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號人物 People

歌仔戲資深旦角許秀年 娘子永遠不訴苦

許秀年 (許斌 攝)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從五歲開始上台,迄今已在歌仔戲表演上耕耘了一甲子,「永遠的娘子」許秀年的成績有目共睹,今年獲得傳藝金曲獎戲曲類特別獎也絕對實至名歸。六十年的表演歲月,許秀年總是兢兢業業,持續精進,不畏接受挑戰;現在思考的是如何將一身功力傳給下一代。但看似順遂的表演生涯,沒說的是沒有童年的過往與扛起戲團招牌的壓力,還有各樣的身體病痛,即使如此,她也從不訴苦,「可能是受媽媽身教影響,她不訴苦,我也不訴苦。」

29屆傳藝金曲獎頒獎典禮

8/11  1900 台北 臺灣戲曲中心大表演廳

LIVE轉播】年代MUCH 38 8/11  19002200

【錄影重播】東森超視 33  8/18  14001600

INFO  gmafta.ncfta.gov.tw/home/zh-tw

唐美雲歌仔戲團《夜未央》   

9/27~29  19:30

9/30  14:30

台北 國家戲劇院

INFO  02-33939888

知名歌仔戲旦角許秀年,獲頒今年傳藝金曲獎戲曲表演類特別獎。她五歲以囝仔生出道、七歲拍電影歌仔戲,長大後與歌仔戲皇帝楊麗花搭檔演電視歌仔戲,成為觀眾心中「永遠的娘子」。近廿年來她與歌仔戲小生唐美雲合作,於現代劇場公演迄今。是許秀年讓戲迷讚嘆,原來囝仔可以搬戲;是許秀年用娘子力量,扭轉戲曲重生輕旦現象;是許秀年用她六十年功力證明,傳統是創新的基石。戲曲類評審召集人鍾明德推崇許秀年,「多年來兢兢業業為戲曲奮鬥,值得這座獎。」

「恭喜年姊得著這個獎。」當我用台語向許秀年致意時,她很驚喜,「你會講台語噢?足好、足讚,現在會講台語的人愈來愈少,我足煩惱。」她說:「台語很美很好聽,簡單一個字就有很多含義,例如國語講『是』,台語可以說『對啊』『嘿』『著啦』,能用台語做戲,我覺得很榮幸,會一世人做下去。」

五歲登戲台、七歲演電影  戲齡長達一甲子

許秀年今年六十五歲,自幼以「拱樂社歌劇團」為家。拱樂社,曾經是台灣光復後最具規模、家喻戶曉的歌仔戲劇團。她因為阿嬤和媽媽都在戲班工作,生下來四十天,就被大人抱到班裡養著。「團裡的大姊姊看我長得可愛,會幫我打扮、教我唱歌跳舞。」許秀年回憶往事,至今難忘三歲那年,「我被拉上台在歌仔戲正戲開演前卅分鐘,跳原住民舞蹈。」

不知道是不是許秀年的名字裡有個「秀」字,小小身軀站在偌大舞台,竟然一點也不怯場,好像注定她就是要在這個歌仔戲台,秀自己與生俱來的表演才華。當時戲棚下的大人看到一個三歲囝仔在戲台上跳舞,覺得很新鮮,使勁地拍手、大聲叫好。

許秀年五歲時,戲班公演《紅樓殘夢》,恰好有一場小孩子的戲,缺人手演,老闆娘問她,「要不要上去演」,她小腦袋點點頭,應聲「好」就上去了,沒想到大受歡迎。

老闆看她表現好,很有觀眾緣,就請專人為她量身寫劇本、打著她領銜主演的名號,四處巡演。許秀年還記得,「當時一天演兩場,總共演六個小時,每晚演完十點多,收拾好東西差不多半暝,第二天一大早起床背劇本。」當時一場戲演三個鐘頭,每一齣戲的劇本都很厚,小小許秀年沒上學、不識字,「老闆叫其他人一句句一段段念給我聽,我再跟著背下來。」當時鮮少孩童掛名當主角,許秀年每次演出都很轟動,場場爆滿。七歲時,她挾著高人氣,登上大銀幕拍起了電影歌仔戲,九歲主演的《流浪三兄妹》紅遍全台灣。

