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畫特輯 Special

至交與靈魂 共演浪漫與悲愴 長榮交響樂團「浪漫&悲愴」音樂會

小提琴家王子欣 (長榮交響樂團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四月底的「浪漫&悲愴」音樂會,長榮交響樂團將在德籍音樂總監舒馬富斯帶領下,與兩位音樂才女——小提琴家王子欣和大提琴家何美恩合作,帶來三首性格各不相同的大師之作:莫札特《費加洛婚禮》序曲、布拉姆斯的雙重協奏曲與柴科夫斯基的第六號交曲《悲愴》,三首各都有兩位才子間的過從故事,精采雋永,值得與樂同賞。

浪漫&悲愴

4/27  19:30 台北 國家音樂廳

INFO  02-23516799

兩位才華洋溢的男子之間,可以是什麼樣的關係?

可以是最佳拍檔。猶太裔威尼斯劇作家達.彭特(Lorenzo da Ponte)和薩爾茲堡作曲家莫札特(Wolfgang Amadeus Mozart)就是一對最佳拍檔。兩人合作次數不多,只產出三部作品,但正就是這三部傑作,將義大利諧劇(opera buffa)推上了頂峰,並深刻影響後繼的歌劇創作。一七八六年的《費加洛婚禮》Le nozze di Figaro是兩人合作的開端,逗趣又諷刺的劇情加上精彩絕倫的音樂,兩百多年來一直是歌劇舞台上的常見劇目;除了歌劇本身,其熱鬧活潑的序曲,亦經常被獨立出來作為交響音樂會的開場。

一份創作,讓兩才子重修舊好

兩位才子也可以是心腹至交。猶太裔匈牙利小提琴家姚阿幸(Joseph Joachim)和漢堡作曲家布拉姆斯(Johannes Brahms)正是一輩子的心腹至交。兩人自廿歲左右相識以來,一直維持緊密的關係,布拉姆斯著名的《D大調小提琴協奏曲》(1878)便是為姚阿幸所創作。可惜好景不常,一八八四年姚阿幸因懷疑老婆艾瑪莉(Amalie)外遇而決定離婚,布拉姆斯卻相信艾瑪莉的清白,為她抱不平(艾瑪莉是位女中音,曾多次和布拉姆斯合作)。兩位相知相惜卅載的才子,自此變得冷淡疏遠。一八八七年,布拉姆斯創作了給小提琴、大提琴和樂團的雙重協奏曲,並將姚阿幸的座右銘「自由卻孤獨」(Frei aber einsam)巧妙地轉換成樂曲的主要動機(A-G-E、F-E-A),以之向姚阿幸示好。姚阿幸收下了這份貴重大禮,和布拉姆斯(指揮)及大提琴家豪斯曼(Robert Hausmann)合作完成作品的首演。透過這部宏偉深刻的作品,兩位音樂才子總算重修舊好。

大提琴家何美恩 (長榮交響樂團 提供)

悲愴、熱情,還是真摯的情書?

兩名男子還可以是靈魂伴侶。俄羅斯作曲家柴科夫斯基(Pyotr Ilyich Tchaikovsky)便視他的外甥鮑勃(Vladimir Lvovich Davydov,綽號Bob)為他的靈魂伴侶。約莫從鮑勃進入青春期開始,柴氏便無可自拔地愛上了他這位同樣擁有音樂天分的外甥,儘管這是份不對等的愛:鮑勃同樣愛的是男人,但卻就是無法回應舅舅的感情,反而一度愛上同學,令柴氏大吃飛醋。一八九三年,在極大熱情驅使下,柴氏完成了第六號交響曲,並將作品題獻給心愛的鮑勃。他告訴鮑勃:「在我所有創作中,它是最棒的,特別是『最真摯的』。我如此愛它,就好像我不曾愛過任何我其他的作品。」作品包含情感濃烈的第一樂章、跛腳的圓舞曲、躍動的進行曲,並獨特地以「悲傷的慢板」(Adagio lamentoso)無限哀戚地收尾。一八九三年十月十六日,第六號交響曲《悲愴》由柴氏親自指揮首演。十月廿五日,柴氏不幸因感染霍亂撒手人寰。有人說,柴氏其實是故意喝生水令自己染病,《悲愴》是他的音樂遺書。但考慮到標題《悲愴》的原文意思其實更接近於「熱情」,再考慮到柴氏對此作品的熱愛,或許此曲也是一封真摯的情書?

長榮交響樂團將在德籍音樂總監舒馬富斯帶領下,與兩位音樂才女(小提琴家王子欣和大提琴家何美恩)合作,帶來這三首性格各不相同的大師之作,且讓我們一起進到音樂廳,體驗才子之間激盪而出的璀璨藝術火花!

欲瀏覽更多內容,請購買《PAR表演藝術》 第316期 / 2019年04月號 ,洽詢專線 02-3393-9874。

《PAR表演藝術》雜誌 ▪ 316期 / 2019年04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