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Columns | A Bigger Picture

戲劇,是直航,還是漫遊?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楊德昌也不是每齣作品都是長篇小說如《牯嶺街殺人事件》,不過,刻劃生活瑣碎如《一一》,也許看在我的那位朋友眼中,也會一樣「看不了太久」。不怪他,因為片中的人物不算多,只是當劇情隨著視點改變前進,看戲的我們,仍是要有「分神」的能力,才會把很多的現在,聯想到過去,又把很多的過去,放回到現在。而這讓我想到,「線」不只是「線」而是「索」,我們的思緒,畢竟也是源遠流長的河流,需要自己鍥而不捨,來回往返地探索。

欲瀏覽更多內容,請購買《PAR表演藝術》 第326期 / 2020年02月號 ,洽詢專線 02-3393-9874。

《PAR表演藝術》雜誌 ▪ 326期 / 2020年02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