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搶先看 World Stage

異類突現,身後重生 關於「2018跳格—國際舞蹈影像節」

《過於寂靜的喧囂》(港譯《性本無言》) (2018跳格—國際舞蹈影像節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今年的香港「跳格—國際舞蹈影像節」將自九月上旬展開,策展人黃國威除了邀請多齣長片如尤杜洛斯基、溫.凡德吉帕斯等人的創作,也邀請巴黎龐畢度中心呈現VideoDanse系列,呈獻夏瑪茲、碧娜.鮑許、傑宏.貝爾等國際舞蹈大師的舞蹈影像作品,還有兩部委約作品,分別由台灣舞蹈生態系創意團隊與丘智華創作。

2018跳格—國際舞蹈影像節

9/810  香港 百老匯電影中心

9/1216  香港 大館賽馬會立方洗衣場石階

INFO  jumpingframes.com/hk/

本屆跳格國際舞蹈影像節除了委託創作作品(編按)、長片放映外,巴黎龐畢度VideoDanse系列中,舞迷們不陌生的波赫士.夏瑪茲(Boris Charmatz)、碧娜.鮑許(Pina Bausch)、傑宏.貝爾(Jérôme Bel)等六位國際舞壇殿堂級大師也未缺席。

策展人黃國威津津樂道自二○○四年「跳格」創辦以來,每屆都保持委託創作,透過國際比賽及影展擴展觀眾對身體及舞蹈在電影媒體的探索。早期推動香港的舞蹈影像發展,期望以香港為基地,匯聚亞洲的創作人嘗試探索屬於自己地域的美學風格,亦鼓勵各地藝術家及文化交流對話。因此除了名導作品外,在徵件部分,將於兩百多件競賽作品中挑選入圍者,在大館賽馬會立方公映,並由業界選出「跳格國際舞蹈影像大獎」及「中國舞蹈新人類」獎,並由觀眾推選「觀眾之選」獎。

銘刻生命悲喜的身體

在長片系列中,有「褻瀆三部曲」(《鼴鼠》、《聖山》、《聖血》)邪典(cult)導演亞歷杭德羅.尤杜洛斯基(Alejandro Jodorowsky)在遲暮之年編導的《童年幻舞》The Dance of Reality(港譯《現實,舞吧!》,2013),身體老去,終將成為消失的物件,記憶的迴光返照,袒露成長被迫失去純真的糾結傷害。其中有一幕Alejandro被父親Jaime押到理容院剪落揭去金色大捲假髮,一旁的華僑臨演唱起中華民國國歌,回家後母親卻驚異兒子的失去,此後一路上,難以同時討好的恐怕不只是父親母親,如何效忠安德森(Benedict Anderson)所謂「想像的共同體」(Imagined Communities),又能自在地與真實自我裸裎相見?由大兒子Brontis Jodorowsky扮演祖父Jaime,另外二子Adan與Axel也客串、擔任音樂製作,彷彿透過Psychomagic家族治療,理解父母身為離散流亡的猶太移民,在異鄉繁衍自我的延伸,亦是人生實難,而悲欣交集。

此外,《過於寂靜的喧囂》The Tribe(港譯《性本無言》)改編自導演史拉波斯比斯基(Myroslav Slaboshpytskiy)曾入圍二○一○年柏林國際影展的十一分鐘短片Deafness,入選第六十七屆坎城影展國際影評人週單元,獲得包括該單元最高獎在內的三項大獎。發生在聾啞學校為求生存以暴制暴的冷酷異境,全片使用烏克蘭手語,沒有對白字幕、翻譯或旁白。只求快感的人生難免紛爭擾攘,包括哈斯里特(William Hazlitt)所謂「恨的快感」(the pleasure of hating),挑人毛病,狹隘,嫉惡如仇,見不得人好,如宗教判決的目光監視他者,互饋敵意。

