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 戲曲新生代.青春也執著

躁動青春裡的執著 新秀演員的日常小物

徐國智 (林韶安 攝)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八○末九○後的戲曲新星們,各具迷人姿態,耀眼舞台。在他們身上,嗅不到一絲傳承的沉重感,而是純然地喜歡戲。這回請他們秀出自己的隨身小物,讓人看到的不是台上的表演功底,而是青春洋溢的他們,台下的熱情與執著……

2019承功-新秀舞台

11/1~17 

台北 臺灣戲曲中心小表演廳

傳統戲曲人才駐團演訓計畫-育成聯合展演

11/10~12/1

台北 臺灣戲曲中心 3201多功能廳 戶外廣場

INFO  02-88669702

台北新劇團 武生

徐國智  真愛告白:我跟它在一起很久了!

日常小物:丁叔特製私房單頭槍

臉書粉專:京劇武生 徐國智 Michael

#當仁不讓 #渭南之戰

演武戲都要有股衝勁,就像查克拉用之不竭的漩渦鳴人(編按)。徐國智初加入「台北新劇團」時,拿著李少春大師傳下來的大槍,全然熱血青年的樣子,迷煞了一堆粉絲。但,退伍後,國智收斂不少,不知道的人以為他退步了,衝勁不再;殊不知,他早已明瞭演員張弛有度、有為有守的境界。無論大戲、折子戲,國智沒有讓人擔心過,他知道在最佳時刻為戲、為觀眾揮灑汗水。

跟同期的武生演員相比,國智早熟許多。去年,劇團再度推出重裝三國大戲《渭南之戰》,國智挑起主角馬超,和老師李寶春、裘派名淨楊燕毅同台,一副當仁不讓的氣勢,完全讓人感覺不到他是初挑大梁的年輕人。《渭南之戰》不僅巡迴中國各處保利劇院,還在臺灣盛大公演,更入圍了今年的傳藝金曲獎。如今的國智,說戲論藝神情穩重,令人覺得眼前是一個已臻成熟的好角兒。

古來多少武將都有稱手的兵器,國智也不例外。他手上的單頭槍,是劇校警衛丁叔親手所製,無論柔韌度、重量,都是上上之選。說起這位丁叔,他手下打造的名器甚多,簡直是梨園行的歐冶子。國智抱著槍說:「我跟它在一起很久了!」言下之意,是把槍當作情人般對待,畢竟,這桿槍陪他征戰沙場,難以取代。

編按:日本卡通《火影忍者》主角。

臺灣豫劇團 淨角

張育茂  浪流連 只是想有個歸屬

日常小物:情之雙鍊

個人臉書:張浴帽  IGzxc801223

#浴帽 #狂騷花臉

育茂的名字和「浴帽」同音,名字有點諧趣,但他的成長經歷卻相對其他人辛苦。當初選擇報考劇校,育茂是為了分擔家計。奈何青春期的騷動無處排遣,育茂一度出現反社會人格,成天浪流連,幹盡所有小奸小惡的事情,甚至休學去。

戀愛中,送人手鏈、項鍊,其實都是把人給拴住的意思,育茂身上的這兩樣東西,也曾經拴住他。如此用情至深,與其說他想談戀愛,不如說他想在愛情中找到安定感。畢竟,叛逆的人,其實只是找不到人來安他的心。終究,育茂回來了,他報考豫劇團,雖然他一句河南話也不會說,但就這樣到了高雄,重新開始。近期將演出的《跪韓舖》,是頗有難度的包公戲,劇團特聘名家丁少云老師親授,也許在傳統領域裡,追求藝術的境界,才能讓他有所歸屬。

育茂說話的時候,一直讓人聯想到電影《艋舺》的阮經天,那種狂躁不安,卻又無比細膩的氣質。「其實我的條件是可以唱武生的!」少男自豪的時候,總有一種輕狂又可愛的魅力。但他寧可勾起臉,扮演和外型反差極大的角色,做平時做不到的事,或狂戾,或豪邁,或那個想安定的自己。

張育茂 (林韶安 攝)

明華園日字團 旦角

陳昭薇  五歲就登台  樂讀小金魚

日常小物:書

臉書粉專:陳昭薇之薇戲瘋狂  IGminiwei0525

#薇薇 #金魚

小時候大家都寫過作文〈我的志願〉,雖然長大後,通常會完全不同,但意味著我們的人生是有所選擇的。陳昭薇,明華園日字團新一代接班人,也是目下最具號召力的歌仔戲青年旦角,她的人生似乎從未出現過「選擇」,演戲是天註定,也是必然的家族使命。

她五歲就登台,而且是明華園總團在國家劇院的大型公演。五歲的娃兒應當還是撒嬌任性、黏著父母的時候,她卻安於聽從導演安排,乖乖地在對的時間出場,走位,然後下場。雖然就是一場戲,還是哭著找媽媽的戲,但她卻超齡地冷靜,應付完人生的第一場演出。

