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評論 Review | 戲劇

未辯證的身體 何能回應歷史?

《白噪音》以間接、更多是以象徵的重組,表達對於戒嚴的認識。 (陳宥中 攝 饕餮劇集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我更想追問的,不單是仍待訓練與養成的演員╱舞者,而是導演幾乎理所當然地接受看似繼承自歐陸舞蹈劇場的種種現代舞身體表現與語彙。在表演之中看不到這個新成立的劇團與其當代演員對於如何展演、該以何種身體形象呈現,提出必要的辯證與思索。如果身體是物質的,它必然也同時是歷史的。站在此刻的台灣,意圖回顧五十年戒嚴經驗或重省至今已然八十年的時空維度,提煉取法之道竟是如此簡便借用的身體內涵?

饕餮劇集《白噪音》

8/4  台灣大學雅頌坊

欲瀏覽更多內容,請購買《PAR表演藝術》 第321期 / 2019年09月號 ,洽詢專線 02-3393-9874。

《PAR表演藝術》雜誌 ▪ 321期 / 2019年09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