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企畫(一) Feature | 真假絕代 華麗轉「聲」╱上課時間

關於假聲男高音的天才十問

李文智與翁若珮 (顏涵正 攝)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都說假聲男高音與「閹伶」有關,到底什麼是「閹伶」?

為什麼會有「閹伶」這一行?跟中國的太監有什麼差別?

要成為一個好的閹伶,有什麼條件呢?

每一個男生都可以訓練成為假聲男高音嗎?

在現代,為什麼還要聽假聲男高音搭配古樂器演出呢?

趁著假聲男高音賈洛斯基與阿塔瑟斯古樂合奏團即將到訪,我們特邀國內知名假聲男高音李文智開講,帶我們認識這音質獨特、技巧超凡又跨越性別生理藩籬的歌唱藝術……

Q:「閹伶」究竟是什麼?

A「閹伶」又稱為「閹人歌手」(Castrato),是興盛於十六至十七世紀歐洲獨特的演唱者。起源於當時婦女被禁止在教堂唱詩班詠唱,因此高音域的歌曲,就由男童(Boy’s soprano)來代替。為了讓這種清亮的聲音持續,不被青春期導致的變聲所影響。故事是這樣來的,通常是男童處於社會階級較低的環境,藉由這個方式可以保留好的聲音、有好的收入、有機會進入皇宮演唱,更有可能因此而獲得更高的身分地位。雖然殘忍,卻也是一種能夠藉由歌唱事業快速飛黃騰達的途徑。

Q:那……是怎麼閹割的?閹完後會變成怎樣?

A:傳說都很誇張,有的說是騎馬摔傷、非得要做手術、不小心切掉……怎麼發明這種手術不得而知。不過可證實的是閹伶的手術方式跟中國的太監不一樣,是在男童還沒發育之前動手術,從肚子下面切斷內分泌線,不讓青春期變聲、喉結等性癥出現影響歌唱。正常的賀爾蒙讓人生長到一個階段就會停止,但是閹伶卻因為腺體被切斷、生長激素持續分泌的關係,導致愈長愈高。所以若有機會看到閹伶的相片,就會發現他們比正常男性還要高三分之一,甚至更多。這個好處在於胸腔大、肺活量也就大,吸飽氣之後能夠輕易唱出很長的樂曲,並且聲帶還是保持在小男童時候的樣子。打個比喻,等於是說將排氣量很大的引擎裝在一個輕量小跑車上,先不談安全的問題,車子一定很會跑。我在寫論文的時候,找到一七三四年左右報紙的評論,寫著歌手唱歌好像都不用換氣般的神奇,這就是因為身材優勢的緣故。

Q:所以是閹了之後就會變好聽嗎?

A:前提是這個男童唱歌要好聽,他的聲音本質必須是好的。一個擁有好聽乾淨音色的男童,在變聲前擁有接近女高音的音域,我們稱這類的男童為Boy Soprano,如果唱歌不好聽,閹了也沒用,不能隨便亂閹!

要成為一個好的閹伶是有條件的,一個是會唱歌、聲音好,這樣保留男童漂亮的音質才有意義。接下來,因為閹了之後才會長成這麼特別的身材,再加上後天歌唱技巧累積的加成,因此就能夠擁有盡情揮灑的本錢,這兩者缺一不可。

李文智 (顏涵正 攝)

Q:為什麼要這麼殘忍,都請男童唱就好了嘛!

A:培育一位小男孩唱歌總要時間,在他學會基礎樂理、發聲發之後訓練歌唱,再厲害也要一、兩年。可是訓練得差不多,用個兩、三年左右青春期一到就變聲了,所以真正能夠上舞台表現的時間相當短暫。但是閹伶就沒有這個限制,可以無限期地使用聲音,更可以累積歌唱技術,因此漸漸有這樣的人物出現。什麼時候開始的?有些文獻寫著可能中世紀就有了,但至今仍找不到明確的證據,最早也只能追溯到巴洛克前期。隨著合唱盛行及歌劇的興起,歌唱追求更廣、更高超的技巧,作曲家也跟著譜寫更為絢麗的作品。當時的情況常是——作曲家認識知名的閹伶進而成為專屬簽約歌手,了解他能極盡的音色、音域、花腔、肺活量,為他量身訂製曲目,共同創造出令人瞠目結舌的驚人演出。

Q:這樣一來,別人就不能唱囉?

