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活誌 Behind Curtain | 兩廳院故事交易所

這個位置,就是我的藝術王座!

Karen (林韶安 攝)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作為經驗豐富的表演藝術觀眾,他們總是會細心考慮、精挑細選,選擇一個最合自己需要,也最適合觀賞的座位,讓自己如王者般享受一段美好的藝術旅程!且讓他們現身說法,他們如何挑、怎麼選,為什麼兩廳院的這個位子,是他們的心頭好?

Karen @戲劇院二樓包廂區

「我喜歡一個人看表演,這些位置提供我很私人的空間,讓我很舒服地欣賞表演。」

兩廳院之友 風格卡 會員資歷6年

採訪前一天,台藝大電影系雙主修戲劇系的大二生Karen也坐在一樣的位置,觀賞《水中之書》。那是戲劇院二樓個人座,可以讓她盡情伸直雙腿與脖子,觀看舞台全景與一樓觀眾席,「我喜歡一個人看表演,這些位置提供我很私人的空間,讓我很舒服地欣賞表演。」這些愛座她平均一個月會坐上三次,「打工錢全貢獻給兩廳院了!」

她進貢的時間很早。小二開始參加樂團、讀音樂班到國中畢業,此前她勤跑音樂廳,總是坐在三樓以上的包廂,第一次在兩廳院看的演出已不可考,她翻出仔細收整的票根紀錄,首頁是二○一二年臺北市立交響樂團的「狂響十年」,那年她國一,兩年後是她音樂生涯的「巔峰」,「我國三時以NTSO青少年管絃樂團的團員身分,是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站在國家音樂廳的舞台上演出!自此之後,兩廳院對我來說又更加有一股神聖感,因為我深知站上這個舞台有多麼不容易,能夠持續在這個舞台上創作更是一件多麼難能可貴的事情。」

從小二到國三,音樂是她生命的核心,但高中音樂班撕榜的前一晚,Karen急煞車,轉了彎。現在的她,將熱情放在劇場,也勤跑戲劇院「學習」,「雖然不知道當時讀音樂班的我現在會怎麼樣,但我現在擁有的也不差。」高中進了校刊社,採訪與劇場的「現場」吸引著她,不只考驗腎上腺素的即時反應,她也喜歡和人接觸的幕後工作,「人生好短,要做一些不一樣的事。我當下想做什麼,就會趕快去做。」

她大量看戲的起點是二○一七年TIFA荷蘭阿姆斯特丹劇團《源泉》,「艾茵.蘭德(Ayn Rand,《源泉》原著作者)把男主角誇張化了,但你知道自己生活中也會遇到這種人,我也覺得我像他。」她在劇場感受到共鳴,也感覺高處的座位更能貼近導演場面調度的思考。

此外,綜觀空間全景還有一個實用的隱形好處是:能看見喜歡的藝術家,也能馬上衝下樓堵人。音樂班學小號的她,曾在二○一七兩廳院夏日爵士派對的演出,從音樂廳三樓包廂看見二樓隔天要演出的小號手阿圖羅.山多瓦(Arturo Sandoval),「哇喔,那身影超熟悉的。」她快樂地秀出手機存著的合影,「當然馬上衝下去找他拍照啊!」

「我沒有放棄音樂,只是現在已經不是第一選項了,但當我低潮,我還是會去聽音樂。我最感動的一場音樂會是二○一六年柏林愛樂的貝多芬《第九號交響曲》,能夠聽到現場版,真的是死而無憾了。」她當時就坐在音樂廳中最喜歡的位置,三樓的包廂,「那場最便宜的是4,000,最貴是12,000,我買不下去,後來是一位音樂界前輩把票讓給我,她對我說:『身為藝術創作者,應該把美讓更多人知道。』」她牢記前輩好意,像接了棒,也學著前輩務實地分享藝術的價值,「現在若聽到學弟妹想看戲但沒錢,而我知道這個作品錯過太可惜,我也會盡量在能力之內請他們去看。」

