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 廟埕前、戲棚腳,美好的外台戲時光

民俗達人林茂賢開講 廟口就是咱的文化中心 讓你第一次看外台戲就上手

民俗學者林茂賢 (林茂賢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長期投入台灣民俗文化與傳統戲曲研究的民俗學者林茂賢,經常帶學生到各地參與民俗活動,在日常生活中實踐台灣傳統文化與精神。剛結束九天八夜大甲媽祖遶境進香的他,趁著北上開會空檔,應本刊之邀受訪,來和大家聊一聊,傳統戲曲在早期台灣民眾的日常生活中扮演什麼角色?外台戲究竟在演什麼?是演給誰看?隨著現代生活型態的轉變,傳統戲曲的發展和外台戲文化,又受到了什麼樣的衝擊與影響。

Q:在台灣早期的傳統社會裡,戲曲是如何與民眾的生活結合?

A過去沒電視、沒手機的時代,廟就是地方的文化中心。阿公、阿嬤在廟會聽南管、北管、八音,在廟口看布袋戲、歌仔戲,看陣頭跳舞,民眾很自然地在廟口接觸到傳統藝術,到廟口看戲成為生活的一個期待。媽祖生日要到了,就表示要演歌仔戲、布袋戲了!神明誕辰、歲時節日幾乎都是配合農業週期,農忙的時候神明也不敢過生日。廟會在台灣傳統社會中,就是民眾生活作息的根據。

Q:外台戲的演出性質與功能為何?

A外台戲最重要、最常見的功能就是酬神、還願,感謝神明保佑地方平安,這樣的意義現在還是普遍存在。例如慶祝豐收在客家是「收冬戲」,河洛人叫「平安戲」。升官、賺錢也都會請戲班來鄉里同樂。日治時代,家中男性平安從南洋退伍回來,請的戲叫「做兵戲」。此外,罵人、賭博、偷甘蔗、偷客兄也會請戲班,這叫罰戲,戲台上還寫著公開道歉的緣由。打賭輸了也會請戲班,只要戲班有演出、有錢賺,大家有戲可以看,都是為了鬥陣鬥熱鬧。

Q:現代生活型態的轉型,早期傳統的宗族勢力逐漸消退,對外台戲班的演出情形有沒有轉變?

A現在民間戲班和廟方遇到最嚴重的問題是,每次演戲都會有民眾檢舉噪音或環保問題。個人意識愈來愈強,不分緣由,民眾覺得吵就去報案。本來一年一度的盛事,為了減少抗議變成三年一次,都不辦的話信徒會不滿。都會區寸土寸金,很多廟蓋在高樓,要搭電梯才能拜拜,沒有廟埕就連演戲的地方都沒有。以前神明生日一定要請戲班來扮仙,現在變成影視歌星的聯歡晚會,剩下穿著清涼的歌舞秀或鋼管秀,甚至乾脆辦卡拉OK,讓社區民眾自己唱歌慶祝媽祖生日快樂。外台戲最重要的意義就是酬神,演戲酬神這樣的習俗已經完全解體。戲班產業的內在、外在都有問題。外在環境面臨個人意識抬頭、環保意識衝突、廟埕空間消失、文化儀式價值不被重視等;傳統戲班失去演出機會,歌仔戲、布袋戲、陣頭等傳統藝術也就沒有了。內在問題是削價競爭、後繼無人。很多劇團演員三個加起來超過兩百歲。因為戲班市場無以維生,像是藝術大學、戲曲學院的學生畢業後只好轉行。

過去沒電視、沒手機的時代,廟就是地方的文化中心,圖為台北保安宮文化祭家姓戲演出。 (林韶安 攝)

Q:傳統「家姓戲」的演出形式,隨著社會結構的轉變是否也受到影響?

A:「家姓戲」的起源,是用宗族的血緣連結來化解移民社會的地域對立。舉例來說,本來同姓氏的人各自分屬漳、泉、客家族群,這些相互對立而相同姓氏的宗族成員,共同出錢、出力支持家姓戲,輪流主辦也相互競爭;事關不同宗族之間的面子問題,所以不管輪到那一個姓氏主辦,氣勢絕對不能輸,加碼再加碼,一年比一年盛大。以前同一個庄頭住的都是親戚,大家從小時候就在廟埕玩捉迷藏,阿公下棋、父親在喝茶聊天,廟埕是充滿生活記憶的地方。在宗族的凝聚力之下,才有可能衍生出家姓戲。家姓戲的價值在於化解移民社會的族群對立,強化宗族的在地向心力。

俗語說「一代親,兩代表,三代毋識了了。」第一代是親兄弟、親姊妹,第二代是表哥、表弟,第三代就彼此都不認識了。現在社區裡面同姓的人都不一定會認識,彼此之間可能毫無關係;加上大量外來人口移入,傳統宗族的人際關係逐漸消失,對公共事務的向心力也不再那麼緊密;現在還能維持家姓戲的保安宮和萬和宮,已經都是由廟方主辦。

Q:傳統戲班與廟方的關係要如何建立與維持呢?

