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銳藝評 Review

物質作為情欲之表徵

〈汐汲〉以女性的敘事觀點,表述松風在海邊汲水時表述日日睹物思人、等待伊人歸來,卻在漫長的等待當中愁腸百結。 (林韶安 攝)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物質雖便於人憑寄情感,但也同時是最脆弱的存在象徵。繡襦化身的李亞仙,是李亞仙對於鄭元和的情感延伸,也是鄭元和對於李亞仙的理想想像,因此繡襦的變化,毋寧是李亞仙與鄭元和在五十年之間彼此思念的共同產物。而此物件的脆弱在於,「繡襦本是無情物,喜樂幸與亞仙同」,但當今生結束、人與物同時消亡之後,「來生再無有什麼鄭元和與李亞仙了」,因此物質憑寄的情感是既真且幻的存在,建構出人存在的無限悲哀。

國立國光劇團、橫濱能樂堂《繡襦夢》

2018/9/15 台北 臺灣戲曲中心大表演廳

欲瀏覽更多內容,請購買《PAR表演藝術》 第312期 / 2018年12月號 ,洽詢專線 02-3393-9874。

《PAR表演藝術》雜誌 ▪ 312期 / 2018年12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