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畫特輯 Special

站在巨人肩膀上 邁向下一個「新」時代 國藝會「表演藝術新人新視野創作專案」十年有成

2017年新人新視野記者會現場,(左起)戲劇導演孫唯真、編舞家黃于芬、編舞家高詠婕。 (國家文化藝術基金會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二○○八年正式啟動的「表演藝術新人新視野創作專案」,迄今已踏入第十一個年頭,多位今日在表演藝術界熠熠發光的創作者,都曾在此專案的扶持下,從搖搖晃晃的新人之姿走上穩健之路。十年更迭,對「新」的定義也不斷辯證思考,邁入下一個十年的第十一屆專案申請條件上,將徵選對象改為「未滿卅五歲(含)的創作者」,不再限制於畢業五年內,藉此機會更加開放地面對年輕世代,燃起不一樣的思辨與影響力。

財團法人國家文化藝術基金會主辦的「表演藝術新人新視野創作專案」於二○○八年正式啟動,以發掘創作新星,並鼓勵跨域創作者勇於嘗試,提出新世代不同的「新視野」為期許,十年來共補助了四十八位青年創作者,發表六十四件作品。當今活躍於表演藝術各分野的周東彥、李銘宸、楊乃璇、董怡芬、洪于雯等跨域藝術家、劇場導演、編舞家、音樂人,在這個專案裡都能找到他們初試啼聲的青澀身影。

作為推助新秀踏上創作生涯第一哩路的專案計畫,國藝會除了給予基本的經費補助,更提供行政與技術上的支援,以及創作層面的諮詢,手把手地陪伴新人在充足的資源條件下,無所畏懼地完成符合創作初衷的作品。

影響生涯的重要專案  邁向更多元的演出挑戰

相信對於許多年輕、揣著創意與熱情的創作者,在面對關於生計和職涯規劃的人生十字路口上,都曾遇過相同的抉擇:要留下,或是乾脆離開?若非與「新人新視野」專案的相遇,曾三度入選的導演姜睿明或許不會做劇場,甚至根本不會待在台灣:「那是一個我必須決定我要過什麼樣的生活的時間點。因為通過了甄選,所以我決定要做我想做的事。」

「新人新視野」專案中,經費與舞台雙管齊下的補助機制,是對創作者而言最實質也最有力的幫助。專案自開辦以來,補助金額從每位十二萬、補助十五位,直到二○一四年起改為補助三位,金額則提高至每個作品至多五十萬,且演出票房歸創作者所有。十年來幾經調整,雖然補助人數減少,卻提高了金額,創作者得以運用更充分的經費進行創作。

而在演出場館檔期方面,專案最初五年與兩廳院合作時,演出場地就在實驗劇場,無論在硬體條件或場館規模上,都是個相當適合新銳實驗作品發表的平台。自二○一三年起場地的選擇邁向多元,無論是與臺北藝穗節合作洽談的各種特色場館,或是充滿可塑性的松菸Lab實驗室,皆確保了創作者在向觀眾呈現作品時所需的完整空間。翌年更進一步創建台北、員林、高雄三地巡迴方案,使作品在移動過程中,既提高作品與觀眾見面的機會,同時也讓創作者與團隊在因應每個場館環境與設備狀況、觀眾反應的差異之中磨練和學習。

2011年「新人新視野」董怡芬作品《我沒有說》 (陳長志 攝)

團隊夥伴、創作顧問相伴  步上成熟創作者之道

歷經學院訓練後尚未與社會接軌的新人們,滿腔熱血投注在表演和創作,卻可能不曾實際操作一齣新製作必經的程序與環節。為了協助他們在製作過程中必須面對的種種疑難雜症,包含行銷宣傳、售票系統、舞台技術等,「新人新視野」專案為每一年的計畫都安排了一位製作人和技術統籌,前者作為國藝會與團隊行政的窗口和製作各組之間的聯絡橋梁,後者則負責協調燈光、舞台、器材等演出技術問題。對第二屆獲得補助的葉名樺來說,雖然剛開始大家都很菜,「可是基本上你得到的信任、資源或尊重,好像已經被當作是一個完整的大人、或是一個成熟的創作者。」

一樣是曾三度入選、如今已是「小事製作」藝術總監的楊乃璇更感慨地說:「當時的我缺少很多智慧,無論是在全心投入創作也好,或是跟設計群溝通也好,我是一個很糟糕的夥伴。如果當初沒有通過專案去學習製作過程中必須面對的問題,今天不會有這群人陪伴在我身邊。」通過專案的推助,不少曾獲補助的創作者們現已成立了自己的團隊,或擁有一群彼此信任、描繪未來藍圖的夥伴,從一個單打獨鬥的創作者,走向與團隊分享共同生命經驗與責任的「大人」。

更可貴的是,在行政與技術層面的支援之外,專案更涵括了創作層面的實質諮詢。除了安排評審或專業領域人士出席排練,提供階段性建議,國藝會同時安排了「創作顧問」一角,目的不在審查和監督,而是在作品發展過程中,給予獲補助者創作上的建議,與具開放度的踏實陪伴。此外,在同一世代的各領域創作者、設計與行政等人力人情的流動之間,因為專案而熟識並產生的橫向串連,其後續的發酵與可能性都令人期待。

2012年「新人新視野」姜睿明作品《約瑟夫.維特杰》 (國家文化藝術基金會 提供)

與時俱進、持續改變  在藝術的路上不孤單

優秀的創作人才需要時間乘載,同時也需要穩定的制度、開放的實驗空間,激盪出具潛力的作品演出,綿延創作動能。隨著藝術生態的內外環境不停變化,「新人新視野」專案十年來也不斷因應並做出調整,尤其幾番討論都與「新」的定義有關。所謂新人,所謂新視野,是否未必在於形式有多突破,或對於藝術有多少新見解?可能年輕創作者的想法反而很僵化,也可能經驗多的藝術家仍持續摸索著如何保有原初作品的狠勁,孰新孰舊,如何定義?

對新/舊的反覆琢磨,結果反映在「新人新視野」堂堂邁入下一個十年的第十一屆專案申請條件上,將徵選對象改為「未滿卅五歲(含)的創作者」皆可提出申請,不再限制於畢業五年內,藉此機會更加開放地面對年輕世代,燃起不一樣的思辨與影響力。

當愈來愈多私人機構的評選獎勵機制出現,愈來愈多新人透過不同管道嶄露頭角,從「獲補助者」角色轉換成專案評審和學校老師的董怡芬,卻特別點出「新人新視野」作為表演藝術界補助形式的創舉,有其無可替代的價值:「專案提供的幫助不僅是當年的肯定,從入選之後,不管是日常看表演或是後續申請其他常態補助,總會碰到國藝會的承辦人員。那就好像一種無形的力量,讓你知道在創作這條孤單的路上,一直有人陪伴。」今後「新人新視野」專案補助機制,想必還會持續呼應著當下每一刻的表演藝術生態而時刻變換樣貌,但在培育新人與新視野的這份核心價值上卻不曾改變。它就像一雙巨人的手將創作者們放在肩膀上,讓他們看看世界,也被世界看看,而當他們離開的時候,已經有一個站得穩的力量。

2013年「新人新視野」楊乃璇作品《小提包》 (國家文化藝術基金會 提供)

欲瀏覽更多內容,請購買《PAR表演藝術》 第310期 / 2018年10月號 ,洽詢專線 02-3393-9874。

《PAR表演藝術》雜誌 ▪ 310期 / 2018年10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