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將上場 Preview | 舞蹈

布拉瑞揚舞團《#是否》 歡樂開唱 唱出真正的悲傷

《#是否》看似歡樂,卻在歌聲與舞蹈中訴說生命中的悲傷。 (布拉瑞揚舞團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三月桑布伊在國家戲劇院的演唱會後,布拉瑞揚舞團的舞者在一樓大廳快閃開唱,為即將演出的新作《#是否》宣傳,氛圍看似歡樂的,舞作其實述說著生活中真正的悲傷。編舞家布拉瑞揚將舞者人生中的心酸編織入舞,把那些被「愛唱歌」、「愛喝酒」的原住民標籤所扁平化的故事放在《#是否》裡,因為「原住民在呈現開心時,通常就是最悲傷的時候」。

雲門劇場—布拉瑞揚舞團《#是否》

5/24  20:00   5/25  19:30   

5/25~26  14:30 

新北 淡水雲門劇場

INFO  02-26298558

「全體集合!一二、一二,加上你的臀部!一二、一二,向後退!每當我的心裡想起你的時候,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七彩繽紛Disco球蹦蹦跳動,戴假髮的舞者手拿麥克風,像舞曲明星般架勢十足。

跟布拉瑞揚聊起這段宣傳片,他大笑:「他們超愛唱!」也是因為「想讓舞者們理所當然拿著麥克風唱歌」於是開啟了《#是否》的創作:「我自己不會唱歌,也沒有很喜歡去卡拉OK。所以我很想知道,為什麼他們那麼愛唱?是為了釋放什麼嗎?又真的有釋放嗎?」

卡拉OK背後的心酸

「本來以為會很歡樂啊,」結果開始創作後,卻挖出舞者們一連串的心酸故事:「例如有人本來唱得很開心,結果唱一唱就哭了,一問才發現他剛被爸爸揍……或排練時有人會說,老師我們可不可以不要放這段,我怕我爸媽會生氣……就是家暴、霸凌、感情問題、性別認同的掙扎,在他們的生活是很常見的。我常想,對他們來說,到底『做自己』可以到什麼程度?或許只有在唱卡拉OK時,他們才能做自己,可以吐露一點心事。」

卡拉OK讓人放鬆,卻也讓人「變醜」:「我指的是人會喝酒喝到無法控制自己,打架啦、八卦啦、三字經啦,變得很危險、很暴力。」布拉看到在那背後,藏著許多酸楚:舞者們的父母親,是原住民剛開始進入都市、大量從事藍領工作的世代,平時被歧視與壓榨的苦悶,只能藉由下班後的卡拉OK與酒精釋放,小孩則因缺乏人手照顧就一併帶去。於是舞者們從小就在劉文正、鳳飛飛的歌聲裡,看著大人的各種恩怨情仇與悲歡離合。這些被「愛唱歌」、「愛喝酒」的原住民標籤所扁平化的故事,便被布拉放在《#是否》裡,因為「原住民在呈現開心時,通常就是最悲傷的時候」。

反映我們在生活裡的看見

如此與舞者的親身經驗緊密扣連,會擔心在創作上很難拿捏嗎?「一定的!例如有一段大風吹,舞者會邊跑邊笑鬧,但他們口中喊的是,有被家暴過的人、被拿刀追殺過的人……我看到有人跑出來的時候,真的很想哭。太赤裸了……我們還有討論過,當家人坐在觀眾席時,到底要不要真的跑?還是要不要互相掩護?但如果是假裝的,就不真實了……」布拉說著說著不禁紅了眼框。他默默一邊拭淚一邊自嘲:「原本想做演唱會,結果現在每天哭,舞者還崩潰到排不下去,一天只能跳一次……這舞團怎麼那麼辛苦!」

這個「好辛苦的舞團」在三月桑布伊在國家戲劇院的演唱會後,在一樓大廳快閃開唱,如同男孩團體般熱歌勁舞,快節奏組曲令全場陷入瘋狂。布拉則拿著手機緊跟在旁全程直播,那個默默陪伴的身影,跟他在採訪時的話語相互映照:「舞者是我最重要的創作來源,如果這個舞團註定會給我們這樣的功課,那也只能勇敢一點去反映我們在生活裡的看見。或許,觀眾有人過得更辛苦,那《#是否》可能可以給他們一點力量吧!」

本篇文章開放閱覽時間為 05/16 至 05/31。
欲瀏覽更多內容,請購買《PAR表演藝術》 第317期 / 2019年05月號 ,洽詢專線 02-3393-9874。

《PAR表演藝術》雜誌 ▪ 317期 / 2019年05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