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畫特輯 Special | 音樂頑童七十二變 系列報導之三

這回悟空不打怪,對決音樂跨世代 加上愛情調味的《西哈遊記——魔二代再起》

排練中的哈林,拿起用黑膠代替的麥克風也絲毫不減氣勢。 (李欣哲 攝 耳東劇團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翻轉經典《西遊記》的《西哈遊記——魔二代再起》,加入了不少令人料想不到的奇思妙想,譬如只會打怪的孫悟空居然被女孩告白,師徒四人回到天庭後變身彈唱高手等等,奇妙的劇情在導演達康.come二人組的處理下,觀眾將看到的是一齣很ㄎㄧㄤ的音樂喜劇,「絕對給大家奇幻拼貼又新鮮的世界觀。」而哈林也強調,透過劇中神一代與魔二代的交手鋪陳,最後要講的,就是兩代之間的和解。

《西哈遊記——魔二代再起》

9/5~9/8  19:30

9/7~9/8  14:30

高雄 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歌劇院

INFO  購票請洽兩廳院售票

《西哈遊記——魔二代再起》是音樂頑童哈林(庾澄慶)與知名編劇馮勃棣兩人在《西遊記》架構下,共同發想改編的一齣奇幻音樂喜劇。哈林說,「改編劇本就像翻唱歌曲,要選有名的曲子,給予大幅度重新編排,慢歌改快歌,快歌變慢歌,大家聽了才有感覺。」

聽哈林這麼一說,彷彿「魔二代再起」般,整個氛圍奕奕起來。哈林信手拈來,就是一幕魔幻有意思的場景,「當悟空靠著廣大的神通幫助三藏達成取經任務,功德圓滿歸東土時,竟然被愛慕者告白了。」而這個大方熱情可愛主動的示愛者,是《西遊記》裡沒有的——新編人物沙悟淨的妹妹「沙小妹」,她扮男裝代兄取經,漫長旅程中,不知不覺愛上大師兄,取到經後,立刻大膽向悟空歐巴訴衷情。

孫悟空也有愛情初體驗

《西遊記》是中國文學史上著名的神怪小說,嚴格來說,亦是一本沒有愛情戲的小說,通篇只見悟空不斷地打怪、打怪,然後成功取經、回天庭。然而哈林認為,「情感與生俱來,悟空潑皮歸潑皮,取經歸取經,亦是有七情六慾的,譬如情感上的悸動。」

哈林這些天馬行空思想曾收錄在二○一七年專輯《西哈遊記——庾澄慶的音樂奇幻之旅》中,同年大陸製作團隊曾據此概念推出音樂劇《西哈遊記》。今年哈林一手主導推出台灣版,邀馮勃棣加入編劇陣容。沙小妹想跟悟空「在一起」的橋段,正是該劇情節之一。

那麼悟空面對人生第一次的愛情課題,反應如何?

「悟空本來當沙小妹是哥們,對方突然示愛,實在太尷尬,不知所措。」哈林分析,「不管悟空多麼厲害,隨便翻觔斗就能飛越十萬八千里降妖伏魔,但是在愛情裡,他就像個少男般幼稚羞澀,明明喜歡女生,表面裝傻,只在心中竊喜自己是有魅力的。」他以自己為例,「我對女生比較有感覺是在國中時期,會想秀自己吸引對方注意,譬如穿上合身長褲、書包背帶到膝蓋,平日把頭髮壓扁,放假外出再用水沖一下讓頭髮站起來,很酷、很帥。」

哦~~那讓哈林情竇初開的女生是同校女學生還是外校?