許秀年十六、七歲時,因為電視娛樂流行,戲班一個個解散,她的歌仔戲事業於此時進入第三階段:本來反串小生的她改做小旦,與楊麗花配對,在台視歌仔戲演夫妻,從此展開為人津津樂道的娘子生涯。廿七歲時,她踏出歌仔戲現代劇場化的第一步,與楊麗花在國父紀念館演《漁孃》、四十一歲登國家戲劇院演出《雙槍陸文龍》,四十五歲起與唐美雲搭檔,固定於現代劇場公演,廿年來已演出超過廿部大型新編歌仔戲及電視歌仔戲《菩提禪心》系列。

幾十年演下來,許秀年的表演技藝有目共睹:唱腔動人、扮相婉約,全無歲月感。她從外台、內台、電影,演到電視、劇場。如鍾明德老師讚許,「在每一個時代最頂尖的歌仔戲劇團,始終占有一席之地。」

許秀年年輕時的小生造型。 (許秀年 提供 許斌 翻攝)

百變娘子為戲持續精進  集各種表演經驗於一身

許秀年是一位聲色藝俱佳的戲曲表演藝術家,她的這份成就,除了歸功紮實幼功外,也緣於她從來不以豐富的資歷為傲,反而以開明的態度向其他表演類型學習更多的表演方式,以求達到更好的演出效果。譬如她從小到大在拱樂社這個天團,學的是小生,但為了歌仔戲改扮小旦。

「當年楊麗花看我長得娃娃臉,一百五十一公分高,屬於嬌小型,建議我演小旦比較適合。」許秀年坦言,「起初做小旦,非常不適應。」為了避免身段僵硬呆板,她在家對鏡子勤練旦角功法、去看黃梅調電影揣摩女主角身段,以及反覆讀劇本,深入了解人物個性,再將吸收到的內化成為在舞台上的表演語彙。

精益求精下,許秀年轉型成功,她飾演樊梨花,就是一個直率嬌媚的番婆;她唱王寶釧苦守寒窯,句句流露傻女人與夫分離十八年的悲情;她亦曾有太過入戲而影響生活的經驗,「演林黛玉風兒一吹就倒,不知怎的那段時間我自己常常生病。」

許秀年演活楊麗花的「老婆」,兩人扮螢幕夫妻幾十年,把自己拚到「永遠娘子」的地位。觀眾都以為這個柔弱娘子,就這樣一直伴「老公」白頭偕老,沒想到,她再次為了歌仔戲,放下成功的娘子形象,挑戰唐美雲歌仔戲團給她的任何角色。

如創團新編大戲《梨園天神》取材西方音樂劇《歌劇魅影》,許秀年出飾的芙蓉,挑戰傳統七字仔調加西洋管絃樂,是觀眾心中永遠沒人能比的本土版「克莉絲汀」;《榮華富貴》中她飾演拋夫棄子的壞女人,坐上皇太后大位後狠心殺死親兒子;還有《大漠胭脂》她演刁蠻的北周宇文氏公主,載歌載舞,刻下了我們對她唱念作打功夫精湛的印象。

「年姊為了戲好,在唐團嘗試多種角色,以她的功底,角色對她不是問題。」唐美雲表示,「劇團成立廿年了,感謝年姊及咪姊(小咪)陪著劇團南征北討,為當代歌仔戲留下作品。說真的,若我們自私一點,可以不用管那麼多歌仔戲的事,但是她們願意放下身段與我共同做傳承,我很感謝。」

