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追蹤 Follow-ups

回應當代社會 展現世代新態度 第十八屆台新藝術獎與得獎作品

三大獎項得主合影,(左起)陳以軒、曾彥寧、黃思農、林欣怡、田孝慈、Helmi Fita、王序平、李慈湄。 (林鑠齊 攝)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第十八屆「台新藝術獎」於六月六日公布得獎名單,從十七組入圍作品中選出並頒發三項大獎:視覺藝術獎由陳以軒個展《委託製作》拿下,表演藝術獎頒給王世偉主創的《群眾》,年度大獎則由再拒劇團《明白歌|走唱白色記憶:未竟的故人事與未來歌》奪得。本屆的創作作品彰顯了一種「世代的新態度」,展現出當今創作者「面對嚴肅議題,以直面真實的手法,帶給觀眾巨大的想像和開放的解釋空間」。

「台新藝術獎」今年邁向第十八屆,提名觀察人從九十四件作品中複選十七件作品(六組視覺藝術及十一組表演藝術作品)進入最終決選,並於六月六日頒獎現場揭曉視覺藝術獎、表演藝術獎及年度大獎三大獎項,分別由陳以軒《委託製作》、王世偉《群眾》、再拒劇團《明白歌|走唱白色記憶:未竟的故人事與未來歌》奪得。

值得注意的是,受全球性疫情影響,今年決選團首度全數由國內人士組成,由紀錄片導演、也是首屆台新藝術獎得主黃明川領軍徐文瑞、陳雅萍、陳正熙、王佩瑤、吳介祥和白斐嵐擔綱決選委員。黃明川說:「大家都來自相同文化圈,在意見和論點表達上有更直接的對話。」陳正熙補充:「國際評審傾向從藝術性表現或成品概念去思考,對於本地脈絡會有些隔閡。從另一角度看,這回獎項的選擇更能透露欲傳達的訊息,更能看出藝術作品和社會之間的關係。」

入圍作品中,今年的視覺藝術纇均由個展藝術家入圍,展現個人靈魂的主觀性對世界客觀性的凝視與對話;表演藝術方面,則更見跳脫傳統形式語彙,呈現個體生命面對親族、家國、社會,甚或藝術純粹性的深沉探索與反思。黃明川表示:「從昨天到也許七十年前,這種從人跟人、家族、社群還有社會,甚至是久遠的大歷史,包含了過去到現在,具有議題的研發,還有藝術創作的巨大能量。」上述狀態呈現了一種「世代的新態度」,他認為該態度展現了「不再以嚴肅態度回應議題,沒有標明絕對的立場,而是勇敢面對當前與過去,願意把定論留給觀眾」。

年度大獎

再拒劇團《明白歌|走唱白色記憶:未竟的故人事與未來歌》

《明白歌》是由再拒劇團與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合作的巡演計畫,透過說書、唸歌、藍調等民間說唱藝術,回溯白色恐怖時期未能被言說傳唱的創傷記憶。「劇場是關於當下的藝術,而如果你說,劇場從過去至今,作為一個儀式,本來就是連結生者與死者,連結過去事與未來事。那麼今天我們歌唱表演的整個目的,其實也就是回到這個劇場最原始的本質。」關於白色恐怖,多數人只知道官方的二二八紀念日,對身兼導演及編劇的黃思農來說,轉型正義的未竟之業應聚焦於——將塵封已久的歷史檔案還原成一個真實的「人」。

《明白歌》走訪全台七個白色恐怖的事發鄉鎮,演出之外也策劃親子工作坊與演後分享,邀請當地講者與受難者家屬分享白色恐怖的故事與情感記憶。「疫情蔓延之際,大家開始談論5G直播等網路媒介結合劇場的可能。但表演藝術於我們而言,最重要的還是它『聚眾』的力量,人們必須去到一個地方與他人相遇。」黃思農在頒獎時致詞提到。《明白歌》初衷是將轉譯的創傷記憶,帶回故事的發生現場。

《明白歌》是再拒劇團自二○一四年《諸神黃昏》以來一直在做的聲音劇場實踐,結合同樣以聽覺為表演核心的民間說唱藝術,將沒有聲音的歷史記憶,透過多重角色聲音帶至演出當下,成為觀眾最真實的感知經驗。「歌唱、言說等『以聲述史』的口語文化,在流浪與移動中,把『他方』經驗帶到『此地』,是最古老的民間表演藝術表現,我們想將此次得獎經驗,視為是對這個古老技藝的肯認。」

評審團一致認可:「將沉重的白色恐怖文獻,轉化為流暢深刻、節奏明晰的聲音劇場。四位表演者的演出調度靈活,藉由說演與吟唱再述無數受難者檔案,素樸地還原文獻的原始視角,傳遞了糾纏複雜的時空因素和政治環境。」吳介祥說:「歌詞歌曲和演唱部分貫穿口述文獻的基底,唱與演的穿插適時帶動情緒和議題的感性層次,敘事方式的整體設計表現絕佳的原創性。」

第18屆台新藝術獎頒獎典禮現場。 (台新銀行文化藝術基金會 提供)

