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企畫(一) Feature | 2019-2020新樂季搶先報/國際篇

德奧法 人事搬移新氣象 群雄並起掀風雲

柏林愛樂首席指揮佩特連科 (Monika Rittershaus 攝 Berliner Philharmoniker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隨著多個交響樂團的人事更迭,新任總監、首席指揮陸續上任,各團的新樂季節目也呈現了不同的企圖心。如新任柏林愛樂首席指揮佩特連科不但排出了馬勒,還擴及與馬勒同時代但樂迷較為陌生的蘇克;萊比錫布商大廈管絃樂團新任首席指揮尼爾森斯則主打「舊、新、少見」的兼容特色,還關注到克拉拉.舒曼的兩百周年誕辰。而適逢貝多芬的廿百五十年誕辰,各式各樣的貝多芬,當然會在各大音樂廳回響不斷……

佩特連科上任,柏林愛樂新紀元

二○一九╱二○新樂季,隨著新任首席指揮佩特連科(Kirill Petrenko)的走馬上任,柏林愛樂也正式邁向了新紀元。佩特連科對外宣告:任內第一季音樂會將延續過去的「馬勒」主軸!這位看似瘦小、溫和、靦腆的柏林愛樂新舵手,已在字裡行間透露出自信與抱負。眾所周知,馬勒是阿巴多的招牌,在柏林觀眾心中早已成為經典。拉圖繼任後,亦花了很多年的時間,才讓觀眾認可他的馬勒。即便前頭矗立著兩位巨人,佩特連科依然初生之犢不畏虎,選擇挑戰馬勒。此外,佩特連科也進一步擴及到與馬勒同時期的蘇克(Josef Suk,1874-1935)。對多數觀眾而言,這位捷克作曲家可能有些陌生,他是德弗札克的學生兼女婿。在新樂季中,佩特連科將親自指揮蘇克的第二號交響曲,藉此拓展柏林愛樂的新曲目,並為觀眾介紹更多好的作品。由於佩特連科是歌劇指揮出身,所以柏林愛樂新樂季也特別推出了兩部歌劇——貝多芬《費黛里歐》與浦契尼《修女安潔莉卡》。柏林愛樂雖偶爾也會在重要音樂節中演奏歌劇,但卻遠不如維也納愛樂頻繁,隨著佩特連科的上任,他將為柏林愛樂注入怎樣的新意,著實令人期待。

貝多芬兩百五十周年,經典曲目各地上演

明年適逢貝多芬誕辰兩百五十周年,各大樂團均推出了應景節目。莊嚴彌撒曲、小提琴協奏曲、鋼琴協奏曲、交響曲、室內樂等將在各地密集上演。以柏林愛樂為例,八月底的開幕音樂會上,佩特連科將親自指揮貝多芬《合唱》交響曲及貝爾格歌劇《露露》選曲。經典結合現代,莊嚴的《合唱》搭配上放蕩的《露露》。這固然是為了向觀眾隆重介紹駐團女高音Marlis Petersen,但仍可看出佩特連科曲目設計上的大膽與巧思。此外,柏林愛樂還請來齊瑪曼(Frank Peter Zimmermann)、巴倫波英擔任獨奏家,演出貝多芬的小提琴、鋼琴協奏曲。不讓柏林專美於前,遠在慕尼黑的巴伐利亞廣播交響樂團,也特別邀請慕特和布赫賓德連袂演出貝多芬協奏曲。

在楊頌斯的領導下,巴伐利亞廣播交響樂團這個新樂季持續四平八穩的保守路線。除了應景的貝多芬系列外,還特別聚焦於理查.史特勞斯。二○一九年同時也是理查.史特勞斯逝世七十周年,楊頌斯特別安排了較少被演出的史特勞斯作品,如歌劇《間奏曲》選粹、《無影子的女人》交響幻想曲、《暴發戶》組曲等等,作為巴伐利亞廣播交響樂團這一季的亮點。

萊比錫布商大廈管絃樂團首席指揮尼爾森斯 (AP 提供)

尼爾森斯以「舊、新、少見」打造萊比錫的春天

萊比錫布商大廈管絃樂團新樂季主打「舊、新、少見」的兼容特色。新任首席指揮尼爾森斯(Andris Nelsons)大刀闊斧,除了貝多芬系列外還開出了三大主題:魏因貝格(Mieczysław Weinberg)誕辰一百周年,克拉拉.舒曼誕辰兩百周年、駐團作曲家葛魯柏(HK Gruber)新作發表。在克拉拉.舒曼兩百歲生日的當天(2019/9/13),尼爾森斯將親自指揮克拉拉創作的鋼琴協奏曲,及舒曼的《春天》交響曲來為她祝壽!萊比錫是克拉拉的故鄉,也是她與舒曼相識、相戀、結婚之地,布商大廈更是她演奏事業的發跡處。當大家幾乎都忘了今年是克拉拉.舒曼年時,這個音樂會主題設計,更顯得貼心而溫暖。尼爾森斯還同時兼任波士頓交響樂團首席指揮,二○二○年元旦更獲邀指揮維也納愛樂的新年音樂會。他會為萊比錫打造怎樣的春天,讓人引頸期待。