A以前接戲路、打戲路的方式是透過班長,也就是獨立仲介人。班長人面很闊,認識很多戲班與宮廟,抽百分之幾的佣金,作為介紹演出的酬勞。現在戲班必須自己去跟廟公和主委交陪,因為廟方多半習慣邀請熟悉的戲班,要建立這樣的關係需要花費戲班很長的時間和心力,演出品質反而是其次。最糟糕的問題是,發展到後來變成以價錢為標準,不考量文化意義和演出品質,只要便宜又熱鬧就好。因為戲金非常低,演員和樂隊的人數、品質都非常差,戲就沒人看,廟方更不想再請戲,變成一種惡性循環,反而愈爛的戲班愈能生存,造成戲班產業加速崩解。

Q:外台戲演出的魅力在哪?和在劇場裡看戲有何不同?

A就是俗擱有力!外台戲無論是作功、唱念絕對不會文謅謅,是直接貼近基層民眾的心理需求。劇情有道理最重要,重要的是善有善報、惡有惡報,有情人有沒有終成眷屬。如果結尾好人都死光、奸人當道,底下阿公、阿嬤絕對會生氣。外台演出不管念的、唱的民眾都聽得懂,不用字幕,有時候也會穿插開黃腔或唱流行歌。對廟方來說,演戲的目的不是為了藝術,主要是找人扮仙,然後要熱鬧,這和室內劇場的演出要求就不一樣了。廟口是流動劇場,看累了可以去玩十八豆仔、買烤香腸、射氣球,在附近走一走,等一下再回來看。在劇場看戲,頂多出去上個廁所就回來,對吧!

「扮仙戲」是神明誕辰活動中最主要的儀式。 (林韶安 攝)

Q:「扮仙戲」在現在演出的功能與意義是什麼?

A俗話說「誤戲誤三牲」,外台戲的傳統意識就是為神明慶生。神明誕辰如果沒有請戲班來扮仙,儀式就不完整。「扮仙戲」最隆重正式的戲種是北管,北管使用的語言是官話,又稱正音,民眾可能聽不太懂,但卻是神明誕辰活動中最主要的儀式。其次是俗稱大戲的歌仔戲,再來是布袋戲、車鼓戲。扮仙的儀式性價值是無法被取代的功能,所以傳統戲班還能夠在現代社會存活下來,「扮仙戲」的需求存在是很重要的因素。

Q:如今,傳統戲曲的演出市場整體逐漸萎縮,政府的政策可以如何應對?

A政府畢竟沒有辦法照顧每一個團,戲曲環境的改善是比較重要的。現代社會結構轉變之後,廟口市場是一定會萎縮,演出機會愈來愈少。尤其是九二一那年,全台灣酬神戲都萎縮,當年度因為天災取消,第二年沒演理所當然,第三年沒演大家也就習慣了。即使政府投注很多經費,很多瀕危的傳統劇種,還是很難脫離消失的命運。政府過去補助戲班巡演,但反而是打壞市場行情。

我們應該要透過教育推廣,鼓勵廟方重視文化傳承,在廟口保存表演空間。只要廟埕文化還存在,傳統戲曲就有發展的空間。我在大學教授傳統戲曲,期末考就考布袋戲,學生都會唱「七字調」、「都馬調」,重要的是接觸和理解。強烈要求南管、北管、歌仔戲、布袋戲、車鼓戲等傳統藝術,應該納入十二年課綱。如果民眾從小對傳統戲曲就完全沒有接觸,長大之後怎麼可能會突然就願意跑到廟口,甚至買票進劇場看戲呢?最重要的是培養基本觀眾,培養觀眾比培養演員更重要。

廟會時演出的藝陣,也是精采的傳統藝術形式。 (林韶安 攝)

本篇文章開放閱覽時間為 06/16 至 06/30。
欲瀏覽更多內容,請購買《PAR表演藝術》 第318期 / 2019年06月號 ,洽詢專線 02-3393-9874。

《PAR表演藝術》雜誌 ▪ 318期 / 2019年06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