視覺藝術獎

陳以軒《委託製作》

藝文產業中,身兼多職的非典型勞動生態早已行之有年。接案工作是支持許多藝術家創作的經濟來源,卻也時常耗損著創作能量。身為當代與視覺藝術場域的創作者,同時也是表演藝術領域的接案攝影,斜槓身分使得陳以軒在創作/接案時,常常遇到須換位思考的矛盾,於是他將這過程中所產生的自我詰問,轉化成新作個展《委託製作》,回應自身的創作脈絡及接案處境。

在這個半自傳性的作品中,陳以軒將自我身分轉換為委託方(甲方),以甲方身分勾勒出乙方故事,他「聘僱」廿幾名同樣也是斜槓身分的影像創作者一同參與,乙方在各種「委託」的指令下,走位、互動演出一場場即興的室內群舞,隱約辯證甲方和乙方、創作與接案之間的關係。由於工作時常要手持攝影機追逐舞者動態,陳以軒從這些拍攝經驗獲得靈感,設計出十多種走位與動作,安排演員探索並展演「拿著攝影機的身體」。作品還包含參與者的訪談自我揭露,以八頻道錄像同步呈現,在鳳甲美術館空間中圍成橢圓形的環狀投影,探討當代的藝術家,如何在求全生存和創作自由之間權衡前進。「感謝這份際遇,讓接案從創作的敵人變成戰友。」陳以軒在得獎時感性表示。

黃明川說:「感動於作品本身的原創性,這個命題相對沒那麼嚴肅,不過也是世代的重要議題,這個時代的影像工作者要活下去本來就不太容易。」評審團一致肯定:「《委託製作》結合參與式的共同創作、誇張的表演,以及對『專業格式』的反諷,用流動的鏡頭細膩搭配音樂與動作影像,讓錄像裝置空間變成電影畫面般的生動場景,把現實世界帶入美術館,也使藝術空間交纏在影像社會的網絡中。」

《明白歌|走唱白色記憶:未竟的故人事與未來歌》 (張景泓 攝 台新銀行文化藝術基金會 提供)

表演藝術獎

王世偉《群眾》2019 松菸Lab新主義

《群眾》由王世偉主創發起,田孝慈編舞演出,加上Helmi Fita的煙霧燈光設計,及李慈湄的音效聲場集體創作。「革命」一直是王世偉探索的主題。二○一四年三一八學運爆發,人在法國的王世偉參與響應,他同時思索,個人意識的覺醒,和群體如何開創集體命運,其目標未必等同。「研究六八運動後發現,很多法國人在運動後選擇自殺。」創作概念隱約成形,和田孝慈合作的初版本表現語言與身體間的牽制。後來更貼近自身思考,如果社會運動訴諸的是群體的力量,那麼「以充滿抗爭現場語彙的獨舞,表達個人在群體中的矛盾與孤寂」便是如今作品的核心。

相較只聚焦特定一個抗爭運動,《群眾》希望多方切入思考抗爭活動的象徵。田孝慈從畫家哥雅的版畫出發,模擬抗爭與非抗爭的力量,同時也帶進被觀看的姿態及能量,將觀者投射的回應加入建構作品整體。李慈湄首度嘗試把語言訊息當作音樂處理,打破聲音的直接聯想,轉換抗爭現場中的聲音。Helmi Fita透過空間各方的燈光煙霧,將觀眾納進作品之中。製作人王序平表示:「團隊全是獨立工作者,大家的經歷很類似,能互相支持,在美學上的追求也相近。」她代表遠在巴黎不克前來的王世偉致謝詞:「沒有你們,我們只能在藝術創作的路上孤軍奮戰,在這個價值混淆的年代,創作像是一個深呼吸,讓我們停下來,好好思索現實狀態。」

《群眾》對應著當下的時局變化,發展過程正是香港反送中運動最緊張的時刻。王世偉怎麼看待自己與群眾運動之間的距離?「我不是抗爭者本身,但看到這些新聞,我被觸動充滿情緒,這回應到我在劇場中身為觀眾的位置,這種距離感一直在創作初期陪伴著我,也影響了演出一開始設定的觀看距離,及作品上的美學距離:雖無法參與,但身在其中。」

「精采實踐集體創作,充分運用空間潛能,由遠觀欣賞到近身相伴,邀請觀眾鼓起勇氣面對社會運動中,幽微的個人生命情境,在激昂對抗與孤獨壓抑之間,召喚繼續堅持的希望。」不落入政治表態窠臼,回應騷動的全球局勢,體驗並省思抗爭之於個人與社會的意義。是《群眾》的摘獎理由。白斐嵐評述:「深刻呈現街頭運動中關於自我與群眾的種種辯證關係,是政治而非訴求,冷靜而非冷漠,行動而不激動,讓我們切身感受著那些在群情激憤間往往被忽略的,細微卻真實存在的複雜感受。」

《委託製作—陳以軒個展》 (台新銀行文化藝術基金會 提供)
王世偉《群眾》2019 松菸Lab新主義 (王弼正 攝 台新銀行文化藝術基金會 提供)

欲瀏覽更多內容,請購買《PAR表演藝術》 第331期 / 2020年07月號 ,洽詢專線 02-3393-9874。

《PAR表演藝術》雜誌 ▪ 331期 / 2020年07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