小檔案

今年貴庚:20.5歲。

觀劇資歷:確切已不可考,開始大量看是2012年之後。

第一名的演出:荷蘭阿姆斯特丹劇團《源泉》。

兩廳院是:音樂廳是心靈的放鬆,戲劇院是靈感的泉源,但無論何者,都是在藝術的世界中尋找一個共鳴。

Peggy (林韶安 攝)

Peggy @音樂廳二樓十到十八排靠走道區

「若不考慮預算,一定是二樓十到十八排,脖子不酸,能與音樂家有目光交會,音效也能完整呈現。」

兩廳院之友 金緻卡 會員資歷10年

一進音樂廳,Peggy沒有太多猶豫,就選了二樓左側靠走道的位置,「若是為了鋼琴家而來,我最喜歡這個位置。」這裡可以讓她看清音樂家的表情、手勢與姿態,「若不考慮預算,一定是二樓十到十八排,脖子不酸,能與音樂家有目光交會,音效也能完整呈現。」但有些藝術家是例外,比如蘇打綠的鍵盤和中提琴手阿龔(龔鈺祺),「為了他,我可以坐在第一排!」

非藝術科班出身,沒學過任何樂器,曾經待過會計師事務所,現在待在一般企業的財會部門的Peggy,「追星」歷程豐富,跑遍小巨蛋、Legacy Taipei、The wall等流行音樂第一線,因為二○一七年元旦蘇打綠與國家交響樂團(NSO)的「樂」計畫音樂會,而重新認識了兩廳院,「過去偶爾因為一些國外的大團演奏會到音樂廳,但一直覺得這裡是有門檻的地方。NSO『卅小時熱古典』改變了我的看法,」她回憶在那卅小時中,除了追到了心愛的蘇打綠,也聽了講座、在大廳水晶燈下踩了飛輪,「這真是最豪華的飛輪場了,完全打破我的刻板印象,看見兩廳院把藝術融入生活的努力。」

屬於知識型研究生迷妹的Peggy,她從愛團聽見流行與古典的界線消融,也在兩廳院看見藝術與生活貼合的可能。從此,她啟動古典樂開關,不只跨年音樂會成為度過特別時光的選項之一,古典音樂也成為日常的一部分,「欣賞演出對我來說是紓壓,聽音樂能讓我暫時脫離現實忙碌。」此後,她的下班行程中,音樂廳不缺席,「有時下班跟同事說我要去兩廳院聽演出,同事會說:『好有藝文氣息啊。』」她皺起眉,聳聳肩,「但藝術本來就離我們不遠不是嗎?我們不用害怕自己不懂,因為當我們說出喜歡或討厭的感覺,就已經對藝術做出選擇了。」

愛音樂,也愛旅行的Peggy,試著用藝術去接近自己的生活方式與思考模式,用來解讀、認識她所處的世界。此後,她赴國外旅遊,音樂廳都是重點巡訪項目,她追交響樂團,也比較各大知名音樂廳音場,「我喜歡透過旅行對照自己的生命經驗。」

除了實際用身體感覺聲音,她也鑽研專家推薦,「呂紹嘉老師推薦若看整場演出,他喜歡坐三、四樓靠前排,雖然無法跟樂手有目光接觸,但能看到完整的編制且音效較不受影響。」她印象特別深刻的是中國鋼琴家王羽佳的演出,「我就坐在三樓,但她的氣勢整個傳遞上來了!」

音樂廳讓她感覺自己與藝術並不遙遠,也跟藝術家能有如朋友般親密的交流。她曾在參加演前講座時電梯撞見阿龔(還要了簽名),也在一場演奏會中場休息再次巧遇,聊天談到上半場演出的前衛作品,「他脫口形容有些元素比較『奇怪』,我有一點安心。原來,音樂家也會覺得有些元素很奇怪啊。」她笑,「除了聽演奏會,兩廳院也讓我有好多機會遇見喜歡的音樂家,因為這些我們喜歡的音樂家也跟我們一樣,也是其他音樂家的迷吧!」

小檔案

今年貴庚:在藝文活動的領域裡,是個充滿活力熱情的新鮮人!

