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畫特輯 Special

挖掘「內在動物」 探索人與非人共處的異世界 Mario Bermudez Gil與翃舞製作的《優雅之外》

(翃舞製作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相遇於二○一七年的德國漢諾威國際編舞大賽,台灣編舞家賴翃中與西班牙編舞家Mario Bermudez Gil可說是「英雄惜英雄」,種下了雙方日後合作的契機。曾獲《美國舞蹈雜誌》選為「廿五位必看編舞家」的Mario,年僅卅二歲卻已是經驗豐富的舞者與編舞家,此次為翃舞製作編創的《優雅之外》,試圖挖掘台灣舞者們的「內在動物」,藉以探索「人」與「非人」的界線與轉變。

翃舞製作—國際共製《優雅之外》

2020/1/3~4  19:30  

2020/1/4~5  14:30

台北 國家兩廳院實驗劇場

INFO  www.facebook.com/HungDanceTaiwan/

近年來,台灣新生代的編舞家,出現了一條迥異於前輩編舞家的職業路線:科班出身、本身就擁有絕佳身體能力的他們,自舞蹈學院畢業後,首先創作短篇且適合巡演的作品,並鎖定知名的歐陸舞蹈比賽及舞蹈平台投件甄選,目標除了是挺進決賽、獲得佳績外,透過比賽打開知名度、讓國際市場認識自己、增添跨國合作的機會,更是他們積極參與比賽的主要原因。獲獎後的編舞家,除了接受藝術節邀演、舞團的委託創作外,也會邀請同樣在比賽中獲得佳績的編舞家來台演出或合作,形成一特殊的交流平台。翃舞製作的賴翃中,與西班牙編舞家Mario Bermudez Gil,便是在此路數下,開啟了《優雅之外》的創作。

大賽相遇,結下合作因緣

二○一七年的德國漢諾威國際編舞大賽決賽,是兩人的初見面,當時,賴翃中的《守》獲得「第三獎」與「最佳編舞評論獎」,而Mario並未得獎,但由於「我們都覺得對方是心目中的第一名!」英雄惜英雄之下,種下了雙方日後合作的契機。隔年十月,賴翃中帶著長篇作品《無盡天空》,受邀前往西班牙馬德里希古洛劇院(Círculo de Bellas)演出,再度遇到同樣受邀演出的Mario,重逢後的驚喜與相談甚歡,讓賴翃中興起邀請Mario來台編舞的念頭,於是,兩位舞蹈大賽的熟面孔,便因此開啟了這次的合作。

曾獲《美國舞蹈雜誌》Dance Magazine選為「廿五位必看編舞家」的Mario,年僅卅二歲卻已是經驗豐富的舞者與編舞家;在開始創作前,他曾在以色列巴西瓦舞團(Batsheva Dance Company)擔任舞者四年,曾與納哈林(Ohad Naharin)、謝克特(Hofesh Shechter)、莎倫.伊爾(Sharon Eyal)等著名編舞家合作。二○一六年離團後,Mario隔年創立舞團Marcat Dance,並開始積極參與歐陸舞蹈比賽,兩年下來,成果頗豐,不僅是比賽常勝軍,也因此成為各大舞團委託創作的熱門人選。

賴翃中(右)與Mario Bermudez Gil(左)。 (張震洲 攝)

「人」與「非人」的界線與轉變

這次Mario為翃舞製作量身打造的作品《優雅之外》,是關於「人」與「非人」的界線與轉變。原先的作品名稱“Aligant”,頗能代表作品的核心概念——外星人(alien)與優雅(elegant)的集合體,「怪奇」與「正常」的混合,人與非人共處的異世界。於是,在舞作中,七位舞者不只有著大剌剌跳舞的直爽,也有著細碎小肌肉的使用,有極富速度感、音樂性與節奏感的流暢舞句,也有偶發地抽動與顫抖。

將近一小時的《優雅之外》,皆源自Mario來台前所準備的一個短版獨舞,他在開始排練後,便將獨舞中所具有的元素,延伸擴展至整個舞作。對Mario來說,其中最重要的概念是「扭轉」(twist),在他所設計的所有動作裡,都是從螺旋性的扭轉出發,從人類身體中心的腹部開始,一路扭轉成如獸的末梢,例如鳥類的頭部、狗的爪子。於是,在「扭轉」的原理下,《優雅之外》的所有動作,皆具有不對稱的立體空間感,以及異質接合的對比感。

時而如獸時而如人的動作,來自於Mario對舞者們「內在動物」的挖掘:「我想用舞蹈動作,打開觀眾對『人』與『非人』的想像,也極大化詮釋的可能性,而動物一直是我的靈感。」對生活在西班牙小鎮,總是被動物、山林、湖泊、橄欖樹圍繞的Mario來說,動物早已是他的一部分;於是,他不是要讓舞者表現「獸性」,也不是要舞者刻意模仿動物的型態,他在乎的是,如何讓舞者具有如動物般敏感的感官,也讓動作具有直覺性,讓舞者能夠透過動作逐漸變身,從「人」過渡成為「非人」,讓兩個異世界,在一個身體中混合。

紀律,讓台灣舞者一起「變身」

Mario特別提到,他之所以可以在創作過程中,去放大舞者們內在的動物性、挑戰舞者的極限、讓舞者們一起「變身」,跟台灣舞者的自律與對舞蹈的高度承諾,有很大的關係。「紀律」(discipline),他反覆地強調這個字眼,對他來說,這是台灣舞者很特殊的優勢。當然,在跨國合作裡,勢必會出現不適應與掙扎,舞者鄭伊涵也坦言,由於翃舞製作的舞者們比較習慣舞台化的表演,但Mario很專注在身體本身,並要求舞者單純用身體去回應重量、速度、移動、滾動與扭轉等變化,才能讓舞作是「身體對身體的溝通」,而無須多餘的詮釋。不過此時此刻,舞者們尚在身體反應與表演慣性之間,持續地調整中。

飛行是新世代編舞家的日常,也是創作的條件,不僅《優雅之外》的音樂設計完全是雲端作業,Mario與賴翃中也主動提及之後的規劃:「這個作品從一開始就打算去巡演。」於是,讓舞台、燈光、服裝精簡但有效,已是必備技能,Mario也相當嫻熟於當中的訣竅。不過,在舞作之外,更值得注意的是,這個合作模式真正在生產的,或許正是一批戰將:瞄準從歐陸舞蹈比賽衍生的全球舞蹈市場。而這些戰將,正在形成台灣的舞蹈生態中,特殊且不可忽視的一環。

欲瀏覽更多內容,請購買《PAR表演藝術》 第324期 / 2019年12月號 ,洽詢專線 02-3393-9874。

《PAR表演藝術》雜誌 ▪ 324期 / 2019年12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