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題追蹤 Follow-ups

第十六屆台新藝術獎系列之二 找到自己的切入點 是當代創作者最重要的課題 訪日本TPAM橫濱國際表演藝術會議總監丸岡廣美

TPAM橫濱國際表演藝術會議總監丸岡廣美 (陳茂康 攝)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現為TPAM橫濱國際表演藝術會議總監的丸岡廣美,這些年來致力於亞洲當代藝術交流,抱持著「別再單打獨鬥」之信念開創網絡平台,不只推動合作演出,更期許自身成為創意激盪發想之萌生處。今年受邀擔任第十六屆台新藝術獎國際評審,雖在頒獎夜所舉辦的「國際決審會客室」(註1)與香港導演鄧樹榮擔任主講,但內容多聚焦於其在TPAM的工作。透過講座前的短暫對談,得以一窺此次參與台新獎評選的過程、對入圍作品的看法,以及近年投身跨國藝術交流的分享。

Q:想請您先聊聊這次台新藝術獎的決選過程。特別是我們知道近年台新對於是否在獎項上分別視覺藝術與表演藝術曾有不少討論——畢竟近年來有愈來愈多跨域創作,界線也變得模糊;然而要以同樣標準檢視覺藝術與表演藝術,也不容易,所以想請你另外就這方面與我們分享。

A我個人認為藝術獎不須特別分類,但我同時也可理解視覺與表演分屬兩個不同的業界,我想獎項的目的就是想在這兩個業界各別選出具有影響力的作品。回過頭來看這次評選過程,我們先不看視覺或表演,先把大獎選出來。我個人認為大獎首先要具備夠大的格局,還要有挑戰更高難度的企圖心,同時要有足夠的包容力。在這次十六件入圍作品中,我們確實也看到了這樣的作品,於是在挑選大獎時其實沒有太大的掙扎。

此次大獎得主《近未來的交陪》的確是藝術節規模之作,但另外兩個獎,無論是姚瑞中《巨神連線》或布拉瑞揚《無,或就以沈醉為名》,其實也都符合上述大獎須具備的條件。我相信這三件作品無論哪一件拿下大獎,都是實至名歸的。但提到分項作品時,我個人會認為若是作品本身還不是那麼成熟完美,只要作品表現出嶄新且具突破性的企圖,我都會想要獎勵像這樣的作品。不過這是我個人見解,與其他評審意見不見得相同。當然這次台新得獎作品都沒什麼好挑剔的,但對於台新獎這樣的格局,我想我們都會希望最後結果會帶來驚喜,或說超出我們的預期,但就這面向而言,這或許是這次得獎名單所缺乏的。

Q:既然您提到有些作品是您個人會想要特別鼓勵的,是否可分享有哪幾件入圍作品讓您印象深刻?

A我想不管在日本或台灣,甚至全世界,我們常常會覺得現實生活所發生的事,往往比創作還更令人驚奇。以前是日子過得枯燥乏味,讓人們想沉浸在虛幻世界中,用奇想滿足自己,但現在已經不是了。我個人也覺得在現今時代,要提出一毫無破綻的藝術作品是不可能的,我們也不可能關在房裡憑空想像,就打造出一個作品。這次入圍的《人類派對》(洪唯堯)與《琥珀之夢》(林羿綺)對我而言就具備這樣的企圖心(我的意思不是其他作品沒有),讓我清楚察覺到藝術家認為既有手法已不足以表現出他們想表現的東西,於是積極在形式與創作手法上尋求突破。