觀劇資歷:不可考了,但真正影響最大的是2016年跨年場的NSO30小時的「熱古典」。

第一名的演出:NSO 30周年邀請蘇打綠合作的「樂」計畫,讓我知道流行與古典可以沒有距離。

兩廳院是:一個創造相遇,擁有無限可能的地方,可以讓樂迷一個轉身就遇見喜歡的音樂家。

欣岑 (林韶安 攝)

欣岑 @戲劇院第八排正中間

「坐上觀眾席就是我的放鬆時刻,因為我不用工作!」

兩廳院之友 金緻卡 會員資歷4年

對於學生時代就開始和劇團一起工作的欣岑來說,「走進劇場」是生活,也是十八年間的現在進行式。從學生、到畢業、再到成家為人母,從演出、導助、燈光音響、行政到舞監,從自由接案到劇團的專職人員,「如果要說熱愛,我倒覺得是一種生活習慣,因為不習慣做別的事了。」多年來,欣岑也曾經試圖跳脫劇場,接了些文字工作,但總覺得有些不自在,「我的個性就是動來動去,雖然可以獨處,但喜歡眾人一起完成一件任務的感覺,一起工作可以集思廣益,幹勁比較足。」

除了不想輕易改變的習慣之外,欣岑也說自己喜歡照顧人的「巨蟹座媽媽個性」讓她在劇場生活中得到許多滿足與成就。好比劇場中日復一日的「訂便當」在她的職權下成了混搭與調協的藝術,用「細節化」抓到老闆和同事的胃與心。又或,在擔任舞監助理協助演員換裝時,她能快狠準地搶出更多時間讓演員補妝、喝水、照鏡子,即便是剎那間支持演員的小動作,都能讓他們更心安、靜定地面對接下來的表演。「我的工作狀態就是劇場中的推手、一個安心的存在,必須讓大家好好表演、上台工作,樂在其中。」

「而當我成了觀眾時,就是希望可以得到這些樂在其中的感覺。」在台下,欣岑用專業的視角更全面地觀察全場表演──除了表演的本質,還有舞台、陳設等更多細節。因為視力不好,她在看表演時一方面希望能看到大局,一方面又希望不拿望遠鏡就能看到演員的表情,而戲劇院的第八排正中間大概就是這樣的位置。

她說,因為劇院舞台深邃,前方還有樂池,倘若坐太後方,會少了仔細欣賞演員表情的感受力,但選則太前排的座位,則無法欣賞整個舞台的樣貌,以及光影的變化。「如果你的休閒生活在你很熟悉的地方,其實是很安心的,該往左或往右都是最直覺的反應。而坐上觀眾席就是我的放鬆時刻,因為我不用工作!」

小檔案

今年貴庚:兒子已經小學一年級的年齡(35)

觀劇資歷:約有18年

第一名的演出:很難評價第幾名,難忘的是綠光劇團的《人間條件—滿足心中缺憾的幸福快感》,是我在國家戲劇院看戲的起源,首演加演大概看了四次,其中描繪的母子和祖孫的情感,深入人心。其次是俄國丑劇大師Slava’s SNOW SHOW,我應該是看過2003及2008年的《下雪了》,無需語言的聯繫就能找回童年純真的美好,還有隱形眼鏡差點就被超大風扇給吹飛的經驗,確實難忘!

兩廳院是:生氣盎然而美好,是令人既安心又舒適的空間。

欲瀏覽更多內容,請購買《PAR表演藝術》 第318期 / 2019年06月號 ,洽詢專線 02-3393-9874。

《PAR表演藝術》雜誌 ▪ 318期 / 2019年06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