洪珮菁兩位以戲相知的朋友,開始了關於製作演出的討論,獲得國藝會國際發展專案支持,並串連成立已超過四十多年的澳門曉角劇社,企圖以一種演出方式,匯聚 Shasha 那年在台灣、澳門及此前於香港、馬來西亞等地的工作坊成員,建構以表演者為本體,有關個人記憶、土地歷史和身分認同,並使用陽光劇團工作方法,進行即興創作的劇場作品。

在流轉的時間裡  看見島嶼生命

自二○一六年開始亞洲演員徵選、舉行田野調查工作坊,經過一七、一八年的各階段排練,今年八月與九月,追尋島嶼的記憶首部曲《鏡花轉 Kaléidoscope》終在台灣的國家戲劇院實驗劇場、澳門文化中心小劇場上演,三年很長、卻也很短,故事很多,經過一再的排練與編修,捨棄的片段也著實不少。在 Shasha 最初的創作引言裡她便提到,這裡所謂的「島嶼」,並非是指如台灣、澳門、香港等地理或歷史環境,而是一種起於「認同」——管是性別、身分或記憶——的歸屬感。演出以廿多個不同場景與角色組成,大多數並未指稱明確的時間和地點,演員且擔負「造夢人」的身分,不僅演繹角色,也隨著時間推移、景物變化和音樂流動一同更換場上道具,讓畫面如記憶般流轉,亦如萬花筒般不停滾動、變化、重組或再現,並搭配伊朗詩文、普魯斯特《追憶逝水年華》中的文字與各國歌曲,串接那些島嶼中的人物故事。故事裡有離家追尋劇場的男孩和女孩,有在電影中探究真實的導演、有女演員的苦痛和傷痕,有在毒癮中載浮載沉的青年、有喪失遠方親人的苦痛,有終結連理的愛戀、有家鄉祖母的碎嘴,有不被認同的夢想、有生、有死,有離、有別。

洪珮菁說,陽光劇團訪台的作品《浮生若夢》與《未竟之業》在她及許多劇場工作者心中留下深刻印象,後來臺灣電影文化協會於光點台北舉辦的「莫努虛金與陽光劇團影展」,更讓她對於其精神有理想上的嚮往;看著陽光劇團演出的同時,她也很好奇,這種集體又即興的創作模式,實際上該如何運行?而劇團長年以作品關注、探討不同議題,若以亞洲作為根基,又可以如何實踐?於是,在舉辦以教學指導為主、無演出發表壓力的工作坊後,便希望能有機會實現這樣的想望,透過製作,一探陽光劇團的“vision”之奧祕。所謂 vision 是陽光劇團成員的一種工作方式,意即在沒有事先規劃故事內容、沒有文字劇本和先行排練的狀態下,演員在舞台上即興演出片段,並視其真實性、發展性,或具價值的一瞬、一刻為基礎,提供可再接續、延展下一個 vision 的素材;其後便將這許多 vision 結合、編排、剪接,成為一個完整的作品。

《鏡花轉 Kaléidoscope》劇組在玉成戲院的排練現場。 (臺北市文化局 提供)

夢想與實踐的距離  反思不妥協的堅持

然而,若要以此方法進行創作,須在 Shasha 所建立的工作準則裡執行,以承襲陽光劇團的排練要求:首先,排練場與演出場地最好能夠相同,不只大小要均等,就連所使用的布幕材質、顏色,或黑膠地板的厚度都得一樣。於是,燈光、音響、影像、舞台等各種視聽元素,當然也是要與實際演出時相近的標準呈現。再者,演員在建構不同 vision 時或在排練裡,場景中的大小道具需要盡可能「擬真」——所謂擬真,並非真實——例如,與其真的放一台腳踏車或一個冰箱在場上,以不同材料手工組合而成的腳踏車,或由紙箱堆疊而出、有人在後方抽菸以製造煙霧效果的冰箱,反而更能達成劇場中的真實感。

團隊因此租下南港玉成戲院裡的 4am Station,打造成與實驗劇場近似的表演場地,並另找附近空間作為木工場,作為製作大小道具的基地,以便隨時因應場內需求、量身訂做。洪珮菁直言,這一切當然非常不容易,尤其在台灣,當我們早已習慣了空間就是得與他人分享,舞台要進劇場才能親身領會,大大小小的替代道具、排練場現有的一般照明、設計還沒完成的空白音效,無法一次到位的製作環境,與可能性妥協、與現況妥協,雖然有一桌二椅也能替代全世界的豐富想像,對比莫虛金所言之「當下」,對於出身陽光劇團的 Shasha 而言,便與她過往的工作狀態相去甚遠。這才發現,相較於創立已屆半世紀的陽光劇團,一、兩年的準備和彼此磨合,資源的統整與積累,相距仍遠。

不過,這段回首艱難、四處尋覓台上素材、散盡製作經費、從早到晚毫不停歇、共同生活創作、手工勞動的經驗,便是此國際合作可貴之處。洪珮菁也強調,Shasha 的「堅持」時常讓她反思,在不僅是台灣,更包括香港、澳門的劇場製作裡,因為補助申請、商業考量、整體環境等因素,「演出」一直都是創作的最終目標,卻往往使人在過程中,受制於此目標而無法自由創作、無法堅守自己對於作品走向或品質的要求。正如《鏡花轉 Kaléidoscope》在澳門演出前,Shasha 對團隊的提案:她希望能再次剪輯改版、重整台北演出的片段,排出一個較接近她現階段所思的作品;而全體演員與工作人員,在聽過她的詳盡理由與說明後,也都同意利用短短不到一週的時間,重新來過。Shasha 更在接受《澳門日報》的訪問時明白說出:「我知道,很多時候我們會受到大環境的影響。但不要妥協,不要讓大環境迫使你去做一些事情。」所以,當問及「追尋島嶼的記憶」將有二部曲嗎?其實便如洪珮菁的回答那樣,當然希望這些積聚的能量與經驗,得以延續下去;即使現況便是如此,但若因此畫下句點、從此斷線,實在可惜。

臺北市傑出演藝團隊十二月底展開徵件

臺北市傑出演藝團隊(以下稱臺北市傑團)係配合文化部的演藝團體徵選計畫,每年最多徵選四團,分為音樂、舞蹈、傳統戲曲與現代戲劇四大類型。自二○○九年計畫實施以來,共選出卅三個臺北市傑團。近幾年來,臺北市傑團徵選重點為製作(包括新製作與舊作重製)與國際交流演出,期推廣台北市多元與深厚的文化,提升傑團國際能見度,並形塑台北市國際文化藝術城市形象。二○一八年臺北市傑團為C MUSICAL製作及演摩莎劇團(現代戲劇類)、肢體音符舞團(舞蹈類)與凱樂思藝術(音樂類)。2019年臺北市傑團徵選受理期限自二○一八年十二月廿一日(五)至二○一九年二月十五日(五),補助總金額為三百萬至三百六十萬(額度以文化部核定金額為準),意者請洽臺北市文化局網站(www.culture.gov.taipei/)查詢。

欲瀏覽更多內容,請購買《PAR表演藝術》 第312期 / 2018年12月號 ,洽詢專線 02-3393-9874。

《PAR表演藝術》雜誌 ▪ 312期 / 2018年12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