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想與回響 Echo

表演性理論的有限性 評析明日和合製作所《半仙》

舞台上擺設著神明的祭壇,演出由三位演員(右起:洪千涵、黃鼎云、張剛華)上一炷香開始。 (李欣哲 攝 國家兩廳院 圖片提供 )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師父對宮主而言不是角色,而是一個大過於名叫黃麒文的存在體;藉著讓渡出肉體,宮主任其上身。他所修練的,是如何在自身的韻律(人)與來自於外的能量體(靈)之間維繫最大的和諧感,讓神靈辦事與身而為人不相衝突。這與在劇場中,演員將神靈客體化,讓扮演成為可能,完全不同。也因此,當濟公禪師完全進入宮主的肉體之後,表演性的理論就失去論述作品的功能。

明日和合製作所《半仙》

3/23  台北 國家兩廳院實驗劇場

欲瀏覽更多內容,請購買《PAR表演藝術》 第317期 / 2019年05月號 ,洽詢專線 02-3393-9874。

《PAR表演藝術》雜誌 ▪ 317期 / 2019年05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