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將上場 Preview | 戲劇

掀開校園霸凌的潘朵拉之盒 《花吃花》 殘酷的真實青春物語

以校園霸凌為題,《花吃花》演出青春的殘酷物語。 (表演工作坊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二○一七年拿下第五屆烏鎮戲劇節「青年競演」單元最佳戲劇獎的《花吃了那女孩》,是武漢傳媒學院老師楊哲芬以校園霸凌為背景編導之作,表演工作坊導演丁乃箏以此卅分鐘短篇為基礎,發展為長篇作品《花吃花》,找來簡嫚書、孟耿如擔綱,重新詮釋這部衝擊人心的青春殘酷物語。

表演工作坊《花吃花》

2019/2/15~16  19:30   2019/2/16~17  14:30

臺北市藝文推廣處城市舞台

2019/2/23  19:30 臺南文化中心演藝廳

2019/3/9  19:30 中壢藝術館音樂廳

2019/3/16  19:30 臺中市中山堂

2019/3/23  19:30 新竹市文化局演藝廳音樂廳

2019/3/30  19:30 高雄市文化中心至德堂

INFO  02-26982323

「是誰殺了鐘詩琪?」

戲,開始於一樁校園凶殺案。四位花樣年華的高中少女,青春並未如花般綻放,而是在相互傷害中提前凋萎。二○一七年,武漢傳媒學院老師楊哲芬以校園霸凌為背景編導的《花吃了那女孩》,從上百件參賽作品脫穎而出,一舉奪下中國第五屆烏鎮戲劇節「青年競演」單元最佳戲劇獎。

今年,表演工作坊導演丁乃箏將以烏鎮版卅分鐘短篇為基礎,發展為長篇作品《花吃花》,重新詮釋這部衝擊人心的青春殘酷物語,將於二、三月巡迴全台北、中、南演出。

二○一七年,丁乃箏受邀擔任第五屆烏鎮戲劇節青年競演第一輪評審,在電腦上看著數十部青年編導作品的影片及劇本,看到眼睛快「脫窗」,參賽作品太多談論自殺、死亡、精神疾病,暗黑厭世的人生觀,丁乃箏不禁想:「這一代年輕人怎麼了?」

看到頭昏腦脹之際,《花吃了那女孩》出現,四位學生模樣演員串演七個角色,呼巴掌、扒衣服、用雨傘戳下體……怵目驚心,真實到不像表演,倒像是被放在網路的霸凌偷錄影片,丁乃箏想:「導演和演員要有極大的信任,才能做到如此真實。」更令她激賞的是,卅分鐘小品,角色關係清楚,敘事流暢,節奏緊湊,毫無廢筆,丁乃箏馬上打了分數:「這是我心中的第一名!」

「真實已很殘酷」 揭開被塵封的潘朵拉盒

初審選出十八件作品在烏鎮戲劇節舞台一較高下,歷經複選、決選,得獎名單出爐,丁乃箏心中的第一果然奪下最佳戲劇獎。評審點評:這是一部帶給觀眾強烈壓迫感的作品,它的勇氣是罕見的,作為觀眾也要有同等勇氣,才能正視這部戲,以及戲中揭示的校園霸凌現象。

評委說,這齣戲「誕生了一種殘酷的真實」。參賽期間,曾有劇場人建議楊哲芬表現手法稍為溫和一點。但她強調:「真實已很殘酷,不需要強化。」楊哲芬求學時曾經目睹兩件駭人的霸凌事件,她很清楚:真實現狀已被藝術弱化許多。

第一次是念初中,和朋友去KTV唱歌,一群人突然闖入,把自行車鎖鍊綑在手上對著一個學生猛打,再以迅雷的速度將滿臉是血的人架走。大家還沒回過神來,揍人的、被揍的都不見蹤影。楊哲芬原想追出去,朋友勸阻:不要招惹麻煩。一直刻印在楊哲芬心裡的,不是對血的恐懼,而是人性本能的害怕和自我保護導致的冷漠。

