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畫特輯 Special

國藝會「表演藝術國際發展專案」系列報導之二 台荷交流的即興樂音 日台劇場的電影變奏

第二屆台灣國際即興音樂節【眾神的狂歡】音樂家們與尼可樂表演藝術總監於光復廳合影。 (陳藝堂 攝 尼可樂表演藝術有限公司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獲國藝會「表演藝術國際發展專案」補助的兩個計畫:「尼可樂表演藝術-台灣國際即興音樂節及國際連結平台計畫」與「莎妹劇團x第七劇場—交換手札,杜斯妥也夫斯基計畫」,分別在十一、十二月演出。前者以「台灣國際即興音樂節」推出「聚焦荷蘭」的主題展演,後者則是接續前兩年的合作,推出以侯孝賢二○○三年為紀念小津安二郎導演而拍攝的日語電影《珈琲時光》為本的同名劇場作品。

台灣國際即興音樂節—聚焦荷蘭

11/21  19:30 台北 國家演奏廳

INFO  02-27491506

莎妹劇團×第七劇場《珈琲時光》

12/1~2  15:00   12/1  20:00

12/6~8  20:00   12/8  15:00

淡水雲門劇場

INFO  https://www.facebook.com/swsg95

演奏的瞬間  即是永遠

台灣國際即興音樂節—聚焦荷蘭

「即興音樂」一詞,對於許多音樂愛好者而言,是較其他樂種陌生,更不容易被聽見的類型音樂。它的特殊性,可以用第一位專書討論音樂即興的學者費蘭德(Ernst T. Ferand)為其下的定義來理解:「在無直接而明確的準備下,同時進行音樂創作與演出。」延伸所述,也就是在沒有作曲的介入下,音樂家可透過樂器、人聲甚至一切可能的發聲工具,自由發揮當下的感受與想法,演出的當下即是創作。但「即興」絕非恣意妄為,實際上更需要音樂家的想像力與創造力,以及嚴謹的樂理知識和應用訓練;另方面,「即興」更常見於古典、爵士、藍調與搖滾等等音樂類型中,差別只在於其運用程度的多寡,因此即興音樂創作一直是國外音樂教育重要的訓練和發展重點。

台荷音樂人即興激盪

今年十一月尼可樂將舉辦「《聚焦荷蘭》-2018台灣國際即興音樂平台國際共製音樂會」,可視為為期三年的「尼可樂表演藝術-台灣國際即興音樂節及國際連結平台計畫」的最終成果展示,此計畫旨在促進台荷雙方在即興音樂上交流學習,透過各國音樂大師與台灣在地藝術家共演,提升彼此音樂視野,也在台灣共同推廣較不受重視的即興音樂。

尼可樂此計畫邀請到荷蘭爵士樂壇巨擘,同時也在荷蘭Utrecht Conservatory任教的馬克.阿班.若茲(Mark Alban Lotz)共同策劃並演出,透過馬克.阿班,更邀請了荷蘭爵士樂獎“Boy Edgar”得主、享譽國際樂壇的大提琴家威爾博特.迪.佑德(Wilbert de Joode),這位長期與自由爵士大師查爾斯.蓋爾(Charles Gayle)和桑尼.莫瑞(Sunny Murray)合作的音樂家,創作能量旺盛,能自由在爵士、古典、前衛、實驗噪音等範疇發揮,偕同歐洲著名的5tet即興樂團小號家費莉絲蒂.普羅凡(Felicity Provan)與新生代樂手Onno Govaert(鼓)、羅傑.亨曼(Rogier Hornman,大提琴)等四位連袂訪台,與台灣即興鋼琴家李世揚、作曲家與古箏演奏家董昭民、前衛/聲音藝術家黃大旺、薩克斯風演奏家謝明諺、定居台灣的人聲音樂家馬克‧范‧湯可鄰(Mark van Tongeren)等人彼此激盪,較勁、聆聽後再造一連串無法複製的演出。

