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畫特輯 Special

持續探索、專心創作 實驗室裡放膽玩藝 2018松菸Lab新主藝

2018松菸LAB新主藝三位創作者:(左起)姚尚德、鄭皓、周能安。 (松山文創園區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今年獲選為「松菸Lab新主藝」的三組創作團隊,分別是周能安《超極★安龍輔助大典》、姚尚德《福壽螺到底該怎麼處理》及鄭皓《動量的條件》;三組製作人馬皆為有持續發表新作、已然趨於成熟的創作者們,他們善用此次入選Lab新主藝的契機,在松山文創園區提供的空間、經費和陪伴創作顧問等資源下,或延伸作品實驗、或嘗試不同表演型態、或深化概念發展,以期在這個表演的「實驗室」中,放膽一搏、埋頭實作,以在他們不同的創作生涯階段裡,釋放無比能量。

2018松菸Lab新主藝

周能安《超極★安龍補助大典》

11/30~12/1  20:00   12/1~2  14:30

姚尚德《福壽螺到底該怎麼處理?》

12/7~8  19:30   12/8~9  14:30

鄭皓《動量的條件》

12/15~16  14:30

台北 松山文創園區LAB創意實驗室

INFO  02-27651388

周能安:混搭科儀與劇場  為藝文團隊祈求補助順利

周能安二○一六年在台北藝穗節以《進劇場菩薩摩訶薩》一作,帶領觀眾參與這場融合了法會科儀和劇場表演的獨特典禮,於三位戲劇天尊之前,伴隨著勸世舞曲之音與全新編撰的禮讚誦經,為在場不論是藝文愛好者或相關劇場工作者,起了淨化心靈、安定心神的種種信仰效應。而在此次的「松菸Lab新主藝」中,製作團隊周能安暨眾等則將眼光投向了道教的「安龍奠土」儀式,並以此為基礎,將原本以土地龍神保佑社會平安、五方興旺的目標,延伸連結到整體藝文環境之上,轉譯儀典、指向台灣各表演藝術團體年年努力投件、默默期盼入選的各種場館與計畫的補助申請。

「現今宗教儀式的『功能性』已經相當明確了:人們拜神明祈求健康平安、事業順利、學業進步或結成良緣,就是希望得到上天的一種『補助』。其實我們或許沒有那麼需要,就算求不到,日子還是照樣過。」周能安說,「然而,一旦有了契機,大家就會去思考自己『需要什麼?』藝文補助也是如此。」安龍奠土的儀式中,有登天進表、安奉龍神,且將龍鱗錢母、五榖滋糧發與信眾的種種過程,周能安將此與補助計畫案件的填表投遞、審閱階段的通過與否、按組分配等歷程相互並置,從中創造融合兩者的全新法器道具、制式儀典、崇拜目標及符號象徵。「一般在安奉龍神的儀式最後會『送虎』,即是將代表煞氣的紙紮白虎以豬肉、瓦片和一把劍包起來,送出現場、帶去外面燒化。」他也希望能加強這個「虎」的概念:「整場演出大部分的時間,都以補助的『良善面』為主,且以制式的道教儀式呈現,其實這就會有一種『公部門』感,好似在宣揚著它的良與善;對我而言,白虎則代表一種或許是不需要補助的、想像力不受限的、不用配合儀式而存在的精神。」

周能安《超極★安龍補助大典》 (松山文創園區 提供)

