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藝波 Cities & Arts | 香港

演藝學院學生罷演撐香港 曹誠淵另創新團尋中國認同

香港演藝學院的《穿Kenzo的女人》宣布罷演,圖為該劇海報。 (香港演藝學院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香港反送中抗議運動持續延燒,更因港警強行攻入校園的暴力行動,讓對峙局面益發升高,此時許多大學畢業典禮已經取消,而香港演藝學院的學生也紛紛以罷演、罷拍等行動,發出聲明表示即使「可能失去學位」亦要行動「迫使政府回應訴求」。但同時也見香港資深編舞家曹誠淵告別一手創辦的「城市當代舞蹈團」建立新團「風臨山海」,要求參與夥伴需認同中國,立場態度鮮明。

香港反對《逃犯條例》修訂草案運動仍然持續,政府未回應任何訴求,警察與抗爭者的對峙激發更多大規模的暴力衝突,加上科技大學學生周梓樂在衝突現場的將軍澳離奇墜樓不治,讓網民在十一月第二週發起罷工行動。多所大專院校響應罷課,其後防暴警察在未獲校方許可的情況下強行進入校園,中文大學首先變成戰場,及後蔓延至多所位於市內的大學;抗爭者築路障堵塞主要道路包括海底隧道,理工大學上週被「圍城」逾千人被捕,包括文學界詩人和策展人鄧小樺。

 寧無學位  也要罷演撐香港

這段時期不少大學畢業典禮已告取消,而演藝學院學生則正值為畢業作品進行彩排。十一月十三日,一群演藝學院戲劇學院學生「決定罷演」,包括門票售罄的音樂劇《穿Kenzo的女人》,並以「致生於亂世的香港人」為題發表聲明,文中表示「對舞台的確有一種使命感,明白在舞台上帶領觀眾進入藝術世界的崗位,甚或帶領觀眾思考社會問題」;然而他們更關心「在此社會環境下,學生學習舞台表演藝術是否仍是首要考慮?」,即使「可能失去學位」亦要行動「迫使政府回應訴求」。至於電影電視學院、音樂學院、舞蹈學院等亦有罷拍、罷演的行動。同月「香港舞台技術及設計人員協會」亦向「國際劇場組織」發出聲明引起更多海外劇場工作者對香港的關注,聲明「強烈譴責香港警隊違反國際人權公約,不合理使用武力對待示威者和市民」。

 事實上近月很多演出的票房大受影響,創作人和演出者在沉重心情下堅持專業上台;「娛樂」好像變得格格不入,觀眾對台上演出的任何符號都會「對號入座」。如「世界文化藝術節:北歐五國」由冰島舞蹈團演出的《黯黑祭典》,強勁的肢體語言訴說與內心黑暗的對奕,不少藝評人都表示對台上穿黑衣的舞者與黑色布偶的暴力場面感受極深。筆者則剛在上海看了「鄧樹榮戲劇工作室」的《馬克白的悲劇》,劇中馬克白和夫人的權力慾望與滿手鮮血在今天看來別有深意。

 創建新團立場鮮明  曹誠淵認同中國

演出由藝術發展局籌劃,屬「香港節2019:藝匯上海」的節目之一,整個演藝項目包括廿檔製作、展覽等於十一月在上海不同地方展演,並由行政長官林鄭月娥主禮開幕。不過她站在有文化教父之稱的榮念曾背後,見證上海文化研究中心與「進念.二十面體」簽署合作備忘錄的照片,卻在香港藝文界瘋傳,當然「進念」的「文化帶路」項目已不是今天才交流,教父與上海的密切也不是今天才知道,但在這情勢下,有些事說不清也就難免惹出「公關危機」。

然而曹誠淵告別一手創辦的「城市當代舞蹈團」建立「風臨山海」的消息,則在其微博中說得再清楚不過,且點出四點鮮明立場,除了造詣的要求外,藝術夥伴還要「認同香港是中國的一部分;認同香港文化與中國文化一體同源;認同香港的現代生活與中國的現代化發展息息相關;願意以平等心和平常心與內地的舞者們交流合作,分享現代舞」。在這個時機的選擇恐怕不是偶然,在這大時代,藝術難以保持純粹;而藝術家從哪裡來往那邊站去,歷史會是見證。

本篇文章開放閱覽時間為 12/01 至 12/31。
欲瀏覽更多內容,請購買《PAR表演藝術》 第324期 / 2019年12月號 ,洽詢專線 02-3393-9874。

《PAR表演藝術》雜誌 ▪ 324期 / 2019年12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