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畫特輯 Special

獅子也是藝術家——多媒體當代實驗「獅劇」《千里走單騎》 新視野藝術節2018系列報導(三之二)

鄭鑫洲師傅(左)將聯同郭氏功夫金龍醒獅團其他成員,演出梅花樁及戰鼓陣。 (郭氏功夫金龍醒獅團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舞獅除了是傳統的表演技藝,也能演出複雜的人物性格與情感嗎?將於十一月初在香港新視野藝術節中世界首演的多媒體當代實驗「獅劇」《千里走單騎》,由編舞家楊春江與郭氏功夫金龍醒獅團聯手,依循獅劇傳統選出三國故事中一折,以各種虛實意象呈現這一路上「過五關斬六將」的驚險歷程,以及人物的內心轉折,將讓觀眾看到不一樣的獅劇新視野!

多媒體當代實驗「獅劇」《千里走單騎》

11/9~10  20:00

11/10~11  15:00

香港文化中心劇場

INFO  www.newvisionfestival.gov.hk

被譽為萬獸之王的獅子,今天在喜慶時節的舞獅表演裡,往往只是搞搞氣氛,不見得特別威武,更遑論個性;在黃飛鴻電影的武打場面中,穿梭在梅花樁上的獅子技驚四座,霸氣十足,卻又似乎欠了一點內在情感或藝術美感。今年十一月,多媒體當代實驗「獅劇」《千里走單騎》將於香港的新視野藝術節世界首演,令人好生好奇:獅劇究竟是什麼?剛勁俊美的獅子如何與《三國演義》的亂世英雄相得益彰,展現人物的性格特質,以至刻板印象以外的內心世界?

舞台上的獅子

談這些之前,先略述獅子的一些戲劇形象。日本歌舞伎之中,有一系列名為「石橋物」(しゃっきょうもの)的作品,專門以獅子作為主角。其中一齣《鏡獅子》(かがみじし),舞台演出由日本電影巨匠小津安二郎在三○年代拍成紀錄片,擔綱的著名演員六代目尾上菊五郎兼擅男角(「立役」たちやく)、女角(「女形」おんながた),分飾少女彌生和勇猛駭人的獅子精。劇中,彌生在新春祭典獻舞助興,當她拿起祭壇的獅子頭道具起舞時,獅子的靈魂竟然附到她的身上。少女不由自主被拖進後台,再出場的時候已變成獅子精,與兩隻蝴蝶追逐,雄姿英發。此作有相當完整的情節,把舞蹈和音樂串連起來,戲劇架構相當成熟。

在中國戲曲體系裡,紹劇以猴戲馳名,《孫悟空三打白骨精》等劇目廣受歡迎。猿類與人類同屬靈長類動物,人模仿猴較為容易;獅子則屬貓科類,戲劇處理須更花心思,舞獅藝人要表現獅子的「喜、怒、哀、樂、動、靜、驚、疑」八態,突出牠的輕靈威武。綜觀各個戲曲劇種,似乎沒有以獅子為中心的劇目。為了更深入了解「獅劇」,筆者特地向《千里走單騎》獅劇顧問郭永昌的公子郭文龍請益。

舞獅與戲曲涇渭分明

現為郭氏功夫金龍醒獅團總教練的郭文龍師傅表示,傳統舞獅是學習功夫的輔助運動,一直依附在武術和武館之上,獨立於戲曲體系。(註1)有別於戲曲的舞台演出,舞獅主要在街頭表演,比較隨意,講究即場發揮;又由於創作過程較少文人參與,獅劇(或戲劇情節較為完整的舞獅演出)的傳承主要依靠藝人口傳心授,鮮有文獻記載。

自古至今,獅劇大多以三國故事為基礎,「獅頭的顏色也有含意,例如張飛是黑色,突顯他的驍勇;關羽是紅色,代表仁義;劉備是彩色,象徵智慧;黃忠是黃色,代表忠心。」郭師傅說。近代,舞獅在馬來西亞的發展比香港蓬勃,有「老夫子」之稱的馬來西亞大師林明國曾告訴郭師傅,除了三國故事之外,獅劇並有《臥冰求鯉》、《孔融讓梨》、《薛仁貴三箭定天山》、《雙獅報喜》、《枯樹藏金》等劇目。

