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評論 Review | 戲曲

溢出於文史之外的想像與詮釋

《海公小紅袍》繼承了黃海岱戲劇的文雅、具有文學性,整體情節安排上,有重有輕,觀眾能夠獲得調劑。 (臺灣戲曲中心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掌中戲做活戲最趣味的地方,也就是這溢出於文史之外的想像空間,然而張居正何許人也?海瑞又何許人也?這或許重要,也可能不重要。重要的是,藝師如何詮釋出別具特色的人物吸引觀眾,引發觀眾向下觀看的興趣,才是重要。

昇平五洲園《海公小紅袍》

9/7  台北 臺灣戲曲中心小表演廳

臺灣戲曲中心推出看家戲系列活動已有四年之久,今年邀請的團隊仍舊以台灣傳統的偶戲(掌中戲)、歌仔戲為主,這也顯現出,臺灣戲曲中心希望將台灣即將佚失的傳統保存、傳承,並使之流傳的重要目的。這一次,我所觀賞的《海公小紅袍》是昇平五洲園老藝師林宗男的看家戲,這一劇目改編自清代佚名的章回小說《海公小紅袍傳》,不過該小說的篇幅共有四十二回,該劇所演繹的情節並不到全本的四分之一。

劇情只走到伏筆處  有些可惜

《海公小紅袍》講述的是明代萬曆年間張居正把持朝政,萬曆皇帝忽臨一夢,夢中的萬曆皇帝正在御花園飲酒,忽來一巨人持弓要射殺萬曆皇帝,但萬曆皇帝怎麼呼喊卻無人保駕。此時,海上忽有一身著紅袍之人乘著小舟來保駕,萬曆皇帝忽然驚醒。隔日早朝,為夢所苦的萬曆皇帝要求文武百官解夢,卻只有孫成一人明白,這夢中保駕之人便是被先皇賜予「大紅袍」的三朝元老海瑞。

張居正一聽此言,便要構陷海瑞讓他無法回朝。於是張居正向萬曆皇帝編了一個謊言,表明聽說海瑞已死,要求萬曆帝厚祭海瑞。萬曆帝則派任海瑞的弟子陸文龍前往誦唸祭文。張居正以大明律令中祭文一唸,無論是生是死,臣都必須為君而死,方能證明其忠君愛國的情操。但,海瑞的智謀打亂了張居正的計畫,順利回朝,將與張居正在朝中來場忠奸鬥法。

這次昇平五洲帶來的看家戲,基本上情節僅只描寫至此。就念白唱段看來,《海公小紅袍》繼承了黃海岱戲劇的文雅、具有文學性,整體情節安排上,有重有輕,觀眾能夠獲得調劑。

整體而言,《海公小紅袍》是中規中矩的歷史公案劇,不過也因為是歷史劇,對歷史不熟稔的觀眾或許會有疑問:為什麼張居正就是壞人?為什麼壞?在這次的看家戲並沒有被點清楚。再者,因演出時間較短,也僅演至伏筆處,明明正要向前推展,竟然下集待續了,不免有些可惜。

藝師口白功力  看到掌中戲精髓

或許觀眾應該要用另一種眼光看待「看家戲」。又或許,看家戲的設計如同京劇、崑劇的折子一般,我們應該要看的是主演靈活的口白、主唱穿透的嗓音,還有老藝師如何發揮活戲。確實,這段稗官野史的敘事已安排有趣味、調劑之處,比如演出者穿插幾句俏皮話針砭時事,如騙子可以選總統、賣菸賺外快、假新聞等等的插科打諢。

但,真正可以看出主演功力的,即是老藝師林宗男所表現的陸文龍弔祭海瑞一段,文白交雜的對白使用,文字的典雅端看藝師的功力,語言貼近觀眾更是相當了不得,觀眾也能夠不必拘泥於歷史或其中心主旨的理解,只要仔細聽藝師清晰又諧趣的口白與細膩的操偶過程,就可以看見掌中戲真正的精髓。

掌中戲做活戲最趣味的地方,也就是這溢出於文史之外的想像空間,然而張居正何許人也?海瑞又何許人也?這或許重要,也可能不重要。重要的是,藝師如何詮釋出別具特色的人物吸引觀眾,引發觀眾向下觀看的興趣,才是重要。

雖然本次主題是「看家戲」,但不免也會讓人期待有更多現當代劇場元素的介入,讓掌中戲能進一步思考如何在表演空間上獲得更多的詮釋可能。不過這次的看家戲很可惜,觀眾少之又少(僅約廿多人),雖美其名要傳承保存,但若沒有觀眾,這些精采的藝術要怎麼被保留,被看見?團隊得思考這層面的意義,作為推手的臺灣戲曲中心亦不能輕忽這件事情的嚴重性。

本篇文章開放閱覽時間為 10/16 至 10/31。
欲瀏覽更多內容,請購買《PAR表演藝術》 第322期 / 2019年10月號 ,洽詢專線 02-3393-9874。

《PAR表演藝術》雜誌 ▪ 322期 / 2019年10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