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藝波 Cities & Arts | 柏林

在位僅七個月 柏林人民劇院總監在爭議中下台

僅在位七個月的總監德康。 (Dazaifu (CC BY-SA 4.0) 攝 取自Wiki common)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去年九月才風光推出接任後的首個演出,柏林人民劇院總監德康卻在爭議聲中,在今年四月主動請辭,除了其經營計畫在接任前就已經引發員工與觀眾的反對,接任後則因其策劃的節目花費高昂費用邀請各領域藝術家參與創作,但卻無法為劇院建構定目演出,導致節目品質與票房的下滑,以致財務出現危機,也導致他的下台求去。

四月的晚上,人民劇院裡正上演芭塔娜(Yael Bartana)的製作《如果女人統治世界》What if Woman Ruled the World。乏善可陳的表演結束,在掌聲此起與彼落之間,觀眾與劇院工作人員都不知道的是,總監任命的爭議又要開啟另一幕。

去年九月,長久以來的總監卡斯多夫(Frank Castorf)卸任後,人民劇院的第一檔演出,不是在觀眾熟悉的劇院主廳,而是在天普霍夫舊機場(Tempelhof)以兩百位舞者的表演為開場。這是新總監德康(Chris Dercon)的構想——一個擴張的「新」人民劇院。計畫除了將劇院空間延伸至舊機場的巨大機庫之中,還包括將原屬人民劇院的劇團,轉型成計畫平台性質的結構,並切分為三大領域——舞蹈、戲劇與電影。

接手前就被抗議  花錢太多導致無錢製作

這些規劃卻不是太受歡迎。在前任文化事務秘書倫納(Tim Renner)的強力支持下,將德康(Chris Dercon)列為總監繼任者後,自輿論至劇場內部員工,大多站在德康的對立面。二○一六年六月,遠在總監交接的一年前,人民劇院上百位職員聯名發出公開信給柏林市府各黨團及聯邦文化暨媒體國務委員格呂特斯(Monika Grütters),表達對德康的計畫與這項人事案的不認可。二○一七年九月底總監初交接之際,更有群眾集結占領劇院達一週之久,表示對新任總監與其計畫的抗議。

今年四月,德康卻突然主動請辭,主因是人民劇院搖搖欲墜的財政狀況。

三月甫接任劇院經理的多爾(Klaus Dörr)接受《南德日報》訪問時表示,當他拿到分析數字時,便發現製作和演出的費用過高。目前的財務若要維持打平,就必須將兩檔預計在劇院主廳進行的製作,推遲至二○一九年,其他的新計畫也無法再進行。人民劇院在八月將只有「舞在八月—柏林八月舞蹈節」(Tanz im August)的客座表演,並且自十月起,劇院每個月有一半的時間沒有任何節目。

然而這一切是如何造成的?

節目安排方面,德康捨棄了過去劇院的劇團自產的製作,大量邀請知名的藝術家(未必都是劇場藝術家)來到人民劇院表演。這是德康的「國際化」目標的一環。但演出及製作費的高漲,即是從此而來。客座的製作又大多無法成為定目演出,未考慮到長遠的規劃。啟用各種類型的藝術家來到劇場執行計畫,乍聽之下或許會是有趣的跨界實驗,但許多作品卻因此都顯得不深刻,或像是被放錯位子。

舉《如果女人統治世界》為例,芭塔娜擅長的是影像、視覺藝術而非劇場,這使得整場表演看下來,就好像是旁觀錄像藝術製作團隊的拍攝現場。表演過程中,演員的聲音甚至無法穩定、清晰地傳至觀眾席;舞台的設計與刻意安排的攝影師走位,則讓觀眾的視覺上充滿各種阻礙與死角。節目品質的下滑,直接反映在平均僅五成左右的上座率。主廳的八百廿四個座位,有時甚至連一半都坐不滿。

不懂劇院經營  引爆員工信心危機

德康與其左右手皮肯布魯克(Marietta Piekenbrock)或許在其他領域是老手,卻不具經營劇院的經驗。《南德日報》提到,一位劇場職員被德康詢問其職掌,該員答道:舞台技術統籌(Bühnenmeister)(註)。此時德康卻問他,那舞台技術統籌負責的是什麼工作?同時,德康的劇團轉型計畫,動搖了一個劇院最為核心的認同與工作基礎。這不僅使劇院的藝術產出無法延續,也使劇院內部瀰漫對此位新總監的不信任。過去長期在人民劇院發表作品的導演們,也都對德康敬而遠之。

追根究柢,當前一任的市府團隊進行新任總監的任命時,未經過充分的討論與諮詢,甚至可說僅是文化事務秘書倫納與時任市長兼文化局長穆勒(Michael Müller)的意志,使得這項任命案,從一開始就注定要失敗。

註:德國的舞台技術統籌主要負責舞台技術上因應各種排練與演出場合的搭建、運輸、人員安排及安全控管。

本篇文章試閱開放時間為 06/16 至 06/30。
欲瀏覽更多內容,請購買《PAR表演藝術》 第306期 / 2018年06月號 ,洽詢專線 02-3393-9874。

《PAR表演藝術》雜誌 ▪ 306期 / 2018年06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