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專題(二) Focus | 中西樂團獻「美」聲/國家交響樂團

用熟悉的語言 呈現台灣多元特色的縝密思考 側記NSO美巡四場音樂會

橘郡塞格斯仲表演藝術中心演出現場。 (王永年 攝 國家交響樂團 提供 )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繼二○一六年首度赴美巡演、得到當地肯定後,國家交響樂團(NSO)今年十月再度前往美國西岸展開四場巡演,向世界介紹自己。音樂總監呂紹嘉試圖打破競爭的思維,不朝演得「像」什麼,而是用經典曲目展現樂團高度的音樂素養,並且在這基礎上,再帶出屬於自己的一家之言。因此曲目的設計有樂團拿手的德奧經典、有首度在國外展現的法國曲目,有來自國外及台灣的兩位當紅的獨奏家為節目增添亮彩,更有彰顯自我文化的本土創作帶來話題。

二○一六年,NSO首度踏上美國巡演,精湛演出加上台灣色彩的作品不但令當地樂評驚豔,更留下極為肯定的評價。對於樂團來說,不僅是珍貴的鼓舞,也代表著積極出訪、向外拓展知名度的方向正確。為此,NSO於今年十月底再度啟程前往美國西岸,展開四場巡演,主動出擊,向世界介紹自己。

策略性的計畫  站上國際舞台

但如何介紹自己?音樂總監呂紹嘉提出他的觀察:「我們的困境在於交響樂團源於西方,身處台灣該如何與人競爭?我們可以為西方音樂注入什麼元素?在出訪時帶給西方觀眾什麼新的感受?」於是,他試圖打破競爭的思維,不朝演得「像」什麼,而是用經典曲目展現樂團高度的音樂素養,並且在這基礎上,再帶出屬於自己的一家之言。因此曲目的設計有樂團拿手的德奧經典、有首度在國外展現的法國曲目,有來自國外及台灣的兩位當紅的獨奏家為節目增添亮彩,當然不能錯過的,就是帶出國門彰顯自我文化的本土創作帶來話題。兩套曲目因地制宜地完美配搭,展示著樂團獨特的風格與高度的彈性。

此次巡迴的第一站,回到加州橘郡塞格斯仲表演藝術中心(Renée and Henry Segerstrom Concert Hall, Segerstrom Performing Arts Center, Costa Mesa)。曲目與聖地牙哥雅各布音樂中心(Jacobs Music Center)的柯普萊交響音樂廳(Copley Symphony Hall)相同。晚間八點前,觀眾紛紛入場。在廣大的愛樂者當中,還有幾位重要貴賓。除了NSO前總監華裔指揮家林望傑與夫人張晶晶的聯袂到來,及當地來自San Diego ReaderEpoch TimesSan Diego Story的樂評人及教授之外,聖地牙哥當地重要的慈善企業家/藝術贊助者,也是將此地由電影院出資改為音樂廳的雅各布夫婦(Joan and Irwin Jacobs)皆親自出席。

第三站,樂團受西雅圖華盛頓大學之邀於明尼表演藝術中心演出(Meany Hall, Meany Center for the Performing Arts, Seattle),演出再度開出票房紅盤,全場上座率超過八成。而巡演最終站舊金山,於舊金山戴維斯交響樂音樂廳(Davies Symphony Hall, San Francisco)演出。雖然適逢美國期中選舉,仍不減魅力。此兩站音樂廳皆為樂團的首度登場,尤其後者在駐舊金山台北經濟文化辦事處、洛杉磯臺灣書院、舊金山台北姐妹市委員會等鼎力支持下,來賓眾星雲集,包括駐舊金山臺北經濟文化辦事處處長馬鍾麟,舊金山臺北姐妹市委員會主席徐大麟博士伉儷、舊金山交響樂團執行長Mark C. Hanson、舊金山芭蕾前董事會主席Richard C. Barker、舊金山芭蕾舞團首席舞者譚元元、當地重要政商人士,American Record Guide資深古典音樂評論人Gil French、Seattle Times資深藝評人Melinda Bargreen皆對當晚演出甚感滿意。

呂紹嘉與史蒂芬.賀夫在排練時相互溝通。 (王永年 攝 國家交響樂團 提供)

本土創作與國際音樂家  交相閃耀

四場音樂會首先皆以台灣作曲家金希文受原住民委員會委託創作的《跳舞歌》(選自《舞動的山巒》第三首)驚豔觀眾。樂曲雖以賽德克族傳統為根基,但全曲歡快又現代感十足。金希文說:「原住民的節奏是即興的,但是在變化中有穩定。我盡力保存他們單純的風格,但另一方面又注重細節、內容複雜豐富,因此,就想辦法將兩種安排放在一起。」樂曲活潑精練,在八分鐘左右的時間內將節奏、音響、結構等玩得淋漓盡致,是個相當令人印象深刻的開場白。在後兩場作曲家本人亦親臨現場,曲畢指揮還特別以手勢向觀眾介紹金希文,並向他致意。