姚尚德:疾病與土地的隱喻  在自然農法裡看見養生之道

姚尚德《福壽螺到底該怎麼處理》則一改劇團以默劇肢體為主的演出形式,藉由小農示範說明會的型態讓自己「現身說法」,將遠從南美洲而來、入侵台灣農地作物、可謂最具代表性的生態殺手「福壽螺」為對象,一方面講述友善土地的自然農法,同時也連起疾病和身體、土地與我們的關係。一開始,在野孩子肢體劇場自二○一一年起的「默劇出走」計畫過程中,姚尚德認識了新竹芎林的自然農法施行者詹武龍老師,初步認識了與過往所知的傳統農法不同,以友善土地為基礎、講求整體論的「自然農法」;這段期間裡,歷經母親過世,他也發現,家中原屬母親照料的盆栽植物一一枯萎,便在去年帶著團員開始學習種植水稻,「當時其實沒有太清楚的概念,到底該用什麼樣的觀點去切入創作,」姚尚德說,直到此前,他被檢驗出三高(高血脂、高血壓、高血糖)超標,一天得服五顆藥,「當自己的身體出了問題之後,我才找到了這中間的連結點。」

在記者會現場,姚尚德的片段將福壽螺的背景介紹改編為饒舌歌曲,一方面快速、輕鬆地傳遞大家可能都略有所知、但不真切明白的相關知識,一方面則將福壽螺與農夫的關係,套用在面對疾病時的處理態度。以藥物控制三高,「其實就跟傳統農法在對待福壽螺的方式很相似,就是投藥下去,這種農藥化肥跟我現在吃西藥是同樣的概念;友善土地的農法,則是去調整其他因素,」譬如利用水位的高低有效抑制福壽螺的生長範圍,考量整體環境與自然生態,亦好似我們嘗試調整作息、選擇飲食、適度休養,讓身體能因此修復,不依賴對症下藥卻可能累積各種副作用的藥物。與此同時,姚尚德也有松菸Lab新主藝的陪伴創作顧問、《無米樂》導演之一莊益增的協助,同時邀請過去曾在《破報》擔任記者的陳韋臻和表演評論及文字工作者鄒欣寧加入,為其所觸及的相關議題之深度和廣度,與演出整體結構、組織脈絡部分,帶來更多見解,以此延伸思考。

姚尚德《福壽螺到底該怎麼處理?》 (松山文創園區 提供)

鄭皓:在重心的遊移中  探尋身體動作的多樣可能

鄭皓《動量的條件》是他持續探究身體動能初始狀態的作品,動與不動的條件為何?如何才算「動」起、才會讓人覺得「動」了?是他頗有興趣且以此為出發的創作根基。「我覺得人在使用重心的方式,大致上有三種:單重心、雙重心、失重心。」鄭皓說,每一種舞蹈的基本,不脫運用這三種方法轉換或維持重心,「但它太基本了,基本到我們在跳舞的時候已經不會常常去想這件事情了,但不知道為什麼,我對這個很著迷。」

於是,「重心」成為他在編排《動量的條件》裡最重要的主題之一,舞者從細微的頭頸面向移動,開始牽引身體重心的挪移和改換,在經過身體各部位如點狀般的啟動,逐步連結乃至全身正要開始舞動的瞬間,突然又產生了一股不知從何而來的扭力,使其看似即將失去了重心、造成傾斜和不穩定。「當重心走到邊緣的時候,還有沒有其他的控制方式?是我這次想要挖掘的東西,在身體上探究的部分,也是我近期相當好奇的事情。」鄭皓一邊說明也一邊示範,以免他腦中的想法經過語言的轉換成為過於抽象的描述,「許多舞蹈訓練都是在試著穩定支撐腿的重心,我好奇的是:在這樣穩定的狀態下,如果我硬要讓它不穩定呢?還有什麼其他轉移重心的方法?」在演出編排的部份,他也嘗試以雙人、三人,或整體群舞等幾種不同的組合,將重心與能量的傳遞、轉移、乘載、流動以視覺化方式呈現,讓能與動在舞台空間中體現。

鄭皓《動量的條件》 (松山文創園區 提供)

欲瀏覽更多內容,請購買《PAR表演藝術》 第311期 / 2018年11月號 ,洽詢專線 02-3393-9874。

《PAR表演藝術》雜誌 ▪ 311期 / 2018年11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