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將上場 Preview | 藝術節

臺北藝術節「共想吧」演出 在台北,與亞洲各地創作者「在一起」

菲律賓舞蹈家Eisa Jocson《身體計畫》 (Giannina Urmeneta Ottiker 攝 2018臺北藝術節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今年的臺北藝術節將在八月揭幕,除了演出外,也規劃了一系列名為「共想吧」的活動,包含小型演出、講座、身體工作坊、創作人對談與製作人交流平台,邀請多位亞洲創作者參與,與台北觀眾相遇。系列中的四檔演出也別具特色,除了有菲律賓編舞家的舞作、韓國作曲家與電鍋共演,還有台灣策展人藍貝芝邀請的澳門與新加坡演出,分別關注社會運動與同志議題。

2018臺北藝術節共想吧

《身體計畫 Macho Dancer & Corponomy》

8/8~9  19:30 台北 水源劇場

《Cuckoo電子鍋》

8/11  19:30   8/12  14:30 台北 水源劇場

《製作人選粹:手談坐隱》

8/10  19:30   8/11  14:30 臺北市中山堂中正廳

《製作人選粹:不男不女》

8/11  19:30   8/12  14:30 臺北市中山堂中正廳

INFO  02-25997973

二○一八年的臺北藝術節除了有演出節目之外,也特別規劃了一系列名為「共想吧」的活動,當中有講座、有演出,有兩相結合的講演(lecture performance);有創作人對談分享、有製作人交流平台,也有身體工作坊。當中邀請德國「衝動藝術節」(Impulse Theatre)藝術總監Florian Malzacher ,以及橫跨視覺類、表演藝術類與建築類等領域的波蘭策展人Joanna Warsza,舉辦多場個人專題講座,及與台灣策展人、藝術家的對談,以及兩人共同主持的策展工作坊;日本藝術研究者內野儀和韓國劇場工作者林仁子,也將分別就日本作家東浩紀的《觀光客哲學》、前韓國總統朴槿惠的「藝文黑名單」此兩個完全不同的東北亞藝術發展現況,發表演講與分享;此外,更有新加坡藝術家何銳安結合影像與講座的「亞洲不奇蹟」、旅德編舞家羅芳芸和空間設計陳成婷聚合舞Polymer DMT的創作發展工作坊等。

藝術節企圖廣納三種身分的藝術工作者:Thinker、Artist、Producer在台北聚首,以不同於傳統節目模式的狀態,讓不管是一般觀眾或台灣的劇場創作者,或有著完全不同領域背景的人們,能如本屆臺北藝術節的主題那樣,不管是「為了__ __ 」都能有機會「在一起」。

韓國劇場製作人及音樂作曲家具滋昰《Cuckoo 電子鍋》 (Radovan Dranga 攝 2018臺北藝術節 提供)

瞥見菲國舞蹈一景  會說話的韓國電子鍋也上台

在「共想吧」裡,也有四個中小型的售票演出。首先於八月第一週在水源劇場演出的是近年頗受矚目的菲律賓舞蹈家Eisa Jocson《身體計畫》,其中包含兩支舞作——以女性身體詮釋菲律賓舞男的Macho Dancer及她自己對於服務業舞蹈動作研究與調查的講演作品Corponomy。其後,韓國劇場製作人及音樂作曲家具滋昰,則會在第二個週末,帶著他的韓式電子鍋登場演出《Cuckoo 電子鍋》,一九九八年與亞洲金融危機及此款會說話的電子鍋一同誕生的韓國新世代,正像與電子產品一起,攜手走過了近廿餘年的社會變遷、經濟發展與政治事件,生活中感受到的「孤立無援」一如無生命體的機械發話般,無垠也無盡。

台灣劇場人藍貝芝此番也擔任單元策展人推出「製作人選粹」系列演出和亞洲製作人平台工作坊,邀請上述韓國劇場創作者林仁子來台分享「反審查運動」藝文人與公部門相抗衡的社會行動,也請來澳門編導杜詠琪和新加坡的陳立婷,重新搬演其作品《手談坐隱》及《不男不女》。

澳門創作者杜詠琪《手談坐隱》 (© BOK Festival 2018臺北藝術節 提供)