一年逾三百場演出的薇薇,生旦淨丑都要演,不演出的時候,得協管劇團衣箱,還有各種細瑣的事情,她沒有享受過少女或公主般的片刻。若要說有自己的生活,那就只有在閱讀的時候,她可以藉此把心全然倒空,但也是為了豐富閱歷,以便詮釋未來各種千奇百怪的劇本。

有些比較近的朋友,會叫她金魚,不知為何,容易讓人聯想《惡女花魁》或《霸王別姬》裡的意象。但薇薇更像觀音旁那尾幻化人形的精怪,那般勇於挑戰自己。二○一四年昭薇參與兩岸歌仔戲大賽,得了旦角第一(總決賽第二),年初還和越劇名角章瑞虹合作兩下鍋的《梁祝》。以她目前的聲勢,或許可以推出大型個人專場,但她卻正視自己的不足,在「承功」挑起《虹霓關》,還特請京劇名家楊蓮英老師特訓,金魚這回會如何蛻變,著實令人期待。

興傳奇青年劇場 武旦

楊瑞宇  唯一男武旦 嬌豔狂饗

日常小物:香水、精品、羊角刺青

臉書粉專:楊瑞宇  IGyangman818

#國民最狂武旦 #自帶氣場獅子座

楊瑞宇(楊咩)很狂,他的狂是種驕狂。自小就進劇校接受嚴格的訓練,長期以來,一直被視作重點學生栽培,但他不甘於接受既定的安排。他不是隻溫順的綿羊,而是敢衝撞體制,敢做自己,一如他後腰的羊角刺青,驕傲地張揚著,他有刺人的銳利,但更多時候是種嬌豔,恨不得全世界的人只看他一個。楊咩演出前會噴香水,放鬆自己;樂於買各種高調的精品犒賞自己,突顯自己;但唯有這刺青,會一輩子跟著自己。

楊咩的狂,也是種癡狂。「我要唱武旦!」楊咩的心聲始終不斷在他心裡盤旋,起初他還只是在武旦組旁聽,有時自告奮勇在武旦戲擔任下手;到後來,甚至大膽向系主任提出了他的訴求,在國三時,破例讓他以「副修」的方式加入武旦組。但,這樣卻完全無法滿足狂人。廿一歲時,楊咩休學,當兵,退伍,考入中國戲曲學院——終於,正式地以武旦之姿閃耀現身。這一路走來,他從不在意別人的眼光,因為他清清楚楚地知道自己想要什麼,一旦做了決定,就沒有回頭路,癡狂地追求心中所愛。

敢說自己是「國民最狂武旦」,楊咩簡直地瘋狂!但他的確有本事狂,因為他是兩岸數十年來,唯一生理男性的武旦演員。他能做到其他人做不到的技巧,又溜又衝又帥,他的存在彷彿告訴大家,如此高爆發力的武旦就是楊咩。

陳昭薇 (林韶安 攝)

榮興客家採茶劇團  小旦

劉姿吟  細妹姿姿 孜孜不倦

日常小物:大牙娃娃

個人臉書:Emily Tzu

#姿姿 #客家文化親善大使

姿姿有種「沈佳宜」般的氣質,就是那種就功課好、五育均優的乖寶寶,說話有條不紊,舉止一絲不苟。她會蒐集紙膠帶,只因為平時有寫手帳的習慣,紙膠帶彷彿理性思緒中的一點少女心。她似乎少了點演員的瘋勁兒,反而更像學藝股長或班長。原來,她從小就是客語朗讀、演講比賽的常勝軍,更是自願報考劇校,學習客家戲。與其說她是喜歡表演,更應該說她是推廣客家文化的親善大使。

其實剛進劇校的時候,她有武旦夢,想舞刀弄槍,不料想被歸在「小旦」。但姿姿孜孜不倦,她沒錯放任何一個學習的機會,學花旦、學刀馬旦,能練的都去試,甚至還考上了北藝大的戲劇系碩士班,這可是極重理論的地方,與過去劇校的生活南轅北轍。雖然,她說自己是固執的人,但姿姿似乎也沒什麼的壓力,按部就班地完成這一切。

陪伴著姿姿的大牙娃娃,是夾娃娃獲得的。說起這個小公仔,姿姿洋溢著幸福的笑容——這才發現,原來姿姿是個純真的女孩兒,她就是那般真摯地喜歡客家文化。

楊瑞宇 (林韶安 攝)
劉姿吟 (林韶安 攝)

欲瀏覽更多內容,請購買《PAR表演藝術》 第322期 / 2019年10月號 ,洽詢專線 02-3393-9874。

《PAR表演藝術》雜誌 ▪ 322期 / 2019年10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