影展中,除了《過於寂靜的喧囂》、《童年幻舞》,還有巴黎龐畢度VideoDanse系列的《生存的代價》The Cost of Living(Lloyd Newson DV8 Physical Theatre,2004)及《障礙者劇場》Disabled Theater(Jérôme Bel,2012),殘疾身體入作絕非異國風情,不管你是誰,身在怎樣的江湖,或隱或顯的殘疾缺陷,可能成為致命的誘敵罩門,淪為關係的奴隸,慘遭霸凌。

《童年幻舞》(港譯《現實,舞吧!》) (2018跳格—國際舞蹈影像節 提供)

記憶流轉的痕跡

累積多年舞蹈影像創作,溫.凡德吉帕斯(Wim Vandekeybus)首次執導劇情長片《馳騁心扉》Galloping Mind(2015),優異的攝影緩和了近乎顛狂的不羈、令路人側目的混亂。亞里斯多德早有言,所有運動中的物體必然受到某種驅動。慾望是生命的動態本質,我們全是慾望的產物。一晌貪歡意外出軌產下龍鳳胎,從無知到察覺,因從己所出而尋子心切,因緣纏縛,菩薩畏因,眾生畏果,起心動念踏進難以置身事外的輪迴。《舞吧舞吧,孩子們》The Seen and Unseen(港譯《通靈月舞》,2017)也取材孿生及對動物的凝視,記憶潛蟄意識深處,魂牽夢縈宛如鬼魂回返,似阿比查邦.韋拉斯塔古(Apichatpong Weerasethakul)投射自我對曩昔的依戀,影像的身體遊晃睡與醒的罅隙,反覆出現蛋隱喻生命崩壞的必然,破蛋容易復原難。

曾以Fuck for Forest獲華沙影展最佳紀錄片的波蘭導演Michal Marczak,新作《無盡之夜》All These Sleepless Nights( 2016)獲二○一六美國日舞影展(Sundance Film Festival)世界電影(紀錄片)單元最佳導演獎。不在意紀錄片與劇情片的分界,以回憶高峰╱記憶突點 (Reminiscence Bump)為主題,私我如今在華沙,就和西方資本主義的城市一樣,自由任性漂移夜遊,浪擲青春找樂子免於無聊,卻似乎無處可去,無所屬亦無出路。

話又說回來,人類平均生命歷程卅億次心跳,停止之前,都做了些什麼?將於大館放映的Iris現場演出,芬蘭編舞家約翰娜.紐汀恩(Johanna Nuutinen)協同電影導演郁卡.維也拉.京士脫(Jukka Rajala-Granstubb),透過舞蹈與影像,取材十七位高齡長者訪談,探問當人走到生命盡頭,關心什麼?哪種回憶最有意義?

《馳騁心扉》(© Danny Willems) (2018跳格—國際舞蹈影像節 提供)

明修審美觀點,暗渡政治想像

雖說陽光底下難有新鮮事,藝術創作就是要新,不見容於世的異類透過創作被接納、療癒,惡搞有理,顛覆無罪;藝術家揭開生活表象,翻找身體╱體系內部的怪胎。突現(emergence)關乎百家爭鳴,兼容並蓄,持不同觀點不同(身體)語言對人性生命現實夢境,提出相容的描繪論述;策展人黃國威想方設法提高展節識別度,明修審美觀點,暗渡政治想像。

或許正如加拿大鋼琴家顧爾德(Glenn Gould)離開現場演奏舞台,在深夜錄音室的隱私中,抗衡日常世界的混亂,透過錄音探索巴赫,剪輯再創造的抒顯衍釋,形塑體現個人風格,不乏狂喜自由的完美即興,音樂如文章寫就,當下即身後。

舞蹈和音樂一樣,轉瞬之間即生即滅,影像錄製編輯視現卻能夠顛覆這種本質上的一次性,而趨近永恆。

編按:本屆共有兩部委創作作品,分別為:台灣舞蹈生態系創意團隊Dancecology的Wanderer與丘智華的《雙和弦》。

欲瀏覽更多內容,請購買《PAR表演藝術》 第308期 / 2018年08月號 ,洽詢專線 02-3393-9874。

《PAR表演藝術》雜誌 ▪ 308期 / 2018年08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