圍棋中的社運衝突  現實裡的兩方對決

杜詠琪的《手談坐隱》,藍貝芝此前於「澳門劇場藝術節」觀賞時,已發展到第二個版本,演出雖以圍棋對弈的兩種雅稱為名、以一九三三年旅日華人棋士吳清源挑戰日本圍棋高手們的故事為底,實際上則講的是一場澳門近年的社會運動。事件發生在二○一三年,夏天即將來臨的那個星期天,對象是澳門行政法務司長陳麗敏(此運動便稱作「六三○倒陳行動」),發起人之一是曾在台灣大學政治研究所就讀、去年當選澳門立法會議員的蘇嘉豪。遊行人士當日從廣場出發、平和解散,結束之後,他們決定「散步」到陳麗敏宅邸,位於主教山(西望洋山)上的高級住宅區,未料此舉觸動了澳門警方的敏感神經,進而演變成讓在場人士感到「荒謬」的驅離和圍捕行動。

當時,杜詠琪和劇中的一位演員皆參與其中,他們目睹現場警力比群眾還多、明明什麼都沒做就被團團包圍動彈不得,這個經驗帶給她相當大的衝擊,此後便誕生了《手談坐隱》這個作品。之所以會選擇使用「圍棋」作為包裹社運內裡的糖衣,藍貝芝則說明,這其實是相當有趣的現象,她觀察到,許多澳門或香港的創作者都對於政治相關的社會事件相當關心,「但他們會選擇用一種迂迴的方式去介入。太直白還是有困難的。」這是與台灣的創作者大不相同之處,也正因為這種不同與嘗試以另一種角度切入,才有了結合圍棋歷史對戰與現實事件的相互映照和對比。演出中,有演員飾演棋手,重現傳說中的對弈畫面,導演則成為說書人,一邊介紹評論也一邊隱隱聯繫著演出的主題,「創造時空的對話。」同時在表演後段,導演也置入了當時六三○運動中的現場畫面,讓兩邊交錯呈現,呼應著圍棋與包圍、對決卻不對等的棋局與僵局。

奠基於日常生命經驗  女同志的想像與獨白

而陳立婷的《不男不女》為去年新加坡藝穗節的委託創作,藍貝芝同時也擔任此作的台灣版製作人,她在與創作者溝通和推動演出的過程中,也才發現台灣與新加坡在LGBT議題的大不同,「相較於新加坡在經濟方面的發展,政府對於藝文環境還是有很多控制。」藍貝芝也舉了陳立婷此前在接受新加坡演出審查時的例子,陳立婷在劇本最後,寫有女同志接吻的動作,審查官於是詢問:「這個吻是什麼樣的吻呢?」是輕輕的一吻?抑或深長濃烈的一吻?可見若是沒了新加坡藝穗節的「保護傘」,這齣關於T的演出,在新加坡的劇場環境中,可能會遇上更多的困難。

此次在台灣的演出,會將原本的英文劇本翻譯成中文,並以讀劇的形式搬演。劇情內容分為三個部分,一對想要生小孩的女同情侶,由當中的T擔起懷孕的責任;兩位異男死黨,其中一位患有男性女乳症;另外,還有一位T的獨白片段。「這三組角色都是獨白的T想像出來的人物,其實他們(懷孕的T,女乳症的異男)其實都是 T本人,」藍貝芝說,「她覺得她心中有一部分就像那個異男——在經歷胸部發育的階段,性別認同與身體變化顯得有些尷尬。她心中也會想要生孩子,那是她對於未來的想望。」台灣版選擇全由女演員參與,也讓異男的部分更多了一層意義;同時,新加坡攝影師傅秀璇也參與製作,藉此機會訪問了幾位台灣的女同志,請她們分享成長的經驗並為其拍攝照片,屆時觀眾也將在舞台上看見這些受訪者的影像與演出者的詞句相互產生關聯。

欲瀏覽更多內容,請購買《PAR表演藝術》 第307期 / 2018年07月號 ,洽詢專線 02-3393-9874。

《PAR表演藝術》雜誌 ▪ 307期 / 2018年07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