以《琥珀之夢》為例(因我有與林羿綺一起工作過,也有在藝術家之夜與她聊過),我深刻感受到此作與阿比查邦作品的相似處,藝術家本人也曾表示自己深受阿比查邦的影響。在講下去之前,我想先聊聊「正義有沒有被平反」這件事。我們知道在納粹時代後,德國勇於承擔自身歷史責任,以國家高度面對戰爭過失,讓大家一同決定未來該怎麼走;同時我們也可看到如英、美兩國,好像從未發生過戰爭、自己一點錯都沒有的態度。在日本、台灣等亞洲國家也可見類似狀況:如日本拒絕承擔戰爭責任,或如台灣作品常見之白色恐怖、中國的文革等。面對過去歷史的傷痛,正義沒有被平反,責任沒有被承擔,一件事就這樣模糊不清地結束了,也因此影響到後世的人,必須要在模糊不清中尋找自我認同、建立自我意識。阿比查邦用他獨特手法來處理這般模糊不清的狀態,林羿綺作品中也可見阿比查邦之影響。當然她並非全然模仿,而是消化後的轉化,不過我也因此擔心作品太相似,若把獎項給了此作,是否會為藝術家未來創作帶來傷害。當然就作品本身而言,即使在阿比查邦的影響之下,依然有很高的表現水準。

至於《人類派對》,是用簡單直接的手法告訴我們——在這個時代看作品,觀眾已經不再是被動接受的角色了。作品清楚描繪了當代年輕人對藝術的看法,也用了很有趣的表現手法,對我來說是相當有意思的作品。當然參與式的創作並不少見,但對我而言更重要的是在「參與」時能否達到想要的效果。雖然我本身沒有看到這作品,但聽其他評審轉述,加上影帶畫面,我想作品的效果應該是還不錯的。

Q:既然您提到了影帶,我想接續著問:即便對國內評審來說,要掌握一年內所有展演實在是太困難,而身為國際評審,更無機會親臨現場,往往只能倚靠書面資料或影音紀錄作為評選依據,就您個人而言,您是如何在有限的資訊下評論入圍作品?

A其實還有語言等技術性問題……不過既然目前主辦單位也沒有更好的方法,我們也就只能在這樣的條件下進行討論。我自己倒是上網做很多功課,另外,我還透過其他管道——詢問友人或搜尋YouTube等,得到更詳盡的演出資料。大家也知道,不可能光憑DVD就可以掌握完整的表演狀況。就表演藝術和視覺藝術相比,要從影帶評斷視覺藝術作品其實更為困難,特別是展場的規模、氣氛等。如果是表演藝術的話,或許是平常看習慣了,有人、有舞台作為參照,可以更貼切地推斷整體表演是什麼樣的感覺;但視覺藝術的影片往往以平面畫面作連結,不像親自去看展時會真正看到一個空間,有著屬於這空間的規劃。這些親臨現場的感受是無法透過影片傳遞的。也因此,在評斷視覺藝術時,我往往只能從作品本身的意義與內容來思考。不過其實當代有許多概念藝術,似乎也不太追求展場本身的空間氛圍與身體感受,而是直接從作品本身來討論,這或許也平衡了「二手資訊」的缺憾。

Q:日本與台灣有著相當複雜的歷史糾葛與文化關係(換句話說,日本或許會對台灣文化脈絡較為熟悉,但同時又有著「外來者」的觀看角度),對您而言,您是否會認為自己能提供較歐美或台灣評審更為獨特的觀點?

A首先我認為自己其實無法代表日本,而我也沒有特別用「日本看台灣」這樣的眼光來看這次的作品。當代藝術環境流動性高,已很難區分國界。雖然台新藝術獎限定為台灣籍創作者,但我並未因此以「台灣作品」來思考,拿來和日本做比較,反而更常去比較作品間的異同。在此我想引用詹明信(Fredric Jameson)之言(註2),他提到現代社會倚賴網路連結、運用Google翻譯打破語言藩籬,看似世界變得扁平單一,但實際不然,我們沒有以往界線之後,反而是個人與個人之間出現許多小的界線。在這樣的環境下,當我們從事藝術創作時,不再像以前那樣只要做「優秀」的作品就好,而是要找到自己的切入點,這才是對當代創作者來說最重要的課題。再回到你的問題,在當代藝術領域我其實看不太到國家特色,我也覺得沒有必要以國分類。但我確實會思考所謂藝術業界是個流動市場,於是我也會考慮所選出來的作品在這個流動市場的影響力。

Q:接下來是否可請您分享您在橫濱國際表演藝術會議的主要任務?與其前身東京表演藝術市集(Tokyo Performing Arts Market)又有何分別?在這幾十年間,您所參與的亞洲當代藝術交流是否有什麼樣的轉變?

