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號人物 People

瑞典合唱指揮家克利葛斯特姆 從理髮廳到音樂廳的動人美聲

克利葛斯特姆 (國家兩廳院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什麼是「理髮廳合唱」?原來這是一種源自美國的合唱形式,融合了非洲音樂與白人傳統歌謠元素,以無伴奏、緊密和聲的四部重唱開展,始於早年理髮師為不使客人在理髮漫長的等待過程中感到無趣,所自娛娛人發展出的表演。將與台灣的拉縴人男聲合唱團合作演出的瑞典指揮家克利葛斯特姆,是歐洲「理髮廳合唱」的重要推手,出身古典傳統的他,如何投入這種活潑的演出形式?且聽他娓娓道來……

從理髮廳走出來的拉縴人

7/14  1930 台北 國家音樂廳

INFO  02-33939888

「理髮廳合唱」(Barbershop)興起於十八世紀末與十九世紀初的美國,在一九二○至一九五○年代風起雲湧,融合了非洲音樂與白人傳統歌謠元素,以主旋律為軸線,用無伴奏、緊密和聲的四部重唱開展,造就了音樂的感染力與趣味性,容易朗朗上口,交織出舞台的魅力四射,音聲飄散的遠處,是和聲變化的繽紛色彩。在視覺上更是盡情揮灑並創意,進行舞台走位或舞蹈編排,並且融合戲劇風格,雅俗共賞,在歐美國家蔚為風尚。

這股風潮,最早始於理髮廳還沒有所謂的背景音樂,理髮師為不使客人在理髮漫長的等待過程中感到無趣,於是自娛娛人地彈起西特恩(cittern,一種魯特琴),有些客人也會因著某一旋律而應和,這就形成了風行好幾世紀的「理髮廳四重唱」(barbershop quartet),在業餘合唱的領域中也形成了一股影響力。

拉斯姆斯.克利葛斯特姆(Rasmus Krigström)這位來自瑞典的青年指揮家,學的是古典音樂,卻在「理髮廳合唱」的領域裡戰功彪炳,推動「理髮廳合唱」不遺餘力。除了於二○○六年創立Ringmasters男聲四重唱外,現擔任Zero8男聲合唱團的藝術總監,致力推廣男聲合唱藝術,卓越表現早已有目共睹。

克利葛斯特姆除了指揮工作之外,也從事作曲及編曲,為推廣「理髮廳合唱」,已編寫了近一百五十首歌。他所帶領的Ringmasters四重唱和Zero8男聲合唱團都曾獲得「理髮廳合唱」的世界冠軍,成果斐然,已然成為指標性的音樂團體。二○一八年受邀至日本巡迴演出,克利葛斯特姆以紮實的音樂訓練,將音樂精雕細琢,使得在舞台上產生爆發力,戲劇性十足,所向披靡。

在那個週一的午後,我們端坐在「戲台酒館」的一角,一起花了一杯啤酒的時間,細細思量著「理髮廳合唱」是如何地引人入勝,要如何詮釋到位,方可令人心醉神迷呢?

Q:一般人對於「理髮廳合唱」的刻板印象,好像都是以男性歌手為主,而今的趨勢好像有些轉變。

A的確,「理髮廳合唱」在早年的確是以純男性合唱為主,但現在其實也有純女性團體,質與量足以與男性團體媲美,甚至也有混聲合唱的編制,所以「理髮廳合唱」的趨勢的確有些轉變。

Q:您本身是很優秀的男高音歌手,為什麼您鍾愛於「理髮廳合唱」並成為自己的事業?

A其實我的人生一直都沒有停止歌唱,當我還在學走路、牙牙學語時,家母就常唱歌給我聽,我也跟著她一起應和。長大後也參加了學校合唱團,在瑞典是每天上合唱課,都以古典合唱曲目為主。當我成年時,人生有了不同的轉變,發現了傳統古典音樂與「理髮廳合唱」風格真的很不同,而我所創立的Ringmasters在當時就以演唱「理髮廳合唱」為確切的目標。很幸運的是,當我們參加二○一二年理髮廳和聲協會」(Barbershop Harmony Society)國際四重唱冠軍賽拔得頭籌時,就開始思考或許我們可往專業的方向走,四重唱也成為我們的生活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其實,我們當初純粹只想把歌唱好,還沒去思考這麼多。

後來想想,原來我們也可以全心投入這樣的合唱形式。我本身是一位自由音樂工作者,也因此能敞開心胸,讓視野更寬廣,因為這世界有太多有趣的事情值得探索。

Q:可否介紹您所創立的Ringmasters與現在所帶領的Zero8?

