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精選 PAR Choice | 戲劇

嚐百草猛嗑藥 迷幻背後的生命「平衡」 馮勃棣與Baboo的《神農氏》

《神農氏》假想神農這位以吃藥為己任的、因嗑藥而身亡的人物,將他置放於現世時空,一窺其眼中、腦中的精神世界。 (陳藝堂 攝 國家兩廳院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編劇馮勃棣與導演Baboo的新作《神農氏》,看似大書「藥物」與「成癮」,內裡其實在探究人因無力改變外在、只好藉由藥物尋求內在平衡的狀態與依存關係,甚至也包含了對於信仰的詰問。劇本借用「神農嚐百草」的上古傳說,假想這個以吃藥為己任的、因嗑藥而身亡的人物,並將他置放於現世時空,一窺他眼中、腦中的精神世界。

2018國際劇場藝術節

馮勃棣X Baboo《神農氏》
10/12
~13  19:30

10/14  14:30

台北 國家戲劇院

INFO  02-33939888

我的瓶子,是你,我永遠需要!

我的瓶子,為什麼我將你傾倒?

你裡面的天空湛藍、氣候宜人;

因為

全世界沒有一個瓶子,

如我親愛的小瓶子那樣好。

赫胥黎在《美麗新世界》中寫下了這首人們歌頌致幻劑「索麻」(soma)的「老流行歌曲」〈全世界沒有一個瓶子如我親愛的小瓶子那樣好〉,歌詞中所呈現的並非只是對於藥物的狂熱,更指向了他於全書所建構的社會結構中悲慘的真相——人們因致幻劑而感覺喜樂的同時,正映照著他們的困境;句中描繪的「瓶中世界」也諷刺著那個遭受強力控制、追求一體性且自以為安定的文明社會。於是,索麻成為了一種宣洩的工具,在人們無法尋求外在救贖的狀態時,尚能祈求在內心達成某種平衡。

創作劇場中的超「ㄎㄧㄤ」文本

編劇馮勃棣與導演Baboo的新作《神農氏》,即使看似大書「藥物」與「成癮」,內裡其實更深入探究前述那種平衡狀態、依存關係,甚至,也包含了對於信仰的詰問。劇本延伸前作《Dear God》的主題、亦從自身體會出發,馮勃棣說,他在接受疾病治療期間,終於第一次感覺讀懂了莎拉.肯恩的遺作《4.48精神崩潰》4.48 Psychosis,便在稍加康復後著手《神農氏》的撰寫計畫,借用「神農嚐百草」的上古傳說,假想這個以吃藥為己任的、因嗑藥而身亡的人物,並將他置放於現世時空,一窺他眼中、腦中的精神世界。

「我想寫一個很『ㄎㄧㄤ』的劇本,」馮勃棣劈頭就說,也默默分析了他所接觸的劇場作品,要嘛是過於平舖直敘地坦言苦痛和瘋病,卻有種不知所以然的無病呻吟;抑或是帶有強烈自我控制、理性地呈現一種狀態,卻難以接近囈語的不清醒。「正在ㄎㄧㄤ的人,或處於精神崩潰、發瘋的人,是不會感覺也不會表明自己很ㄎㄧㄤ的。」馮勃棣觀察,「他們是很認真地『活在當下』,很認真地講述他想表達的事情,這是我發現的一個狀態:他們有邏輯。」只不過,這一層邏輯,卻不足為外人所知悉或理解,此為其一。

其二是他將使用藥物的需求,整理成一種尋求平衡的快速捷徑,馮勃棣說,那是在「用最快的方式找答案或維持穩定」,他也以自殘行為為例,說明大多數人吃藥其實並非為求強烈的藥效衝擊,一如自殘實未將自殺視為目的,而是透過這樣的行動手段,達成某種內心平靜。然而,「當那種穩定超過一個地方之後,就會變得很危險。我寫的,就是在爆炸之前的那個狀態。」

