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評論 Review | 音樂

壓軸之聲 永誌心中

指揮家瓦格 (臺北市立交響樂團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蕭斯塔可維奇在史達林時期被監視與軟禁,無法按照自由意志創作,因此在此曲中暗藏DSCH,表達自己內心世界的創作,由經歷過蘇聯時期的小提琴家娓娓道來,霎時令人陷入悲傷、苦悶的情境。這場音樂會是凡格羅夫在台演出中最精采的一次,然而一首成功的協奏曲演出,不僅要優秀的獨奏家,亦要盡全力配合的樂團,指揮也展現深厚的功力,因此這是一場可遇不可求的音樂會。

TSO「吉博.瓦格與凡格羅夫」

12/4  台北 國家音樂廳

二○一八歲末北市交現任首席指揮吉博.瓦格與新任團長何康國站在台北國家音樂廳的舞台上。按照慣例,只要是瓦格擔任指揮的音樂會,必先介紹當晚音樂會的曲目與獨奏家。然而那一天卻由團長先發聲感謝瓦格將北市交帶上國際舞台,當晚是其任內最後一場演出,現場瞬時響起一陣掌聲。

瓦格在二○一三年,北市交陷入低潮、青黃不接時,接下重擔,希望盡一己之力讓這個具有實力與潛力的台灣樂團,發揮該有的水準。六年來,在其紮實的訓練下,北市交的確脫胎換骨,恢復過去的光芒。瓦格也在台灣開創音樂會前介紹當晚演出內容的先例,風趣幽默的風格亦拉近古典音樂與民眾的距離,為北市交培養了不少新樂迷。

狂亂心境  以琴音刻進觀眾心裡

在該場音樂會的上半場,邀到天王級的小提琴家凡格羅夫(Maxim Vengerov)與北市交同台,這是在大團壓境的下半年,國內樂壇最受人期待的大事。此次是他第一次與台灣樂團合作,相信當晚在場的聽眾都感受到北市交卯足全力、全神貫注地與凡格羅夫完美的完成蕭斯塔可維奇《A小調小提琴協奏曲》。

「柴科夫斯基國際音樂比賽——小提琴組」主審凡格羅夫,能登上音樂殿堂最高處與獲得「百年難得一見的音樂天才」美名的實力,在當晚的音樂會上完全表露無遺。除演奏技巧令人瞠目結舌,將此曲四個樂章抽象的音符具象化,更令人感到不可思議。例如第二樂章詼諧曲,強烈節奏是作曲家內心澎湃、騷動的情感,作曲家將姓名縮寫為DSCH動機(D=Dmitri,Shostakovich,德文應為SCHostakovich,DSCH為德文音名D-降E-C-B)不斷地出現在這粗野、狂亂的舞蹈樂章。蕭氏曾向好友瑪莉亞.薩賓妮娜描述:「我上了論壇,高聲地讀出愚蠢的、令人羞恥的廢話。是的,我羞辱我自己,我大聲說出是我自己的意思,我像一個可鄙的不幸者、一個寄生蟲、絲弦上被剪下來的娃娃。」凡格羅夫將這種無奈、狂亂的心境,深刻地用琴音一刀刀地刻進觀眾的心裡,樂團的銅管也嘶聲力竭地奏出,聲部整齊所發揮的強大力量與音樂線條的完美接續,讓音樂波浪般地推向第一次高潮,與第三樂章黑暗、恐懼的慢板帕薩柯利亞舞曲形成強烈的對比。

小提琴家凡格羅夫 (臺北市立交響樂團 提供)

指揮展現功力  樂團回以實力

慢板樂章不停反覆出現的三個音動機,宛如半夜突如其來敲門聲的恐懼狀態,不停地響著,亦是作曲家的心跳。作曲家在史達林時期,被監視與軟禁,無法按照自由意志創作,因此在此曲中暗藏DSCH,表達自己內心世界的創作,由經歷過蘇聯時期的小提琴家娓娓道來,霎時令人陷入悲傷、苦悶的情境。這場音樂會是凡格羅夫在台演出中最精采的一次,然而一首成功的協奏曲演出,不僅要優秀的獨奏家,亦要盡全力配合的樂團,指揮也展現深厚的功力,因此這是一場可遇不可求的音樂會。以至於到下半場,在上半場耗盡全力的團員,到穆索斯基《展覽會之畫》已經無力可施,因此面對表現不佳的銅管,也只是為之一笑,只有薩克斯風深邃悠遠的音樂,令人印象深刻。

在這場音樂會的上半場,北市交展現前所未見的實力,是瓦格六年來帶給北市交的改變,是功是過,已經在這場美好的音樂會中灰飛煙滅,我們永遠只記得這一場令人難忘的精采演出。

欲瀏覽更多內容,請購買《PAR表演藝術》 第313期 / 2019年01月號 ,洽詢專線 02-3393-9874。

《PAR表演藝術》雜誌 ▪ 313期 / 2019年01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