曾有來自美國的戲迷,同一齣戲看了四遍後告訴許秀年,「你演四場,每一場的身段都不一樣。」可見她表演細膩,每一場戲的情感、每一句對白,皆反映每一個當下,不會因熟悉劇情,而陷入制式演法。雖然觀眾看得高興,許秀年卻認為自己還不行還不夠,「每一次演完,我就開始想這裡要怎麼改、那裡可以怎麼演。」

這幾年許秀年右耳耳鳴嚴重,雖接受治療,但未明顯好轉,然而她靠著堅強意志,忍著身體不適,年年參加唐團公演。唐美雲說,「年姊非常敬業,縱然身體不適,也不遲到早退。」

傳承深厚戲曲功力  不訴苦勞、盡全力而為

七月份唐團應邀到馬來西亞演出,許秀年沒跟,就是為了遵醫囑多休息,好儲備體力參加九月下旬的新戲《夜未央》,她將在劇中扮漢武帝第二任皇后衛子夫,挑戰詮釋其晚年絕境求生的瘋狂與絕望。她說,「現在右耳還是冒雜音,幸好工作時精神都放在劇本和表演上,會忘記痛苦。」

「感謝祖師爺賞飯吃、天公伯疼惜,讓我有幸成為歌仔戲的一分子,亦謝謝評審及觀眾給我肯定,讓我有勇氣做戲做甲老。」許秀年說,接下來將繼續針對咬字、曲調等基本功,竭力指導年輕人學戲。「歌仔戲的唱詞與唸白都是使用閩南語演出,可是現代年輕人發音不標準,譬如分不清閉口音合口音,如果能幫助他們清晰咬字,知道怎麼講、怎麼處理音調速度,讓語意完整、對白流暢,有助於傳達人物情感,會更有戲劇張力;七字調都馬調是歌仔戲最常使用曲調,練好了這個,其他變調就很好學。」她再三強調,「歌仔戲是台灣土生土長的劇種,一定要傳下去,我有信心歌仔戲可以回到內台高峰時期。」

最後許秀年笑著說,「我因為耳鳴,已經很少在採訪時講這麼多話,今天講最多。」許秀年談了很多關於歌仔戲的事。但她沒說因為媽媽與阿嬤在戲班負責採買煮飯,每天都很忙,她多數時間是乖乖坐在文武場旁,看大人唱戲,根本沒有童年可言;她沒說做囝仔時跟劇團跑遍全台巡演,她是主角,所有戲集中在她一人身上,因為工作量太大,睡不好吃不下,以致體力透支,常打針吃藥的往事;她也沒講第一次跟楊麗花合作,緊張到全身發抖,那時候是現場播出,導播喊「五四三二一」,她的情緒就開始不安;她更沒透露有一次在幕後等上台,無意中摸自己,發現心臟怦怦跳很快,後來診斷說是心律不整,現在吃藥控制中;唐美雲也說:「我們前期看不出來她耳朵不舒服,是她就醫了才知道。她不會說我不舒服,你們大家來配合我,她不會這樣子,她都不要影響別人。」

我忍不住問許秀年:「怎麼不說這些?」她靜默了一會兒,才緩緩說,「可能是受媽媽身教影響,她不訴苦,我也不訴苦。」

人物小檔案

◎1953年出生於雲林縣麥寮鄉,自幼跟隨母親在「麥寮拱樂社歌劇團」成長。

◎1958年以囝仔生出道,演出《紅樓殘夢》;1961年開始拍電影歌仔戲,主演《流浪三兄妹》轟動全台。

◎1970年代至1990年代,與楊麗花搭檔拍電視歌仔戲,代表作如《七世夫妻》、《梁山伯與祝英台》,獲得「永遠的娘子」美譽。

◎1999年起固定與唐美雲歌仔戲團合作,跨足劇場演出,目前仍持續參與各種演出。

◎2018年獲頒第29屆傳藝金曲獎戲曲類特別獎得主。

欲瀏覽更多內容,請購買《PAR表演藝術》 第308期 / 2018年08月號 ,洽詢專線 02-3393-9874。

《PAR表演藝術》雜誌 ▪ 308期 / 2018年08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