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界看表演 Stage Viewer

抽象與具象的對峙 評細川俊夫《二人靜:海中少女》

《二人靜:海中少女》以日本平安時代名將源義經的愛情故事為背景,是結合能劇、美聲演唱和當代樂團的室內歌劇。 (Sihoon Kim 攝 2019統營國際音樂節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單就音樂和演員,《二人靜》已是一齣標竿性的當代歌劇,當然加上舞美設計能夠讓「歌劇」更完整,然而當代音樂最迷人之處,即來自抽象的美以及抽象帶給觀者的想像空間,可惜原本應該讓這齣歌劇更完整的設計,反而是最顯著的敗筆,期待未來能看到真正與細川俊夫音樂美學產生共鳴的舞美設計。

細川俊夫以日本平安時代名將源義經的愛情故事為背景,結合能劇、美聲演唱和當代樂團的室內歌劇《二人靜:海中少女》,於二○一七年在巴黎首演後,一直遲遲不見在亞洲演出。《二人靜》是日本傳統能劇的劇目,描述源義經的愛妾靜御前因為戰爭與源義經失散、產子後而亡,鬼魂因牽掛愛人與小孩而遊蕩不去,最後附身在巫女身上,著舞衣跳舞後,為神官與巫女誦經超渡。細川俊夫以能劇置入作品中,並以一位遇海難倖存、在海灘上醒來的西方女子取代傳統能劇裡的巫女,此劇的亞洲首演選在朝鮮時代海防重鎮的統營,也是一種令人莞爾的巧合。

能劇演員與女高音  成功的人聲對話

有別於二○一七年在巴黎愛樂廳的音樂會形式首演,這次演出場地在統營音樂廳的黑盒子劇場,由韓國知名指揮成沶妍(Shi-Yeon Sung)帶領統營室內樂團( Ensemble TIMF)演出,劇中現代西方女子海倫(Helen)由女高音溫格納(Sarah Wegener)擔任、並由多媒體藝術家伊斯雷爾(Thomas Israël)負責影像與舞台設計,而全劇靈魂人物——能劇演員,依舊由熟悉演出當代音樂的能劇藝術家青木陵子(Ryoko Aoki)擔綱。

青木有豐富的當代音樂演出經驗,加上能劇演員的訓練,讓她擁有極為強大的舞台氣場,在《二人靜》中她擔任擅長舞蹈的靜御前,青木並非將傳統能劇的《二人靜》與當代音樂平行演出,而是成功地與歌劇美聲的海倫形成人聲的對話與交流。青木的能劇唱腔低沉結實、溫格納的抒情女高音溫暖清澈,讓四十五分鐘的歌劇非常「悅耳」。而樂團的精準對應青木的能劇張力,也形成一種傳統和當代達到和諧感應時才能看見的、特有的抽象美感。

能劇演員青木陵子飾演源義經的愛妾靜御前。 (Sihoon Kim 攝 2019統營國際音樂節 提供)

過度的影像  破壞了抽象之美

然而這個抽象美感卻屢屢為影像所干擾。原本舞台上巨大的透光背板,讓緩緩移動的影子預告靜御前的鬼魂上場,呼應音樂,讓舞台上每個元素都能融合為一體。然而影像原本為放大的、整片的海浪,卻在靜御前開始敘述與源義經的過往愛戀時,出現了漂浮在海上的長髮男子頭像,巨大的、披頭散髮的、死於非命的人頭在整個舞台背板上飄蕩,堪稱全劇最失敗之處,尤其在場地面積小、觀眾與舞台十分靠近的黑盒子裡,被放大的頭像更顯荒謬。女高音的聲音雖然柔美,演唱技術也極好,但十分賣力的「演」,過於誇張的情緒表現,尤其在靜御前與她一前一後站立、意指附身時,將當代音樂中如游絲般維繫著的聲音美感和張力,破壞殆盡,著實可惜。

細川俊夫雖然沿用了傳統的能劇劇目,但在音樂上並不刻意「東方化」,而是一貫他的聲響美學,這與青木的傳統能劇唱腔及曲調亦從對立的聲響宇宙中,產生獨特的美,並因為對立而產生的戲劇能量,讓全劇不至於停滯不前。單就音樂和演員,《二人靜》已是一齣標竿性的當代歌劇,當然加上舞美設計能夠讓「歌劇」更完整,然而當代音樂最迷人之處,即來自抽象的美以及抽象帶給觀者的想像空間,可惜原本應該讓這齣歌劇更完整的設計,反而是最顯著的敗筆,期待未來能看到真正與細川俊夫音樂美學產生共鳴的舞美設計。

本篇文章開放閱覽時間為 06/16 至 06/30。
欲瀏覽更多內容,請購買《PAR表演藝術》 第318期 / 2019年06月號 ,洽詢專線 02-3393-9874。

《PAR表演藝術》雜誌 ▪ 318期 / 2019年06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