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搶先看 World Stage

走過身體的歷史 打開另一扇門 香港城市當代舞蹈團《Almost 55 喬楊》

《Almost 55喬楊》從一個人的歷史勾引出一段現代舞蹈史,從一個純粹的舞者身上看見時間沖刷下漸漸走失的價值。 (陳長志 攝 香港城市當代舞蹈團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明年將屆滿五十五歲的喬楊,是從十二歲開始習舞迄今,仍不停下舞步的舞者。二○一六年,台灣編舞家周書毅在香港城市當代舞蹈團的工作坊與喬楊相遇,牽引出合作的契機,於是有了獨舞《Almost 55 喬楊》。喬楊觸動周書毅的,是一份慢而不變的價值,她的身體呈載的是一段跨世紀的舞蹈歷史,周書毅說:「愈來愈覺得自己不是在編舞,而是在一個人物主題中旅行,從中找到養分,然後轉化到身體裡,與舞者和創作夥伴撞擊,最後在劇場作品中反射出當下的生命。」

香港城市當代舞蹈團《Almost 55喬楊》

2019/1/25~26  20:00

2019/1/27  15:00

香港藝術中心壽臣劇院

INFO  www.ccdc.com.hk/zh

喬楊,一九六四年生於中國陝西省,十二歲考上寶雞市文工團,開始學習中國舞。一九八七年搭上一輛列車抵達廣州,參加廣東省舞蹈學校現代舞班,而後作為一位現代舞者持續鍛鍊。一九九二年,成為廣東實驗現代舞團創團成員,作為中國第一批現代舞者。一九九六年加入香港城市當代舞蹈團(CCDC)至今廿三年,即將五十五歲。二○一六年在CCDC與台灣青年編舞者周書毅相遇。

周書毅,一九八三年生於台灣,十歲開始習舞,廿歲開始獨立編舞。曾編過數支他的個人獨舞,亦曾在驫舞劇場、周先生與舞者們等創作過有多位舞者的作品,直到二○一六年為CCDC上工作坊,在眾多年輕舞者之間看見一位五十多歲的舞者喬楊,深受觸動。第一次想為另一個人編一支獨舞,只談這個人。二○一九年將由周書毅編舞,演出喬楊的第一支獨舞《Almost 55喬楊》。

人的價值

喬楊的身體照見的,包括一段跨世紀的舞蹈歷史,身為一個舞者的身體、肌肉歷史。進而辯證的,還有華人對於舞者年紀的刻板觀念,她的存在像是為此打開了一份包容。喬楊觸動周書毅的,是一份慢而不變的價值。跳舞逾四十載,同為中國第一批現代舞者的許多夥伴,此時已成為受人矚目的藝術家,而她未曾多想,只是持續地跳著,在CCDC一待就是廿三年,就這麼跳著。她僅僅因為擁有自己喜歡的事物欣喜,自律甚嚴,未曾懈怠。

周書毅說,在這高速而追求產量的世代,我們試圖慢下來,但回頭去看上一輩份,那個價值還沒有消失,「在我生命裡還沒有遇過一個表演者是用這樣的方式在做,我被這份單純和不變的價值感動。」喬楊對許多人來說或許是個不熟悉的名字,也可以是個名詞,但,「如果喬楊可以成為一個作品,就可能去分享這份價值。」

看見「人的價值」恐怕是周書毅這幾年來的創作主旨。二○一四年在國家戲劇院演出的《看得見的城市,看不見的人》反映人與社會的關係,探問我們的生活方式,質詢人生活在一個城市中的價值何在。周書毅直言,當時是完全看不見人的價值,好像什麼東西都可以不要了。只是,還看得見人的價值者,要怎麼用身體、用生命去奮鬥?二○一六年因「流浪者計畫」,他跟著紀錄片導演周浩去了趟中國山西省大同市,發現不同的地方也面臨相似的問題,在一個城市裡生活,能留下什麼?希望改變什麼?看見群體價值與個人價值之間的取捨與矛盾。儘管《看得見的城市,看不見的人》著重在人在城市中的隱沒、犧牲、毀滅,《Almost 55喬楊》則是透過個人歷史分享其可貴的特質,幾乎截然相反的角度,卻都彰顯了周書毅在意與尊重「人的價值」的心意。

用身體寫歷史

然而,以一個人為題材編創,就像做一個人的歷史研究。書寫歷史不易,即便是一個人的歷史。歷經一年多的編創過程,周書毅曾與喬楊一起回到她的家鄉,找出她兒時學舞至今的照片,和喬楊共同回返記憶、大量的對話。創作過程中,喬楊也曾說:「回憶真的有點痛苦,有些事情就是不會想再去記起來,因為已經過去。」儘管壓力不斷襲擊,但每一次都讓她更加強壯。周書毅說,了解喬楊過去的跳舞方式、身體歷程如何變革之後,他形容:「我打開一扇又一扇門,這些門的儲藏室有她的十二歲、廿三歲、卅二歲、四十歲……最後到五十四歲,這些門都打開了,我想要知道透過這些了解後,怎麼打開新的一扇,也就是她新的身體是什麼。」他想挑戰自己,接近一個記者或紀錄片導演地,去訪問、拍攝一個沒有經歷過的年紀和身體感受,並試想:能如何跟她一起走到未來?

周書毅在創作過程中看見喬楊身體有無限的可能。他說,就像二○○八年他欲從獨舞《從身體出發》中找到新的身體,當時便是回到身體的當下,分析身體。但自己的身體歷程並不如喬楊長久豐富,他與喬楊工作至今,每日每日閱讀她身體的改變,仍舊在分析,不斷看見新的可能,創作動力也因此綿延。交流之間,周書毅以自己專長的即興身體,身體與聲音、空間的關係等與喬楊分享,而長期作為專業全職舞者的喬楊,也有自己對身體及聲音、空間的理解,周書毅說:「火花就從此誕生。」他想:「我的未來跟她身體的可能性加乘在一起的話,那會是什麼?」

共同加乘激盪的旅程

此外加乘的,還有服裝設計顧問林璟如、布景燈光設計李智偉、音樂設計許敖山,以及舞蹈影像導演黎宇文,共同在呈現喬楊的身體、生命歷程的舞台上,給予不同線索。周書毅說,這是一個紮實的團隊,拋接之間,是創作最美妙的對手。截稿前夕看見他在臉書上分享:「愈來愈覺得自己不是在編舞,而是在一個人物主題中旅行,從中找到養分,然後轉化到身體裡,與舞者和創作夥伴撞擊,最後在劇場作品中反射出當下的生命。」

《Almost 55喬楊》從一個人的歷史勾引出一段現代舞蹈史,從一個純粹的舞者身上看見時間沖刷下漸漸走失的價值。四十多年來,喬楊扮演過許多角色,這是她第一次扮演自己,而「喬楊」是誰?喬楊的身體乘載半世紀的歷史,當她用身體再撰寫身體歷程,並發展出新的身體語彙時,又是如何?此間的互文應是此作最值得期待的精采。

欲瀏覽更多內容,請購買《PAR表演藝術》 第313期 / 2019年01月號 ,洽詢專線 02-3393-9874。

《PAR表演藝術》雜誌 ▪ 313期 / 2019年01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