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藝波 Cities & Arts | 香港

運動未歇肺炎又起 香港演藝界面臨嚴峻寒冬

第48屆「香港藝術節」在開節前三天,宣布「將取消二、三月期間所有演出及活動」。 (取自香港藝術節網站)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去年的「反送中」運動,因為交通不便暫停服務,和場地閉館的安全考慮,讓表演團隊面對相當嚴峻的考驗,而現在的病毒疫情,更是雪上加霜,不止多個場館關閉、演出被迫取消,而平日兼課的演藝工作者也因學校停課頓失收入。連每年年初的藝術盛事香港藝術節也宣布全面取消,如何透過政策援助、讓表演藝術界度過嚴峻寒冬,正是當前重要的課題。

一個城市到底是否有其命運?相信香港命不該絕的人,努力生活,絕地生存,繼續發聲讓城市在世界仍然閃動懾人光采。二○一九年讓很多香港人重新思考城市逆境求存的可能性,演藝界一方面因為逾半年的逆權運動,點燃起不同方式的創作發表對城市的期望,也有朋友積極成立工會爭取更多權益;同時也因為交通不便暫停服務,和場地閉館的安全考慮,讓表演團隊面對相當嚴峻的考驗,包括演出被迫取消、觀眾退票、延期演出、海外團隊不來港、藝術家北上會被檢查手機等各種短期或長期的影響。

全面閉館措施  影響難以估計

當時已經叫苦但還撐著,有些原定在去年秋上演的作品「因社會動盪」延後至農曆新年後,如「桃花源粵劇工作舍」的「唐滌生60+1@繼續創作」系列的節目,但萬萬想不到當年底運動看似稍為平靜之時,另一新型冠狀病毒的「疫境」竟在短短兩星期內讓演藝界真正陷入前所未見的寒冬之中,影響難以估計。香港主要場地的管理者,康樂及文化事務署(康文署)在農曆新年後因應疫情暫停開放轄下多項文化設施,包括所有博物館、表演場地、公共圖書館等,目前的安排是直至三月二日止;其後多個非康文署所轄場地(如西九文化區)亦跟隨做法。

這種全面性的閉館,比在二○○三年香港發生SARS非典型肺炎時行動更快,當時不少人仍然有印象是戴著口罩綵排和看演出,但這次是在農曆新年假期期間作出如此安排,影響比在運動期間的局部性閉館產生更大的連鎖影響,藝術家為了買不到口罩而苦惱,但更悲情的肯定是藝術活動的全面停擺讓收入大減,團隊除了票房停止進帳,也要承擔隨之而來的各種行政成本;同時所有學校在農曆新年後亦停課,不少仰賴教學的演藝工作者真正「手停口停」。

香港藝術節叫停  團隊亟待協助

至於原定在二月十三日開始,為期一個月的第四十八屆「香港藝術節」在假期後一直沒有公布節目安排,但即使場地如常,海外藝術家是否對來港有猶豫亦是問題。終於在開節前三天,香港藝術節宣布「將取消二、三月期間所有演出及活動」,包括當中超過一百廿場演出;而去年才開始的節中節「無限亮」計畫,亦不會如期於二、三月舉行。在每年春天舉行的藝術節向來是本地和亞洲觀眾的盛事,它的票房一定程度上避過了運動的影響(但運動是否有影響大陸觀眾來港亦是有可能的),但竟然被另一波更大的挑戰所衝擊。

立法會議員馬逢國近期做了個「武漢肺炎對業界影響調查」可以管窺這次影響。他在網上收到超過三百五十個回應,超過五成回應者表示超過十項活動,因為武漢肺炎而需要取消或延期,當中八成與場地關閉有關;而超過三成表示損失「無法估計」。他邀請業界提交支援建議,期望政府可以協助。目前藝術發展局剛推出「藝文界支援計畫」,獲藝發局二○一九╱二○年度「年度資助」、「文學平台計畫」、「優秀藝團計畫」資助的團體,最多可獲港幣五萬元的支援,杯水車薪,也暫時先解部分團隊的燃眉之急。

本篇文章開放閱覽時間為 03/16 至 03/31。
欲瀏覽更多內容,請購買《PAR表演藝術》 第327期 / 2020年03月號 ,洽詢專線 02-3393-9874。

《PAR表演藝術》雜誌 ▪ 327期 / 2020年03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