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念大師 In Memoriam

我的老師──李名覺

舞台宗師李名覺 (劉振祥 攝)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Ming(李名覺)天生具有幽默感,常常說出饒富哲理和幽默的話,這些話都被歷屆的學生貼在碩一工作室的牆上和天花板上。

他曾指定我將易卜生的劇本《海達.蓋伯樂》的場景改編為台灣,那卻是我最失敗的一份設計作業。因為這個作業,我發現我對台灣歷史和文化知識的匱乏到讓自己汗顏。Ming就是有辦法讓你掉入陷阱而反思。

一九九五年,我幸運地申請到耶魯大學戲劇學院設計研究所就讀。報到後,收到第一個震撼是:碩一第一學期配有七門課程的課表。有我的主修教授Jennifer Tipton的燈光設計課,還有Jane Greenwood的服裝設計課和李名覺的舞台設計課。第二個震撼是:李名覺的舞台設計課是在週六上午九點上課。當時的我完全不能理解怎麼會有人在週六上課?但是,只有真正上過這門課的人才知道,它是耶魯戲劇學院非常重要的一門課。除了設計研究所碩一學生之外,週六上午的工作室裡還塞滿了導演、編劇、戲劇理論等等戲劇學院的學生,甚至也吸引建築學院的學生前來修課。

他總是有辦法讓你掉入陷阱而反思

李名覺不喜歡任何尊稱和頭銜,所有認識他的人都叫他Ming。而這門週六的舞台設計課在課表上只標示上午九點開始,至於什麼時候下課?要看Ming的決定。通常是下午四點,也曾到六點。這門週六跨中午的課是沒有午休的,Ming只需要一杯咖啡,從來不需要午餐,反倒是我們學生常常在口袋裡藏著貝果。Ming的評圖常常是一針見血,曾經有同學的設計作業被Ming評完之後就去廁所嘔吐。Ming天生具有幽默感,常常說出饒富哲理和幽默的話,這些話都被歷屆的學生貼在碩一工作室的牆上和天花板上。

他曾指定我將易卜生的劇本《海達.蓋伯樂》的場景改編為台灣,那卻是我最失敗的一份設計作業。因為這個作業,我發現我對台灣歷史和文化知識的匱乏到讓自己汗顏。Ming就是有辦法讓你掉入陷阱而反思。

剛到美國英文不好,常常會聽錯。Ming的製圖課第一週發了舞台三視圖的作業,第二週我就將畫好的舞台三視圖全貼上牆。所有人都驚呆了,因為這是一整學期的作業,我聽成是一週作業,於是就熬夜畫完了。Ming看我的製圖程度還不錯,讓我免修這門課。我因禍得福,同時也收到同學們羨慕的眼神。

《家族合唱》(1997年首演) (許斌 攝)

在台相聚的親近時光

一九九八年畢業後,我因為公費留學生的身分,無法像其他同學一樣搬去紐約市奮鬥,而是回台灣在專業劇場接案擔任燈光設計,同時也在國立臺北藝術大學任教。二○○七年國立臺北藝術大學頒授名譽藝術博士給Ming,為此Ming和他太太Betsy特地飛來台灣。他們在台灣的這段期間,我全程擔任接待員,陪同他們參加各式的接待宴會。Ming因為擔任過雲門舞集的舞台設計,認識一些台灣的老朋友,他也利用這次與他們相見。回美的前一晚,我單獨陪兩老輕鬆自在地在天香樓吃Ming最喜愛的東坡肉。我常想,我最親近Ming的一段時間,竟然是在畢業九年後的台灣。

Ming是影響美國當代劇場藝術的偉大舞台設計藝術家和教育家,也是我的舞台美學導師,他對我的劇場藝術創作和教學的影響非常深遠。非常感謝他一生對世界劇場藝術和教育的偉大貢獻,以及曾經對我的諄諄教導。

欲瀏覽更多內容,請購買《PAR表演藝術》 第336期 / 2020年12月號,洽詢專線 02-3393-9874。

《PAR表演藝術》雜誌 ▪ 336期 / 2020年12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