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將上場 Preview | 戲曲

明華園九十周年大戲 名角擔綱綠葉 《大河彈劍》 新生代嶄露頭角

《大河彈劍》排練現場。 (徐欽敏 攝 明華園戲劇總團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這是明華園的傳承元年!」作為明華園九十周年大戲的《大河彈劍》,雖脫胎自一九九三年首演作品《李靖斬龍》,也是主演孫翠鳳演前受傷、奮力上場的傷痛之作;但編劇陳勝國五度易稿、為演員量身設戲,讓孫翠鳳交棒徒弟李郁真,擔綱主演,其他名角甘為綠葉,展現陳勝福接任團長後對「傳承」的企圖與實踐。

明華園戲劇總團《大河彈劍》

11/16~17  14:30   11/16  19:30

台北 國家戲劇院

INFO  02-33939888

今年是明華園成立九十周年,陳勝福說:「這是明華園的傳承元年!」在這紀念性的一刻,總團推出《大河彈劍》,力推新秀李郁真擔綱主演,孫翠鳳、陳勝在等天王巨星甘為綠葉,期盼讓歌仔戲新星更加閃耀,早日接棒。

李靖新篇章 陳勝國為演員量身設戲

《大河彈劍》脫胎自一九九三年首演作品《李靖斬龍》,雖同為李靖故事,其實二劇截然不同。一般而言,劇團大型製作多半求新立異,為的是有票房;明華園卻不然,從過去作品切入,為的就是給新秀演員有磨練的機會。但,純然搬演舊作,觀眾必然會帶著既定印象來比較兩代演員,編劇陳勝國幾經考量,決定只保留「李靖」的角色,寫出另一新戲,甚至為此五度易稿,重寫再重寫,只希望寫出最適合演員的版本。

李靖在歷史上,原是隋將,後投效李家唐朝。陳勝國嗅出此中矛盾,渲染成一部架空歷史的英雄悲歌。此劇講述李靖、李世民、李軌三人義結金蘭,共同滅隋。但,昔日兄弟,今朝君臣,當李世民要李軌交出屬地降唐,李軌怎肯向兄弟俯首稱臣?當李靖奉命領兵攻打李軌,李靖又豈能和兄弟短兵相接?三人衝突極具戲劇張力,卻與史實毫不關聯。陳勝國說:「編劇要三分真七分假,但只要效果好,就算一分真也沒關係,畢竟我是寫歌仔戲,不是寫歷史!」雖是如此,《大河彈劍》卻是延續著他親手寫就的十本《隋唐英雄傳》,先前演出場場爆滿,可見陳勝國自成一格的「隋唐漫威宇宙」深獲戲迷喜愛。

《大河彈劍》排練現場。 (徐欽敏 攝 明華園戲劇總團 提供)

不止為家族 陳勝福力求傳統戲曲萬年久遠

《大河彈劍》啟用新人擔綱主演,其實並非一時的冒險。陳勝福這項舉措籌劃已久,早在卅年前初掌班時,就感到戲曲傳承斷層的困境——為何文武場樂師年齡層偏高?為何戲曲學校年年有畢業生,劇團卻依然缺少人才?學生畢業後又多半轉行?這些問題令他十分憂心。因此,立下宏願,當明華園有能力撐起一片天時,絕對要為台灣傳統戲劇培育人才;只要有機會,就讓優秀的演員、樂師在明華園發光發熱。

為了解決文武場樂師凋零的問題,明華園早早就和國樂團合作,讓他們跨足、熟悉戲曲伴奏,幾年下來,樂師成員95%出自音樂系、國樂系。而每逢明華園出國巡迴,陳勝福必然力邀外班名角出任第一小生,讓大家都有機會在大舞台亮相,一起成長。

陳勝福的思維早已跳脫過去的家班模式,據統計,陳明吉老團長成立時,全團幾乎全由自家人組成;如今明華園台前幕後加總逾五百人,家族成員只占不到五分之一,明華園儼然維繫著整個歌仔戲產業鏈,而非僅是陳家的家族命脈。陳勝福說:「擔任總團長的位子以來,我不斷思考如何讓我們的傳統戲曲萬年久遠。」所以,他始終不是以「家族事業」,或是「戲班」方式經營明華園,而是要讓歌仔戲登上國際舞台,尤其硬體設備,絕不輕易馬虎。他說:「我要讓最後一排的位子都享受到戲,看到孫翠鳳有沒有青春痘!」從燈光、音響、服裝,每個效果、每個細節都經過精密計算,比如字幕擺放的位置,得保證觀眾看戲時,轉頭絕不會大過廿度角。陳勝福說:「再好的環境,也有失敗的事業;再不好的環境,也能做出成功的事業,天底下沒有我們攻不下的灘頭堡,這就是明華園精神!」

《大河彈劍》排練現場。 (徐欽敏 攝 明華園戲劇總團 提供)

用傷痛換來感動 孫翠鳳交棒徒弟期許超越

孫翠鳳每次演出,都是傷痕累累,她的演出經歷,可說是一部身體記憶,《李靖斬龍》更是痛徹心扉。

《李靖斬龍》於國家戲劇院首演前夕的一場武戲排練,對手刺傷了孫翠鳳的下眼瞼,差點就有可能失明。當時,她趕赴急診,焦慮地問醫生:「怎麼辦?明天就要演出,眼睛會不會腫?」醫生說:「要想不腫的話,就不能打麻藥喔!」孫翠鳳沒有半點猶豫,不打麻藥,咬牙治療,帶傷上陣。

如今,她把這個角色傳給徒弟李郁真,自己則改演頗具城府的一代君王李世民。她說:「其實我最拿手的是內心戲。」孫翠鳳感慨自己的人生充滿了各種波折,而這些磨難都化作演戲養分,所以她掌握角色往往比別人都要來得快、來得深刻。「演武戲傷身體,文戲更傷心,那種揪心痛楚,還真是會讓人內傷啊!」孫翠鳳自嘲著。雖然她覺得,心態和過去已然大不相同,以前演戲是壓力,現在演戲是享受。但,生活中全無娛樂、只有歌仔戲的孫翠鳳,始終用身心的傷痛,換來觀眾們的感動。

李郁真是孫翠鳳女兒陳昭婷的高中同學,起先只是被邀請去看《乘願再來》,竟然就被孫翠鳳迷住,她說:「怎麼會有這麼帥的人!又帥又能唱又能打,演得又好!」之後,就常去明華園打工,沒想到就跟著上台演戲了。而剛學戲的學員,也要學著自己化妝,奈何調朱弄粉難倒了他們,各個都畫得歪七扭八。孫翠鳳回憶,當時李郁真的妝容也是不忍近睹,但鑼鼓一響,李郁真一出場,渾身上下卻有說不出的帥勁,完全不覺得這是個初登場的學員。也許,就在那瞬間,孫翠鳳覺得將來傳承非郁真莫屬。

但光是表演好也不行,孫翠鳳表示,她挑徒弟,第一注重個性與品德,在這點上,李郁真完全符合她的標準。此外,李郁真有紮實的舞蹈底子,許多動作都難不倒,在劇團十幾年磨練至今,已然是獨當一面新世代小生,孫翠鳳說:「郁真已經超越了當年的我!」

欲瀏覽更多內容,請購買《PAR表演藝術》 第323期 / 2019年11月號 ,洽詢專線 02-3393-9874。

《PAR表演藝術》雜誌 ▪ 323期 / 2019年11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