ARingmasters成立到現在已經十三年了,我們都先後畢業於弗雷德里克音樂學校(Adolf Fredrik’s Music School)及斯德哥爾摩音樂高中(Stockholms Musikgymnasium),這都是合唱風氣鼎盛的環境,也培育出相當多優秀的音樂人才。回想草創之初,我身邊的朋友對於「理髮廳合唱」尚無概念,但低我一屆的學弟約伯.史登伯格(Jakob Stenberg)原先有一個理髮廳四重唱Four Good,有次我聽到他們在校園演唱《辛普森家庭》的主題曲,回響不錯,但後來那個團體解散了,剛好我的朋友艾曼紐.羅爾(Emanuel Roll)也問我說是否想要組一個新的四重唱團體,跟我的想法一拍即合,Ringmasters於是誕生,幸運的是,我們在成立五月個後就贏得了「北歐理髮廳合唱大賽」(Nordic Barbershop Contest) 的第三獎,真的是美好的起點。

Ringmasters的導師道格.哈靈頓(Doug Harrington)是音樂界的傳奇人物,他自己的四重唱團體Second Edition更是名副其實的夢幻團隊,曾在一九八九年榮獲「美國理髮店四重唱歌保存促進協會」(Society for the Preservation and Encouragement of Barber Shop Quartet Singing in America, Inc.,簡稱SPEBSQSA)所舉辦的國際大賽首獎殊榮。

後來,哈靈頓也在瑞典成家立業,我們跟他的合作很密切,目標一致,在他的指導下,我們在二○○八年榮獲由「理髮廳和聲協會」所舉辦的國際大賽 (Collegiate)首獎,我們也是第一個獲此殊榮的國外團體。在這之前,於國際比賽中榮獲首獎的是在一九八九年得到由甜蜜艾德琳(Sweet Adelines)所舉辦的國際四重唱比賽(International Quartet Champion)的Growing Girls,也是來自瑞典,只是她們是女聲團。

哈靈頓更認為斯德哥爾摩的學院合唱歌手素質很整齊,也促使他在二○○七年成立了Zero8,這是一個廿至五十人的男聲合唱團,Zero8與Ringmasters兩個團成立的時間前後相差半年而已。

二○一二年是我們豐收的一年,這兩個團體都在國際比賽中獲得佳績,但由於Zero8的人數較多,我們大約只能三年參加一次比賽。我是從二○一五年接下Zero8音樂總監的工作,期許能帶領團員廣泛涉獵多元化的曲目,從經典、古典的,到流行、爵士等等。我們也於去年應日本指揮家兼作曲家松下耕邀請,至「輕井澤國際合唱音樂節」(Karuizawa International Choral Festival)擔任嘉賓,備感榮幸。

Zero8與Ringmasters一樣,我們盡其所能在曲目上推陳出新,去吸引不同族群的觀眾,像我們在每年在德國就有高達四百場的演出,總是想要給大家驚喜,德國人對文化素養相當尊重,樂見所有文化交流的機會,我們也有專業的經紀公司安排一切,因此在德國也有相當不錯的回響。

克利葛斯特姆成立的Ringmasters男聲四重唱,這次也將來台與拉縴人男聲合唱團一同演出。 (國家兩廳院 提供)

Q:您本身編寫超過一百五十首「理髮廳合唱」的編曲,要如何才能寫出好的作品?有沒有什麼秘訣?

A在編曲上要考量的面向很多,要不斷練習及揣摩。因為「理髮廳合唱」的風格是四部的無伴奏密集和聲,是用和聲架構出的旋律,低音是和聲的基礎,男中音是讓聲音的織度更豐富,通常為主音音樂,所有聲部是使用同一節奏及歌詞,尤其歌詞的表達是相當重要的一環,與總是使用擬聲唱法或人聲打擊樂的現代阿卡貝拉重唱,是有所區隔的。

此外,「理髮廳合唱」講求的是旋律清晰,不似非調性音樂的抽象難懂,必須要使用和聲進行來表達文字的意義,像這類歌曲經常交叉並用爵士與古典和聲,就是要表現文字的色彩,譬如十九世紀的一些男聲合唱作品,和聲的使用細膩而精采,很多作品也可成為「理髮廳合唱」的曲目。所以傳統的男聲合唱作品,跟「理髮廳合唱」有很多共同點,但不同的是,「理髮廳合唱」的旋律總是放在第二部,傳統的男聲合唱則是在第一部。當你在編曲時,必須保留原有的旋律輪廓,但與人聲樂團(Show Choir)的編曲又有所出入,這些主題可以輪流出現於每一個聲部裡,但在「理髮廳合唱」中則是主題出現於聲部進行時,讓平行與縱向的旋律脈動,皆能清楚表現歌詞的意義。

編曲,是一首作品的再創作,旋律可給予很多靈感,你有很多的選擇為旋律配置和聲,可在其他的聲部盡情揮灑創意。譬如低音部唱的是主和弦的根音,主旋律則是第五音,這就可形成一個和弦的輪廓,會有很多發揮的空間,就好比一個盒子,你可想像盒子以外的東西,是無所不包,千變萬化,是很有趣的,你可以借用這些元素,如古典的技法、爵士樂風格、民歌的形式等等,放進這個盒子裡再加以整合,成為你想要的聲音,這絕對是風情萬種的多元聲響。

Q:要如何欣賞「理髮廳合唱」?