此行隨團的兩位獨奏家,由鋼琴家史蒂芬.賀夫(Stephen Hough)打頭陣,演出前三場的協奏曲。與NSO有過多次合作經驗的他,錄音唱片超過五十張,獲獎囊括法國金音叉獎、音樂世界大獎、多次葛萊美獎提名及八座《留聲機雜誌》大獎。

談及這次合作的李斯特《第一號鋼琴協奏曲》,賀夫頗有見解:「李斯特只有完成兩首鋼琴協奏曲,這首的風格就像煙火一樣繽紛絢麗,演奏起來很過癮,但當然也有很嚴謹的結構。他把相同的元素放在各個地方,有各種變化、裝飾,就像一個主角穿著不同戲服演出不一樣的角色。」除了鋼琴上的貢獻,他的創作不但影響了同為匈牙利的作曲家,德布西的印象派傾向(雖然德布西自己不認為自己屬於這個派別),華格納的音階、語法都從李斯特而來。李斯特在廿世紀的影響力,後輩音樂家無法逃離,就如同現在亞洲古典音樂的崛起一樣。當我們回頭看,會發現在這個時刻有種轉換產生——以往音樂以西方為主,到現在西方已經愈來愈對東方作曲家感興趣。

在賀夫的詮釋上,鋼琴華麗炫技的音符流竄,但細膩、彈性、情感與音色在他飽滿的內涵下控制自如,極具吸引力。以塞格斯仲表演藝術中心為主場的太平洋交響樂團(President of Pacific Symphon)主席John Forsyte,在聽完上半場之後,即對呂紹嘉的指揮與賀夫讚譽有加:「我覺得樂團有很漂亮偏暗的音色,很像德國中部的聲響,絃樂的聲音非常美。我非常享受第一首樂曲,雖然是第一次聽到、不熟悉,但可以感覺到有趣且奇特的原住民主題。」

第二場終英雄式的結尾後,台下觀眾席爆出如雷掌聲,台上的賀夫則和呂紹嘉擁抱,攜手成美好演出的愉悅與感動盡在不言中。而當指揮逐一指出獨奏樂段團員們起立接受鼓掌時,賀夫還趁機轉頭,調皮地比劃三角形且指向打擊樂手,一來感謝樂團的協奏,二來以當年李斯特創作此曲時,大量使用不起眼的三角鐵而被戲稱《三角鐵協奏曲》作哏,一「比」雙關的玩笑開得相當高超。第三場也是史蒂芬.賀夫與樂團合作美國巡演的最後一場,雙方默契達到最高,相互抗衡的樂段不但更有勁道,舞台上的揮灑也顯得更酣暢淋漓。曲罷返場後,為回應觀眾盛情,賀夫信手捻來帶出改編自英國作曲家Eric Coates一九三○年的輕音樂小品〈By the Sleepy Lagoon〉,令人莞爾的演出,展現賀夫當代藝術全才幽默具有個人風格的一面。

另一位獨奏家則是備受注目的小提琴家曾宇謙,擔綱壓軸的他,演奏美國作曲家巴伯(Samuel Barber)的小提琴協奏曲。這是巴伯唯一且第一首為器樂而作並公開演奏的協奏曲,旋律優美且極具戲劇張力。曾宇謙說:「選擇這首美國作曲家的作品,第一是呼應NSO在美國的巡演;第二,巴伯也是寇蒂斯音樂院(Curtis  Institute of Music)的校友,與我有些連結。」技巧精湛又具有清新魅力的他,也讓全場觀眾起立歡呼,而他的兩首安可曲——巴赫的Gavotte en rondeau, Violin Partita No. 3, E Major, BWV 1006,及帕格尼尼的Caprice for Solo Violin, Op. 1 No. 13也再度掀起熱烈掌聲。

巡演最終站於舊金山戴維斯交響樂音樂廳演出,小提琴家曾宇謙演奏美國作曲家巴伯的小提琴協奏曲。 (王永年 攝 國家交響樂團 提供)

德奧經典與法式氣韻  皆有自我之言

下半場展現樂團實力的第一套曲目,也是樂團將法國曲目帶出國門的第一次。呂紹嘉說:「我一直覺得我們樂團,像德布西、拉威爾這種作品可以演得很不錯,因為樂團的彈性很大,這種音樂很需要一種氣氛的塑造。我認為那是德奧音樂沒有的氣韻,跟東方藝術很接近,有種留白、餘韻的意味。」現場德布西的《海》在音樂上有獨到的處理,體現超越自然景象描繪而傾向聚焦於抽象式的感受;拉威爾《達芙尼與克羅伊》第二號組曲凝聚樂團整體的力量與獨奏樂段的拋接,在音響層層堆砌後熱力四射,交織出炫麗而神秘的層次感。