第二樁霸凌發生在高中時期。一個週末午後宿舍空蕩蕩,楊哲芬經過一間寢室,門半掩著,是不是忘了鎖門?好心敲門提醒,沒人應聲,楊哲芬從門縫看到床上躺著一個人,淡藍色睡裙沾著血跡,一轉身抬起頭,整個臉是腫的,眼淚從眼縫中流出。楊哲芬嚇壞了,一問才知是同學懷疑她勾引男友,夥同人輪番教訓了一晚上。楊哲芬要通報學校,受害學妹一直哀求別把事情鬧大,只好幫忙通知父母。楊哲芬憤憤不平的是,這起校園霸凌最終只以記過處分,加害者與受害者依舊住在同一間宿舍。

事隔多年,時間看似沖淡一切,其實並未遠離。中央戲劇學院表演系畢業後,楊哲芬回鄉在武漢傳媒學院任教,自己也當了老師,看到愈來愈多校園霸凌影片放上網路,那哀傷的眼神就會一次次出現。「潘朵拉的盒子終於掀開。」第五屆烏鎮戲劇節青年競演主題是「明」,楊哲芬想到:日,是光亮,是那些成績好,一直被看見的聰慧孩子;月,是陰影,表現不突出,但也循規蹈矩的學生。楊哲芬多年觀察,「存在感」弱的孩子往往成為被霸凌的對象。

楊哲芬常聽同事或家長感嘆,現在的學生愈來愈過分。但她明白,霸凌,以前就存在,只是早年網路不發達沒上網傳播。「為什麼這麼多年過去了,校園霸凌沒有改善卻愈趨嚴重?」當了老師後,楊哲芬自省:是親子溝通和教育出了問題。家長常把孩子的小打小鬧當成無知,缺少溝通;老師關心的只有升學率;社會的漠然則成了幫凶,導致悲劇不斷上演。

《花吃花》由簡嫚書、孟耿如分飾兩個主要角色。 (表演工作坊 提供)

原版大火快炒  重編成文火慢煨

就像《花吃了那女孩》故事,因為父母師長的漠視,小小誤會逐漸擴大,從言語暴力演變成肢體暴力,被霸凌者不堪受辱,終於反擊殺了霸凌者。劇終,女學生面對觀眾聲嘶力竭哭喊:「為什麼沒有人救救我啊!」

這齣戲得獎後邀約不斷,楊哲芬又發展六十分鐘版本《花罅》巡演中國各城市,「如果戲劇可以發揮一點力量,這齣戲想說的是,我們常陷在『平庸之惡』不自知。不要只是圍觀,小聲議論;站出來,多點關心,事情就不會是這樣。」

為了避免撞名同名電影《花吃了那女孩》引起誤會,表坊這次改編更名為《花吃花》,由簡嫚書、孟耿如分飾兩個主要角色。楊哲芬雖然發展了六十分鐘版本,丁乃箏選擇不看,決定以不同觀點重新詮釋這部劇作,但改編過程兩人密切討論,楊哲芬近期內也將來台擔任執行導演。

丁乃箏認為,烏鎮青年競演有卅分鐘時間限制,必須「血淋淋」一針見血,改編後篇幅放大,舞台也從小劇場變成中大型劇場,戲劇流動與舞台視覺必須更豐滿。四位學生家庭背景,課堂上師生互動,以及隱喻「心理治療室」的審訊過程,烏鎮版只能點到為止,丁乃箏將會填入更多血肉。

丁乃箏不諱言,《花吃花》並不好排,「青春期的情感很多時候是『荷爾蒙』在決定,講太清楚戲會走不下去。」排戲過程,丁乃箏也慢慢找回屬於自己的青春記事。

從《花吃了那女孩》到《花吃花》,最後會開出什麼樣的花朵?楊哲芬充滿期待:「看丁導的劇本初稿,敘事篇幅大了,留白更多些,也較柔和。」丁乃箏則說:「《花吃了那女孩》是大火快炒;《花吃花》則是大火後再以文火慢煨,絕對有不一樣的滋味。」

本篇文章開放閱覽時間為 01/16 至 01/31。
欲瀏覽更多內容,請購買《PAR表演藝術》 第313期 / 2019年01月號 ,洽詢專線 02-3393-9874。

《PAR表演藝術》雜誌 ▪ 313期 / 2019年01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