無法預測的驚喜

世界上一般會形容荷蘭即興是種:快速、慧詰、有趣、兼容並蓄、跨領域、常有橫跨音樂類別的演出文化、拒絕非裔美籍在爵士音樂的文化霸權、混亂無政府的傳統與音樂劇場式的製作方式等。那台灣的即興音樂,該如何形容?馬奎斯說:「世界太新,很多事物還沒有名字,必須用手指頭去指。」台灣的即興音樂,必須等著你帶著耳朵,寫入靈魂,來定義瞬間即是永遠的驚喜。

《珈琲時光》日本首演劇照 (松原豐 攝 莎士比亞的妹妹們的劇團 提供)

不同時間軸上的人生  共譜一段日常片刻

莎士比亞的妹妹們的劇團 ╳ 第七劇場《珈琲時光》

莎士比亞的妹妹們的劇團與日本第七劇場的三年合作計畫,繼二○一六年交換台日演員、將《罪與罰》與《地下室手記》兩戲同台合演的《交換手札.杜斯妥也夫斯基計畫》、去年揉合契訶夫和歐威爾的《1984,三姊妹一家子的日子》。今年,王嘉明和鳴海康平將一同在台、日多地的舞台上,完成他們的第三部合作作品,以侯孝賢導演在二○○三年於松竹製作的邀請下、為紀念小津安二郎導演而拍攝的日語電影《珈琲時光》為本,呈現全新的劇情結構、不同於影像敘事的劇場演出,同時講述跨越了五個時間的人物故事,在生活的各種片段裡,看見彼此的相同及相異。

來自電影的靈光  深鑿內心的海洋

十月已在東京藝術節首演、十二月將在淡水雲門劇場連演兩週的《珈琲時光》,除了與去年相同,由鳴海康平及王嘉明共同執導、台(莎妹劇團)與日(第七劇場)兩方演員同台共演,更與金澤廿一世紀美術館和SPAC靜岡縣藝術中心聯手,一方面計畫於二○一九年在此兩地進行巡迴演出,並於製作初期公開甄選金澤與靜岡的表演者,以期將這個跨國合作,帶向日本各處的藝文重鎮。

王嘉明表示,這群有著不同生活背景、來自台日各城市的演員——莎妹劇團所在台北、第七劇場的根據地三重,再加上金澤和靜岡——齊聚在名為《珈琲時光》的短短生活片刻裡、演繹這五種故事,「其實就像侯孝賢的電影,或小津安二郎的作品那般,你可以說,他的主題是跟家庭有關,但那當中,也有許多日常生活裡不見得可以輕易說出來的部分,那些糾結的、難以啟齒的、像印記一樣,去不掉的東西。」他接著說,「有時候是家庭,也可以延伸成民族和文化,當不同民族或文化的人相處時,發揮作用的往往不是那些『議題』,而可以是生活中瑣碎的、細節上的差異。」鳴海康平則引卡夫卡所言:「好書是一把冰斧,能鑿碎我們內心深處的海洋。」並將之衍生在這個劇場作品的觀演體驗,「其實不論鑿碎於否,都是相當重要的,在這樣的文化交流之中,最有趣之處便在於,我們得以去細察那些已碎及未碎的部分。」

從劇場空間著手  同一公寓中的五段故事

第三次共事,他們選擇先從劇場空間著手,在與演員工作排練和認識溝通之後發想,創造出五個身處不同時間軸、卻共享著同一空間的角色人物,有如一段段短篇小說故事:在一棟包含頂樓加蓋的五層樓公寓裡,有一九三○年代的音樂家、六○年代的創作者、八○年代的女子、廿一世紀的男子,以及那位在電影裡尚未被生下的孩子;若能有個沒有時間的人物,他將如何與他們共度過一段時光?那或如電車般縱橫交會的瞬間,或如老父靜靜啜飲啤酒的片刻,或似一通電話的前言及後語,或似過於冗長的一句早安、令人難耐的短暫沉默。在小津安二郎和侯孝賢的經典中,不只致敬,更再創屬於現今劇場的另一種日常。

欲瀏覽更多內容,請購買《PAR表演藝術》 第311期 / 2018年11月號 ,洽詢專線 02-3393-9874。

《PAR表演藝術》雜誌 ▪ 311期 / 2018年11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