《神農氏》的文本,以兩個男人於治療中的對話開始:一人說著他如何嘗試擺脫安眠藥史蒂諾斯的控制、另一人則以事不關己的態度,給予鼓勵及諷刺,接下來的段落則帶出後者與其妻的家庭生活、相處方式,也穿插著兩個男人的治療對話,並逐漸進入愈形混亂的末世(又或是啟示)場景。除了上述「維持在ㄎㄧㄤ中的邏輯」及「超出穩定的危險態勢」外,情節的「超展開」也是編劇給自己的挑戰,而如何在舞台上呈現這種不知何者是虛、哪邊是實,既迷幻又引人的視聽效果,則是導演的一大課題。

視聽齊發,體驗藥物渲染的官能世界

甫受ACC亞洲文化協會獎助、自紐約駐村返國的導演Baboo,計畫在舞台上設置一個DJ台,利用重拍節奏的渲染力,藉由音聲在場域中的激盪碰撞,具現藥物對身體造成的作用、重現嗑藥者的腦內音場;同時,藉由麥克風收音、現場混音的技術,即時處理舞台上發生的各種聲響大小與質地,將人們習以為常的日常聲音如馬桶沖水聲、皮鞋行走聲、物件掉落聲,調製成另一種介乎虛實的樣貌。

搭配DJ玩轉黑膠唱片的手法,演員的表演也將受其影響,出現有如樂曲倒帶、快轉、慢速播放,或甚至跳針、不受控制的狀態,以期「在寫實的基調裡,置入非寫實的變奏和重組。」演員、音效也將與影像裡各種跳躍的線條、斑斕的色彩、萬花筒般的圖騰相結合,營造出Baboo所謂「迷離的幻視感」。

將於十月登上國家劇院的《神農氏》是二○一八國際劇場藝術節之一,製作邀請莫子儀與黃健瑋兩位出身劇場、揚名影視的實力派演員,分別飾演神農及另一名男子,搭配首次參演劇場、曾入圍金鐘獎最佳女主角的林辰唏,演出神農之妻。另外,去年也曾參與Baboo作品《重考時光》的蕭東意,及洪唯堯也將擔任類似吟遊詩人的角色,變裝穿梭於三人之間。

「ㄎㄧㄤ」掉了?

探索頻道(Discovery)近期有檔節目名叫「超Kiang科學」(SciJinks),結合科學實驗與隱藏式攝影機的整人橋段,並邀請「生活大爆炸」(Big Bang Theory)男星葛萊奇(Johnny Galecki)擔任主持人。題目中的“Kiang”字,其實就是「ㄎㄧㄤ」,它是近兩年相當常見的形容詞彙,然而正如它的書寫方式多有不同(除了拼音、注音外,也有直接以「鏘」字表示),由來及用法也有各種可能,目前對於這個字普遍的理解是:原為形容嗑藥或醉酒後恍惚及神遊太虛的遲緩狀態,現在則有呆傻、搞不清楚狀況,甚至是行為破天荒、讓人難明究裡的意思。

另外,ㄎㄧㄤ字無論是用作上述哪一種意義,其實都與閩南語中的「ㄎㄧㄤ」不同。閩南語的「ㄎㄧㄤ」字寫為「勍」,有偷取、強奪之意,是為動詞。而ㄎㄧㄤ其實比較接近國語字典中唸作「ㄑㄧㄤ」的「鏘」字,本就是狀聲詞的鏘,是用以表現金石撞擊的聲音。如演藝人「孔鏘」之名,唸起來是孔「ㄎㄧㄤ」,因其選用「鏘」字來表達聲音效果,呼應他作為電子琴師的工作,而非關此字正確的讀音。(陳茂康)

欲瀏覽更多內容,請購買《PAR表演藝術》 第309期 / 2018年09月號 ,洽詢專線 02-3393-9874。

《PAR表演藝術》雜誌 ▪ 309期 / 2018年09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