對於此次的美巡,音樂總監呂紹嘉有著極大的企圖心。法、德兩套曲目雖然練習辛苦,但對樂團也具有信心,他肯定地說:「我們在台上有相當的默契,樂團也知道我要的是什麼。」對於排練,他也自豪建立起來的效率:「我們採用的是『漸進法』,第一天旅行抵達需要適應,但因為行前音樂會演過,所以重點放在賀夫的排練,但他非常專業,所以完全沒問題。第二天雖然不同場地,但曲目相同,只要確認聲音。第三場換了曲目,因此要求三小時的彩排,但是特別安排在早上,在晚上演出前,下午可以休息。到了最後一場,只要著重在與曾宇謙的排練,再熟悉一下曲目即可。」縝密安排讓整趟巡演在舟車勞頓的辛苦之下,還是能夠順利將最好的一面對外呈現。

長久以來,談起廣義的「古典音樂」,德奧地區居於核心的地位是毋庸置疑的;然而,古典音樂在廿一世紀的今天,即使仍為人們鍾愛的藝術,卻在各種因素影響下,開始起了變化。所謂「純粹」或「道地」的聲響,是否仍然是藝術工作者或愛樂者追求的唯一目標?這已是值得思辯的大問題。不過,無論如何,藝術終究是崇高於人類生存的基本需求,即使來自不同國度、不同宗教信仰、政治理念……在音樂中,大家都是心靈相通的朋友。策略性的計畫使得樂團得以將最好的一面呈現出來;而團員們在短時間內適應迥然相異的音樂廳聲場演出,即使挑戰,卻更能激發演奏家們的潛力。如同賀夫說的:「當然古典音樂的根基在德國,但李斯特、貝多芬、布拉姆斯……在各個角落有不同的轉換。」如此的有感而發,跟呂紹嘉的出發點不謀而合。用相互熟悉的語言,說出自我的特色,美巡音樂會呈現台灣多元特色的縝密思考,就在場場如雷的喝采中得到了成功的答案。

史蒂芬.賀夫:「應該將音樂當成一個美好的祝福。」

剛結束亞洲一個月巡迴,到訪中國、吉隆坡、日本、香港……史蒂芬.賀夫不但演出行程滿檔,身為曾被英國《經濟學人》雜誌選為當代廿大博學之人,他喜愛繪畫、舞蹈,更擔任過十年英國皇家芭蕾舞蹈團的董事。不但平日就常為雜誌撰寫專欄、文章,今年剛出版了一本小說,預計明年將會再出一本。

鋼琴演奏當然是他專業的中心,但是賀夫認為其他的創作對他來說也相當類似,都是從藝術而來。熟悉他的粉絲們都知道他改編過相當多台灣民謠,並且能夠貼切抓住味道與精髓。對台灣人來說,那是再自然也不過的旋律,但他卻將《望春風》那樣的樂曲比喻成德布希創作手法,分析研究五聲音階的轉換,在五聲音階中編織出驚人的變化與音色,讓它簡單、純粹,卻又深入人心。他說:「靈感很難說,有時它就像火一樣在胸中燃燒,我不太確定那是從哪裡來?只希望可以好好利用。」   

享受著藝術帶來多方面的薰陶,但賀夫卻感嘆現在這個社會,對於學習音樂的心態相當扭曲。他認為學習音樂,就該從音樂出發,而不是從未來的成就作為起點。「別想要利用古典音樂來成名、致富、穿光鮮亮麗的衣服。」他說:「我想要給『家長』而不是『學生』的建議是──不要對你的孩子有錯誤的野心。他們需要『喜歡』音樂,不該讓音樂成為『壓力』,更不該讓音樂變成名利的護照。」他曾親眼看過十幾歲有天分的孩子,已經被壓迫到無法再忍受音樂,那是非常可惜的!學音樂的人有一半以上的人不是當獨奏家,而是在從事樂團、教學的工作,所以「應該要將音樂當成一個好的祝福,而不是詛咒!」

後台準備上場的賀夫,已經不再將重點放在與哪些指揮、樂團合作或演出地點上面,也不特別評定自己哪一場音樂會的好壞,因為每場演出總有某些特別的享受,有時候是好的鋼琴、有的時候是好的音樂廳音響。走上舞台,他總是用他的經驗給予所有,期待與觀眾有一份最好的交流。(李秋玫)

本篇文章開放閱覽時間為 12/01 至 12/15。
欲瀏覽更多內容,請購買《PAR表演藝術》 第312期 / 2018年12月號 ,洽詢專線 02-3393-9874。

《PAR表演藝術》雜誌 ▪ 312期 / 2018年12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