維也納與巴黎,破曉前的幽暗未明

相較於德國樂團未來走向的漸趨明朗,維也納與巴黎則因為人事異動未定,而顯得混沌不清。約丹(Philippe Jordan)明年下半年將正式接掌維也納國家歌劇院,換言之,他將成為維也納愛樂的新舵手。但今年維也納愛樂客席指揮名單中,卻沒有約丹的名字,這應是因為他目前仍是維也納交響樂團首席指揮之故。在「正式跳槽」前的最後樂季,讓約丹可以盡心圓滿地為維也納交響樂團任期劃下句點,也算是約丹、維也納愛樂、維也納交響三方心照不宣的默契。維也納愛樂的新樂季,客席指揮仍以大家熟悉的提勒曼、楊頌斯、慕提為主,曲目也依然不出貝多芬、布魯克納、馬勒、巴爾托克、西貝流士、拉赫瑪尼諾夫等範圍,算是保守穩固;倒是約丹為維也納交響樂團策畫了「宗教」主題,巧妙地將巴赫、孟德爾頌、佩爾特(Arvo Pärt)三個不同時代的作曲家串在一起,顯得別出心裁。此外,約丹也特別端出他最心愛的布拉姆斯交響曲作為最後一季的主打,也算是一個溫馨圓滿的終章。

在巴黎方面,隨著約丹即將轉任維也納,巴黎歌劇院也開始尋覓繼任的音樂總監。自二○○九年起,約丹便有計畫地為巴黎音樂圈灌注「德意志魂」,大量的華格納、理查.史特勞斯作品密集上演。經過十年的努力,約丹是否真的翻轉了法國人的音樂好惡與品味?或者一切恐將隨著他的離去而成為過眼雲煙?尚待時間來證明。另一方面,哈汀與巴黎管絃樂團在今年六月底正式分道揚鑣,繼任人選至今仍未定。邁入二○一九╱二○樂季,巴黎管絃樂團將陷入沒有首席指揮的窘境,樂團未來的走向一切狀況未明。

另一方面,法國廣播愛樂管絃樂團在首席指揮法朗克(Mikko Franck)的帶領下,呈現出一個內容豐富力求新穎的新樂季。除了貝多芬系列,法朗克還主打法國六人組(Les six),以及凱吉(John Cage)、葛拉斯(Philip Glass)等現代音樂作品,並請來鄭明勳、中野肯特(Kent Nagano)擔任客席指揮。不論是節目還是卡司,法國廣播愛樂管絃樂團的表現皆十分亮眼。

將接掌維也納國家歌劇院的約丹 (Christian Michelides 攝 取自Wiki common)

趨勢觀察

四十世代接手  樂壇變化待發

隨著尼爾森斯(萊比錫)、佩特連科(柏林)、約丹(維也納)的陸續上任,德奧古典音樂界逐步完成了一場世代交替。從柏林愛樂、維也納愛樂、萊比錫布商大廈管絃樂團、巴伐利亞廣播交響樂團的指揮名單中,交叉比對出一個明顯的重疊:佩特連科(1972)、約丹(1974)、哈汀(1975)、索基耶夫(Tugan Sokhiev,1977)、尼爾森斯(1978)、法朗克(1979)。他們皆非德奧人士,年紀皆約四十多歲,幾乎都是以歌劇指揮的身分起家再跨足交響樂團(哈汀例外),且幾乎都與柏林曾有深厚淵源。而除了歌劇之外,他們的另外一項專長也幾乎都是當代音樂!這也說明了這一批新生代指揮,擁有著相當寬廣的曲目,從交響樂到歌劇、從古典到現代,他們都游刃有餘。這和固守傳統曲目的舊世代指揮,如布隆斯泰德、祖賓.梅塔、慕提,甚至提勒曼或葛濟夫,形成了明顯的對比。

從二○一九╱二○各大樂團的樂季手冊中可看到,不論是柏林愛樂、萊比錫布商、維也納交響、法國廣播愛樂,皆安排了一定比例的現代音樂,甚至還有委託創作的世界首演。而以音樂會形式演出的歌劇劇目,也慢慢浮現在這些指揮所領導的樂團演出中,且極有可能成為未來樂季的新趨勢。佩特連科、尼爾森斯、約丹已然形成三足鼎立。哈汀則挾各大樂團重要客席指揮之勢,未來動向不容小覷。法朗克與索基耶夫雖遠在法國,但明顯在培養實力蓄勢待發。貝多芬兩百五十周年後的古典樂界,或將群雄並起,別有風雲!(邱秀穎)

法國廣播愛樂管絃樂團首席指揮法朗克 (AFP 提供)

本篇文章開放閱覽時間為 08/16 至 08/31。
欲瀏覽更多內容,請購買《PAR表演藝術》 第320期 / 2019年08月號 ,洽詢專線 02-3393-9874。

《PAR表演藝術》雜誌 ▪ 320期 / 2019年08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