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將上場 Preview | 音樂

朱宗慶打擊樂團春季音樂會「美好關係」 從演奏到作曲 取材生活創意出擊

「美好關係」將演出六位兼具擊樂演奏家身分的作曲家作品,再加上一首朱團團員的全新創作。 (擊樂文教基金會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每年春天,朱團總是以萌發新意的創想製作音樂會。由於近年來,具備作曲家身分的打擊樂家愈來愈多。他們除了深入掌握各種打擊樂器的演奏技法,也充分利用打擊樂「從生活中取材」的發展特性來進行創作,因此樂團即以「美好關係」為題,精選六位兼具擊樂演奏家身分的作曲家作品,再加上一首朱宗慶打擊樂團團員的全新創作,在三月中旬展開演出。

2020朱宗慶打擊樂團「美好關係」

3/14  19::30 臺中國家歌劇院大劇院

3/15  14:30 高雄市文化中心至德堂

3/21  19:30   3/22  14:30

台北 國家音樂廳

INFO  02-28919900

藝術工作者的身分並非那麼劃分清晰的!作曲家在真正譜曲之前,需要對演奏有一定程度的熟悉度;相對的,演奏家經過多年的訓練,對於自己的樂器性能必定有高度掌握,不管是提筆創作或根據樂譜二度創作,都是想像的抒發。在擊樂的領域尤其明顯,因為它的樂器種類、音色、工具等等都還在探索中,可變數也大,想要在大家有志一同為一場演出討論之時,無論是扮演什麼角色,「美好關係」就在此刻產生。

「相較於其他樂器,不同演奏者演出落差很大、詮釋也有很大區別。」朱宗慶打擊樂團團員盧煥韋歸納:「一般來說,擊樂創作者可分為兩類,一種寫得很仔細,連聲音、鼓棒的要求都考慮得很清楚;另一種則是塊狀、空間記譜或圖像式等的創作,留給演奏者很多自由的空間。」也因為這樣,打擊樂演奏與作曲家之間的交流,自然比其他樂器多。從另外的角度看,「交流」又有多種關係,由於打擊樂是十九、廿世紀才從樂團獨立出來,因此很多作曲家都還活著,有機會當面溝通協調。有時演奏者也能提供作曲家關於樂器、技巧等意見,而作曲家也得以藉此獲得更多資訊,刺激更多創意。再者,在團隊之間,演奏者的互動不像管絃樂團那樣聲部獨立,而是需要更高度的默契。

相互刺激  推陳出新

每年春天,朱團總是以萌發新意的創想製作音樂會。由於近年來,具備作曲家身分的打擊樂家(perussionist-composer)愈來愈多。他們除了深入掌握各種打擊樂器的演奏技法,也充分利用打擊樂「從生活中取材」的發展特性來進行創作,因此樂團即以「美好關係」為題,精選六位兼具擊樂演奏家身分的作曲家作品,再加上一首朱宗慶打擊樂團團員的全新創作,在三月中旬展開演出。

尼伯夏.契可維契(Nebojša Jovan Živković)的〈颶風珊迪Sandy, the Hurricane〉是根據他二○一二年赴國際打擊樂藝術協會年會(PASIA)演出時,親身經歷颶風珊迪侵襲美國東岸的經歷所創作。樂曲包含活力十足的擊鼓演奏,時而遠方傳來聲響,時而描繪萬物逃竄,再加上野地錄音的大自然聲響,展現颶風正真實、狂放的姿態。〈MAG7〉是麥可.伯瑞(Michael Burritt)為七位技藝精湛的學生所作;由於他們聰明且才華洋溢,麥可稱他們為“The Magnificent Seven”,所以如此命名此曲,樂曲融會了多種的音樂類型,並且將各式各樣的藝術影響力,整併於一個「類狂想曲」的形式之中。〈雙協奏曲Double Concerto〉來自於艾曼紐.賽瓊奈(Emmanuel Séjourné),他為顫音琴與絃樂器(1999)、木琴與絃樂器(1999)各寫了一首協奏曲,迄今兩首曲目在各地交響樂團演奏次數高達六百多次,其後他又結合顫音琴與木琴,寫出這兩種獨奏樂器與樂隊的協奏曲。目前已於眾多國家演出,並且也有各種版本改編。

湯摩.亞里(Tomer Yariv)的作品〈印巴.圖塔的旅程Ibn Battuta〉,描繪的是出生於摩洛哥的印巴.圖塔,於一三二五年廿一歲時決定前往回教聖地麥加朝聖,每回朝聖之旅都經過不一樣路線。遊歷之旅延續卅年,途經多個國家、踏遍回教統治者領土的故事。〈生活是(_____)Life is (_____)〉為傑森.特勞廷(Jason Treuting)所創,他將語言轉化成音樂架構、節奏、和音╱旋律,也喜愛透過實際指導讓樂手創造,如同曲名的留白,此次朱團將填入創想,演奏屬於他們的新版本。〈碰撞Collide〉是雅各.雷明頓(Jacob Remington)描述物質粒子相互碰撞,朝向無法預測的方向發射。音樂以無法預料的模式和高度變化的節奏展現,是一首大型編制的精采演出。

六加一  以擊樂相互交融

同場音樂會也將發表一首朱宗慶打擊樂團團員盧煥韋的全新創作。從高中開始,鑑於當時練習曲不多,便開始編寫技巧練習給自己練的他,也培育出創作的熱愛與潛力。近年來,他也益顯鋒芒為樂團創作了不少經典曲目。此次再度擔負重任,他問自己「朱團的特色是什麼?」盧煥韋認為,從朱老師維也納學成回國後,就思考過這個問題。在台灣這樣一個文化融合的地方,樂團除了西洋文化,對本地傳統也相當重視。在學校,打擊樂學生除了主修西方樂曲,還必修京劇鑼鼓、北管及選修一項傳統戲曲。「我想像不同文化的美好關係,但並非『中西合璧』那樣簡單拼貼,也不是A加B等於AB,而是A加B等於C。」因此,他創作了《融》這個作品。「為了這首曲子,我查過辭典,這個字有融解、融化、融和,還有金融、和樂融融等。所以我用各種節奏挑戰原有對樂器的意象,讓樂曲有流動、和諧的感覺。」八個人的大編制,希望為樂團累積更多能量。

六首曲目,曲式、編制與創作各有手法,風格涵蓋浪漫的爵士搖滾、鮮明強烈的中東色彩、具詼諧質感的實驗性音樂。加上朱團的作品演出作為總結,從創作、演奏到聆賞;從團隊、作曲到觀眾,感受那緊緊相連的《美好關係》。

欲瀏覽更多內容,請購買《PAR表演藝術》 第326期 / 2020年02月號 ,洽詢專線 02-3393-9874。

《PAR表演藝術》雜誌 ▪ 326期 / 2020年02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