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光燈下 In the Spotlight

無話可說不如用唱的 然後不斷地唱 《我為你押韻—情歌Revival》

楊景翔 (林韶安 攝)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他們有想過《我為你押韻—情歌》會紅,但沒想到會如此長紅。情節描述一位潦倒的編劇遇見一名神秘女子,情節看似芭樂,實則韻味無窮。那年馮勃棣(Birdy)的劇本在台北文學獎中被雀屏中選,評審之一的李慧娜詢問楊景翔導演的可能,兩個當時初出茅廬的藝術家靠這齣戲打出知名度,叫好叫座巡演橫跨海內外,寫下台灣小劇場亮眼的成績。

楊景翔演劇團《我為你押韻—情歌Revival

3/67  1930   3/78  1430

台北 國家戲劇院

3/1415  1430   3/14  1930

臺中國家歌劇院中劇院

INFO  www.facebook.com/yangtheatre/

芭樂愛情戲如何上演百場不輟?不如轉而問潦倒的主角人生何以寫成一齣戲?關鍵即在文中使用的各種對比衝突:以韻味十足的台詞訴說無韻可押的煩惱,以幽默的方式歌頌悲慘的人生。強烈的語感節奏與風趣的劇情,是《我為你押韻—情歌》歷久不衰的原因之一。

一演再演 多年後咀嚼出新意

對導演楊景翔來說,此戲格外珍貴,不僅因為是他首部能夠一演再演的作品,更是隨著歲月成長,能夠讓他不斷咀嚼劇中新意的作品。

「我在之前的導演版本中,都是用一種溫暖、輕快、美好的方式在訴說愛情相遇的過程,但是經過這幾年,我反而更能體會主角的孤獨,正是因為這種孤獨才會有一種話很多的感覺。」楊景翔進一步解釋,雖然劇中愛情事業兩失利的主角不斷說著:「我跟你沒什麼好說……」卻也為了解釋兩人何以無話可說,而說得更多,藉此發現對方是彼此的知音——「就是這種感覺!一種『我願意聽你的故事』,這種茫茫人海中只有你能理解對方的戀愛感,是我過去導演重點。但今年我會轉而去經營現代人的孤獨。」《我為你押韻—情歌Revival》於焉誕生。

被放大的幽微情感 讓我們再講一遍

所謂的孤獨,並非只有「單身與否」,而是對應現在各式各樣、層出不窮的發言管道,說得愈多卻發現聽得人愈少,這種「發表過剩」的時刻會讓人的心頭產生巨大的孤寂,反而慢慢萌芽出「一切都沒什麼好說的」的狀態。這樣的心境,與近十年前Birdy所寫下的《我為你押韻—情歌》似乎不謀而合。

劇本透過語言文字,精準地傳達出華人向來羞怯、不願直接訴說的情感,具體而微地隱喻人生的狀態。這麼多年來,楊景翔每回重新回頭翻閱台詞,依然覺得不可思議:「這麼幽微的情感被文字放大了。」

無論是為愛情或者孤獨押韻,惟願情歌繼續唱著,芭樂戀情亦能成眷屬,曲終人雖散,來日劇場相見,燈光熄滅,讓故事再講一遍。

欲瀏覽更多內容,請購買《PAR表演藝術》 第326期 / 2020年02月號 ,洽詢專線 02-3393-9874。

《PAR表演藝術》雜誌 ▪ 326期 / 2020年02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