「欸……這是支線拉,劇情主線是談師徒四人走了十幾年,歷經八十一劫,取得真經後被封為神,這些神一代和魔二代的故事。」哈林言歸正傳,列舉《魔二代再起》中至少有四個看點。除了沙小妹對悟空產生情愫這段新編劇情,角色上也新設好幾個叛逆不羈、卻對音樂充滿理想的魔二代,如紅孩兒弟弟「火孩兒」、沙悟淨妹妹「沙小妹」、白骨精之女「白目精」、蜘蛛精之子「蜘蛛人」,都是原著沒有的人物。

還有,師徒四人回到天庭後,變身彈唱高手。悟空是搖滾巨星、豬八戒唱饒舌、沙小妹玩雷鬼,正經八百的師父放下形象,用西洋樂傳播經文福音。加上演員群星光閃閃,除了哈林親自演悟空,還請蕭敬騰擔綱火孩兒、馬念先演唐三藏、旺福主唱小民扮豬八戒,及劉艾立飾沙小妹。

導演之一的何瑞康強調《魔二代再起》是個大製作,「幸好前期做了很多討論,進排練場後,想法不會差太多,兩個導演一起檢視細節,作品更精準。 (李欣哲 攝 耳東劇團 提供)

出手就要展現「高度」

偶像級唱將加上知名演員,黃金陣容散發出來的表演能量,怕會熱爆衛武營舞台!哈林坦言,「這關係到面子,我一旦出手就一定要把作品做到某個高度。」

哈林是說真的。他為了做到「演唱會等級」的視聽享受,在音樂部分,《魔二代再起》除了有他二○一七年專輯《西哈遊記——庾澄慶的音樂奇幻之旅》十七首歌曲,還追加不少小魔演唱的新歌,總共超過廿首。此外找來劇場界專業人士替他加持,包括近年籌辦金曲獎頻獲好評的陳鎮川出任製作總監、金曲獎最佳作詞人李焯雄、「金曲30」舞台設計黎仕祺、世界劇場設計展燈光設計金獎得主鄧振威,及「達康.come」二人組——陳彥達與何瑞康擔任導演工作。

陳彥達掛保證,「這是一齣很ㄎㄧㄤ的音樂喜劇,因為勃棣劇本已有喜劇基底,現場又有live band再經過我們達康.come之手,絕對給大家奇幻拼貼又新鮮的世界觀。」何瑞康亦強調《魔二代再起》是個大製作,「每個環節都有不同的難度,幸好前期做了很多討論,進排練場後,想法不會差太多,兩個導演一起檢視細節,作品更精準。」陳彥達再補充,「我們目的就是讓每一個觀眾在音樂、劇情、視覺各方面都能被娛樂到。因此設計了很多大家想不到的梗,因為想不到,所以更能享受到。」

哈林自招:「做這戲就是自找苦吃。除了背歌詞還要記台詞,真是踩到我的痛點。」他說,音樂劇跟演唱會不同,演唱會有提詞機,偶而瞄一眼,不太影響演出效果,但音樂劇演下來,除了個人角色有情緒,還有對手戲,如果忘詞,自己會出戲、同時影響對戲演員,更對不起觀眾。

「哈林哥每次排戲都盡量給足效果,不會因為走位就省力。像我們放音樂,哈林哥會問『要唱嗎』,我們剛開始有點客氣,『噢,可以嗎,哈林哥可以隨時唱?』但哈林哥真唱,該嗨就嗨、是悲就悲。這樣排下來,戲會更精準。」敬業的哈林,讓後輩達康.come心生佩服。

導演之一的陳彥達說:「這是一齣很ㄎㄧㄤ的音樂喜劇,絕對給大家奇幻拼貼又新鮮的世界觀。」 (李欣哲 攝 耳東劇團 提供)

彈唱中化解兩代鴻溝

聽著後輩侃侃而談與自己合作的心情,哈林說,「這齣戲最後講的,就是兩代之間的和解。悟空與火孩兒對決過程中,漸漸佩服下一代能力,也體悟到若給孩子們適當的鼓勵或機會,他們也能實踐自我。火孩兒也慢慢了解若沒有上一代開路,他們也不會有今天。」

有關愛情部分?哈林說是「開放式」結局。既然留畫面給觀眾自己想像,這又是一齣奇幻音樂喜劇,那麼我想問悟空,「你是不是因為戴了緊箍兒,才忽略愛慕者告白?你不是不解風情,是情非得已吧?也許你這個大前輩可以請火孩兒給你幾個談戀愛的建議,或可早日脫單?」

欲瀏覽更多內容,請購買《PAR表演藝術》 第320期 / 2019年08月號 ,洽詢專線 02-3393-9874。

《PAR表演藝術》雜誌 ▪ 320期 / 2019年08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