A最早成立組織的目的,是想和各國藝術領域從業人員聚在一起,無論是要開會、討論或演出製作。外人看起來或許覺得像個藝術節,但對我們來說最重要的是「聚在一起」這件事。原本我們想以展會形式介紹日本作品,正如巴黎或法蘭克福那類的藝術市集,但後來發現表演藝術的性質實在不太適合。二○○五年,我開始思考既然拿了稅金要介紹日本表演藝術,那麼應該要介紹什麼樣的作品呢?於是就想把重心放在當代表演藝術。同時,也有感於這領域少有網絡連結,多是單打獨鬥,才讓我慢慢開始改變TPAM的方向。要提到比較大的轉變,最關鍵就是日本發生的核災與地震(正好在我們一搬到橫濱後)(註3),再往外看,全世界也都經歷了不少劇烈的政局改變,這些也都連帶影響了藝術創作,現在可以說是處在一股很激烈的浪潮之中。

Q:提到文化與藝術交流,我不禁想到近年不少學者與藝術家開始對國際藝術節的「氾濫」感到擔憂,質疑這類藝術活動是否讓表演藝術成為供消費的商品。不知道在日本是否也有類似的討論?您個人的看法又是如何?

A雖然我並不想說別人壞話,但確實這幾年來批判性的作品減少了,這或許也是因為不少人會質疑若作品不被大眾接受、吸引不到觀眾,那憑什麼拿稅金來辦活動?但我個人則認為若拿國家稅金,商業化是不適合的,至於市場出現商業作品,則是很合理的(儘管我個人不見得會被這類作品吸引)。以前有許多作品是要刺激思考,現在則是要幫助我們遺忘(註4)。無論如何,人的天性是會被「好看」的東西所吸引,而批判性的東西也是我們所需要的,兩者之間沒有誰好誰不好。此外,生存很重要而環境很嚴峻,能找到一套方法也沒什麼不好,我想這也因此讓製作人的角色格外重要吧!

後記

在訪談與講座結束之後值得一提的是,丸岡廣美無論是聊到台新評選、表演市場、藝術交流,或創作如何回應當代社會,其言語中都帶著一種「我不見得認同,但既然現實環境如此,我也只能就能力所及」之誠懇態度。這或許是多年從事平台交流所培養的人格特質,恐怕也是所有這圈子的人,既熟悉又得不斷斟酌拿捏的處境。

註:

  1. 「國際決審會客室:亞洲當代表演藝術的趨勢」,由林于竝主持,6/2(六)19:00-21:30於台新金控大樓元廳舉辦。
  2. 此處丸岡廣美是轉述日本學者內野儀與王景生對談時,所引用的詹明信之言,原文見Asia Center 網站記錄(jfac.jp/en/culture/features/asiahundreds016/),經過多層翻譯轉述與詮釋,或也與原始語句有些微出入。
  3. 在當晚講座,丸岡廣美另外提及日本申奧成功後(儘管她本人並不支持申奧),藝文環境也有很大進展,因此成立了Asian Center。
  4. 在當晚講座,丸岡廣美提及西歐有許多藝術總監討厭市場,認為作品不該被販賣,但她本人並不特別認同這種說法。

本篇文章試閱開放時間為 07/16 至 07/31。
欲瀏覽更多內容,請購買《PAR表演藝術》 第307期 / 2018年07月號 ,洽詢專線 02-3393-9874。

《PAR表演藝術》雜誌 ▪ 307期 / 2018年07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