A:的確有不同的歌手可能無法詮釋原本的作品。

試想是當時的交通沒有那麼方便,歌手旅行也沒有那麼迅速。打個比方,就像我們從台北到台南演出,原唱歌手沒辦法隨行,但是當地歌手唱不了那麼高、或是沒辦法表現得淋漓盡致,作曲家只好將之前的作品移調或改編別的版本給他演唱。這就可以解釋為什麼作曲家的作品,例如韓德爾的《彌賽亞》也好、歌劇也好,有那麼多不同版本,甚至有時候是女高音、次女高音,或者男聲音域的版本。如此一來,後人也能夠依據適合自己的版本來表演。

Q:每一個男生都可以訓練成為假聲男高音歌手嗎?

A:理論上沒辦法。我請教過醫生專家,他也認為不行,因為聲帶是天生的,能夠讓它產生功能、達到那個聲音,簡單來講只是肌肉的開合,但是也需要人腦來精準地掌控。很難明確地解釋我是動了哪一條肌肉,怎麼用力來達到這樣的效果。最多只能靠老師教導,然後用自己的身體去模仿他人的聲音,但有時候就算有人教,也不一定訓練就可以達得到,這需是要有天分的。

Q:真聲假聲聽得出來嗎?

A:聽得出來!其實男生女生都有假音,只是依據發聲位置以及音域不同而定。男生的假聲用頭腔共鳴比較多,真聲就會傾向胸腔的位置。在低的音域沒有辦法用假聲,一定到某個音域才會轉換。每個人都有兩個「換聲區」,中間音域一個,高音音域又有另一個,每個人都不一樣。既然沒有像閹伶一樣厲害的身體,也可以經過訓練,漂亮地將這個換聲漂亮地連接起來,不能讓觀眾察覺到。就像開車時,不能打檔很明顯,要能夠順順地走,那才是好的。

翁若珮 (顏涵正 攝)

Q:閹伶可以一直保持童聲,但假聲男高音卻會老化吧?

A:其實不管什麼樣的音色都會老化,不要說男生,女生都會。女高音可能隨著年紀就沒辦法唱那麼高了,相對地男高音也是一樣,這是很正常的。都是看你平常聲帶的使用情況而定。過度使用、喝酒、抽菸、食物都會使得聲帶快速變壞。練習可以讓聲音高度維持久一點,但是也要控制在適當的程度當中。有些人認為青春期男生正在變聲,完全不可以唱歌,但我認為不能完全不唱,也不能唱太多,過與不及都不是好事,適中是最好的途徑。

Q:那女生也可以扮成男生演唱的吧!

A:有的,那就是所謂女低音褲裝扮角(Breeches role)。事實上在早期歌劇《奧菲爾》Orfeo就已經有男女歌手性別角色互換的情況產生了。例如歌劇裡的王子都是很年輕的,大概十七、八歲而已,所以聲音比較傾向於假聲或女聲。作曲家有時會有期待的聲響效果,所以會指定要「男童」或者「假聲男高音」來唱。而女生扮男生,在戲劇上有可能是效果的需要,例如《玫瑰騎士》Der Rosenkavalier裡的角色奧克塔文伯爵(Octavian),有時也會是女生來扮男生。這沒有規定、也有時會依據導演手法故意反串。其實這也沒有太罕見,傳統戲曲裡也多有男生扮演女生角色的,不是嗎?

Q:現在都已經那麼現代了,為什麼還要聽假聲男高音搭配古樂器?

A:我們要深入了解那個年代的演出,方式之一就是「復古」。既然復古,就是要把髮妝、樂器、表演手法,甚至用的衣服、質料、花色等等都到位,視覺跟聽覺都要相輔相成。每個時代都有差異性,例如要叫現代的歌手不能唱抖音,可能很痛苦,因為他們需要抖音去柔和。可是從巴洛克追溯到文藝復興時代,是一個音都不能抖,所以相對現代歌手來說,也會很不習慣。說到樂器,巴洛克時期用的是羊腸弦,用馬尾摩擦無法用太多的抖音去詮釋,因為太敏感了,音準很容易跑掉。用古樂器演奏搭配假聲男高音,就會覺得風味很搭配。

不過話說回來,也是一個音樂教育的問題,如果從來就不懂得原來的味道,也許就分辨不出來。就像給你兩杯茶,會品茗的人就知道兩者價值的落差,不會的人可能還覺得連鎖飲料店的好喝。所以當你了解古樂細緻的美感時,再去聽現代鋼琴演奏,就會覺得不對勁了!

天才班導師  李文智

天才班班長  李秋玫

人物演出  李文智、翁若珮

李文智與翁若珮 (顏涵正 攝)

本篇文章開放閱覽時間為 02/16 至 02/29。
欲瀏覽更多內容,請購買《PAR表演藝術》 第326期 / 2020年02月號 ,洽詢專線 02-3393-9874。

《PAR表演藝術》雜誌 ▪ 326期 / 2020年02月號