多媒體當代實驗「獅劇」《千里走單騎》藝術總監楊春江。 (楊春江 提供)

不僅是武術的附庸或體操活動

自八○年代至今,舞獅在香港已經發展成為廣獲認同的體育競技項目,本地的舞獅運動員經常在國際比賽奪標,例如二○一六年,郭師傅便率領郭氏功夫金龍醒獅團在印尼世界龍獅大賽中,勇奪北獅項目冠軍。那麼,舞獅會否偏重難度和技巧,忽略藝術內涵呢?致力把技術昇華為藝術的郭師傅,釐清了筆者的誤解:「一場精采的舞獅,會令觀眾錯覺獅子有生命,會有交流。」原來,獅子的形態、神態、演出的音樂、布局編排以至藝術感染力,統統是舞獅比賽的評分準則(註2)。多年來,郭師傅抱持開放的態度與不同範疇的藝術家合作,力求拓寬大眾對於舞獅的想像,例如融合hip hop街舞,採用LED彩光裝置的獅身設計等;熱愛魔術的他,更笑言曾經構思創作「魔術獅」!透過今年的新視野藝術節,他期待與香港著名編舞家楊春江,一同為傳統獅藝開拓新視野。

當代手法重塑被遺忘的獅劇

楊春江在大學主修藝術,後自習舞蹈,曾獲獎學金到荷蘭、英國研習編舞。他慨嘆大眾在香港談及當代藝術,普遍離不開西方思潮和文化,卻往往忽略了香港自身的優勢;因為文革,舞獅被推到香港及東南亞,所以本地藝人的水平很高。楊春江深感自己有責任「優化」我們的舊有文化,與現代觀眾接軌,近年積極創作了一系列以獅子為主題的舞作,包括二○一六年新視野藝術節「微藝進行中」的戶外演出《當代宗獅》。藝術節看中了作品的潛力,遂進一步支持他延伸創作,成就了這個多媒體當代實驗獅劇。

今次選取《三國演義.千里走單騎》一折,既遵從獅劇的傳統,更因為「過五關斬六將」等動作場景有利於舞蹈設計,而且人物關係層次豐富,大有空間鋪演內心戲,例如曹操對關羽的知遇之恩、劉備與關羽的兄弟情。「關羽送嫂途中,為何要月下讀《春秋》?」楊氏提出這個疑問。這位忠勇可嘉的大將,終究是血肉之軀,會不會也有情欲的牽扯?

戲劇內容方面,楊春江擺脫傳統的線性敘事方式,遊走於虛實之間,以各種意象呈現人物的內心。演出者大多是現代舞背景,為了準備演出,跟隨郭師傅的弟子鄭鑫洲師傅學習舞獅的基本功,參演上肩上杆疊羅漢、舞樂競技梅花樁等高難度動作,並會加入跑酷(Parkour)元素。

音樂方面,在傳統舞獅的鑼鼓鈸以外,郭師傅曾經加插笛子、二胡、嗩吶等樂器,楊春江也試過把電子和當代中國音樂融入舞獅作品;這次特邀香港著名音樂創作團隊「人山人海」成員梁基爵GayBird,做出更多新嘗試。劉銘鏗(神父)等人組成的跨媒體創作團隊,在視效方面如何為獅劇別開生面?楊春江喜歡保留神秘感,卻表示現時舞獅罕見的「大頭佛」將會重出江湖。且看這位佛祖派來的羅漢如何駕馭雄獅,為這齣新派三國獅劇添上喜劇色彩。

註:

1. 另有論者指出,廣東粵劇與舞獅從來未有結合過,完全分家,也沒有大戲加演舞獅的習慣。詳見姜偉池著:《我不是師傅:一代醒獅之路》,香港:三聯書店,頁202。

2. 詳見香港中國國術龍獅總會的獅藝比賽評分標準: www.hkycac.org/img/p/download/zh_hk/grading-standard_lion_optional.pdf

欲瀏覽更多內容,請購買《PAR表演藝術》 第310期 / 2018年10月號 ,洽詢專線 02-3393-9874。

《PAR表演藝術》雜誌 ▪ 310期 / 2018年10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