A一次先別聽太多,別太貪心,否則會產生疲乏,最好能搭配其他的音樂同時欣賞,就有所比較,你會找到除了「理髮廳合唱」之外的元素,有助於你去更加了解某種音樂。如果你只聽單一種類的音樂,而沒有去真正搞懂其中的意義,一切都有可能徒勞無功。我記得十二年前開始投入「理髮廳合唱」演出,我滿腦子都是這類的音樂,我也都一直持續演唱這些音樂,五年後,我發現自己真心喜歡這樣的音樂,即便我已不再無時無刻唱著、想著這些音樂,因為我已心領神會「理髮廳合唱」的奧妙之處了。

Q:您本身是專業的合唱指揮,目前除了Ringmasters、Zero8,還有帶領哪些團?

A我目前有固定團練總共有三個合唱團,除了Ringmasters、Zero8,還有Pearls of the Sound,這是一個女聲「理髮廳合唱」團,我是隔週飛到瑞典南部去指導她們,這個團入圍了今年「甜美艾德琳國際比賽」世界冠軍準決賽的第五名。

我在斯德哥爾摩還有一個大學混聲合唱團,是隸屬於卡羅琳大學(Karolinska Institute),這是一所醫學大學,雖然這並非是「理髮廳合唱團」,但我也有讓他們演唱些許「理髮廳合唱」曲目,團員的資質都非常好。

此外,還有那種「任務型合唱團」,譬如這次與拉縴人男聲合唱團在七月份的合作演出就是其中之一。在這之後,七月在美國納許維爾(Nashville)所舉辦的「和聲學苑」(Harmony University),這是由「理髮廳和聲協會」所主辦,我即將要帶領一個由十八歲至廿五歲的青年混聲團(Next Generation Mixed choir),期許「理髮廳合唱」藝術能向下扎根。

Q:如何成為一位全方位的音樂家?

A大哉問啊!音樂真的是一門廣闊無邊的學問,譬如說,如果你這輩子只專注於彈奏古典吉他,的確在技巧上可磨練到精進無比,但那僅是音樂的冰山一角,音樂本身是複雜的事物,當中的任何部分都值得不斷地深入探究。像我本身對無伴奏合唱的願景,就包含了古典音樂歌唱與合唱指揮的技巧、也研究歌曲本身等等元素,才能面面俱到。

我自己從小就對打擊樂器也相當感興趣,也一直不斷學習,曾經擔任「瑞典鼓號軍樂隊」(Swedish army drum corps)的鼓手,所以打擊樂是我的第二主修,也幫助我看見更宏觀的世界,對節奏的掌握更為精確,在編曲時能考量到更寬廣的面向。我也彈奏鋼琴,雖然不像專業鋼琴家那樣講求技巧,但能幫助我了解音樂的架構,對編曲與詮釋作品是相得益彰的。

也由於我在學校主修合唱指揮與教育,教學相長是很重要的一環,從古典音樂出發,到「理髮廳合唱」,到各式各樣的音樂呈現,廣泛涉獵,絕對會看到宏觀的願景。

Q:關於七月「從理髮廳走出來的拉縴人」音樂會,可否分享您的個人期許?

A我真的非常期盼這場演出,也與拉縴人男聲合唱團在上個週末一起排練,非常的享受。在十三年前當我剛剛接觸「理髮廳合唱」時,根本無法想像我的四重唱團竟能跟如此優秀的合唱團在容納兩千多人的台北國家音樂廳共同演出,太令人驚喜了,我對這樣的機會心存感激,可以在這裡與一群素不相識的觀眾介紹我的四重唱與我最愛的「理髮廳合唱」作品,夫復何求!

人物小檔案

◎ 歐洲「理髮廳合唱」的重要推手。

◎ 2006年成立Ringmasters男聲四重唱。

◎ 現為Zero8男聲合唱團的藝術總監,致力推廣瑞典及歐洲男聲合唱的曲目。

◎ 除了指揮工作外,同時從事作曲及編曲,尤其為了推廣「理髮廳合唱」,已編寫了近一百五十首歌。

欲瀏覽更多內容,請購買《PAR表演藝術》 第318期 / 2019年06月號 ,洽詢專線 02-3393-9874。

《PAR表演藝術》雜誌 ▪ 318期 / 2019年06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